首頁 » 4 年前「小馬雲」簽約離開村莊,智力二級殘障,回鄉後「生活不能自理」網紅經紀人仍不放過

4 年前「小馬雲」簽約離開村莊,智力二級殘障,回鄉後「生活不能自理」網紅經紀人仍不放過
2021/03/28
2021/03/28
 

熱點資訊为趣闻而生!用文字生产快乐,用态度创造价值,你身边的新鲜事儿,我包了!

 

著名家庭教育家珍妮·艾裡姆曾說過:「孩子的身上存在缺點並不可怕,可怕的是作為孩子人生領路人的父母缺乏正確的家教觀念和教子方法。」

孩子生來就是一張白紙,你給他畫什麼他就是什麼,父母就是最初給「這張白紙」著墨的人,「這張紙」會變成丹青還是塗鴉全在「執筆人」的格局。

走紅4年的「小馬雲」回鄉,被診為二級智力殘障:真正的悲劇人生

因為和中國前首富高度相像的臉,13歲鄉村男孩范小勤被不斷圍觀。流量像一條河流,他和自己貧窮的家庭在裡面隨波逐流。

山腳下的平房

中午時分,陰沉的天空下起細雨,墨綠的山半環著村莊,山腳下民房的炊煙和山頂朦朧的霧氣緩慢上升,與雲交匯。這是江西省吉安市永豐縣石馬鎮的嚴輝村。3月是雨季,村裡的空氣比60公里外的縣城更潮濕。進村前能看到暗紅色的村碑,破了一個角,寫著「江西省‘十五’扶貧開發重點村」。

進村要過一道小橋,橋兩側的欄杆上掛著窄小的紅色橫幅,寫著慶祝國家電網在村內的通電工程建設標語。再往裡走上幾步有個小賣部,男人們在屋裡圍成一桌打麻將。當我問起范小勤的家在哪兒時,一個男人走到門口,往上指了個方向,說:「上山還要一公里多。」他是小賣部的老闆,建議我等半小時再上山,就能在店裡看到范小勤的爸爸騎電動三輪車接孩子放學。

在我猶豫的兩分鐘內,他熟練地抄起一個紅色塑膠袋,建議我不要空手去,便自顧自地挑起零食來,每樣拿兩份,小麵包,雞爪雞腿,口香糖,辣條,爆米花......20多元裝了滿滿一袋。我又問最近是不是很多人去范小勤家,收銀台旁邊的女店主自言自語地[插·入]一句:「范小勤?哦, 我都不知道,原來‘小馬雲’叫范小勤。

長相酷似「馬雲」的江西男孩范小勤(攝於2017年)(余杭 攝/IC Photo供圖)

范小勤更被人熟知的外號是「小馬雲」。這個2008年出生的男孩,因為一張與中國前首富馬雲容貌高度相似的照片走紅網路。照片拍攝於2015年6月,范小勤穿著紅色T恤,兩臂微微撐開站立,似笑非笑地看向左上角,表情不羈。一個月後,馬雲在個人微博轉發了這張照片,寫著:「乍一看到這小子,還以為是家裡人上傳了我小時候的照片。這英武的神態,我真的感覺自己是在照鏡子啊......」

「首富」的認證讓范小勤獲得了極大的關注,網上稱他為「小馬雲」,村民、附近鄉鄰、熱心的志願者、流量博主、腰纏萬貫但還想賺更多錢的商人們紛至遝來,試圖進入他的生活,並從中分得些什麼。2017年,他與一位老闆簽約,離開了村莊。

4年後,嚴輝村再次湧入大批陌生人,熟悉的場景與4年前相當。但不同的是,這次是因為范小勤被公司解約,又回到了村莊。他比幾年前胖了,肚子圓鼓鼓的,膚色更黑,頭髮沒有修剪,淩亂捲曲。陌生來客們將鏡頭對準了范小勤的方方面面:有的視訊展示他的腿,拍攝者質疑他被曾經的公司打了抑制生長的藥,所以這幾年沒長高;有的視訊讓他對著鏡頭,重複唱「阿裡,阿裡巴巴,阿裡巴巴是個快樂的青年」;也有的視訊對他展開了「智力問答」,問他2加2等於幾,范小勤不知道答案是4,甚至分不清紙幣的數額。

根據永豐縣殘聯的鑒定,他是智力二級殘障,哥哥范小勇是智力三級殘障。根據世界衛生組織和美國智力低下協會訂立的智力殘障分級標準,二級智力殘障難以達到生活自理,運動、語言發育差,三級智力殘障部分生活能自理。

范小勤的家幾乎在村子的最深處,兩層,平頂,灰撲撲的水泥外牆沒有裝飾,嵌在一個小坡上。走進范家的堂屋,有一股悶濕的潮味。屋子裡倒是有簡單裝修,但地面瓷磚上凝著雞糞,透露著無人打理的混亂。快到12點,堂屋中間餐桌上擺了酸菜、筍,和沒洗乾淨的碗。范小勤患阿爾茨海默病的奶奶木然地坐在凳子上,他的媽媽半踩著鞋子,微笑又含糊地說「來啦」,對陌生的來客既不驚訝,也不防備。

堂屋正中間的牆上,用瓷磚貼出一幅畫,右上角有「富貴家園」幾個字,旁邊供奉一個財神像。側牆粉刷成白色,貼了一張2014年脫貧的光榮證。緊挨著脫貧光榮證的,是一份「貧困戶2019年度收益確認公示表」。表格上顯示,范家因殘致貧,貧困人口5人,低保人口4人,人均可支配收入7825元。雖然已脫離絕對貧困,范家依然是建檔立卡的貧困戶,享受幫扶政策。

內容未完結點擊第2頁繼續瀏覽
用戶評論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麵專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