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宮珍藏的《雍正行樂圖》,網友:徹底顛覆皇帝形象,他太會玩了

小酱 2022/07/15 檢舉 我要評論

世界這麼大,我在畫里都看過。

他是采菊東籬下的隱士,他是杖挑蒲團的行者,他是揮舞塵尾的道士,他是手持念珠的喇嘛,他還是英勇刺虎的法國人,他……他都是裝的,在n層身份之下,他真正的身份是雍正皇帝——胤禛。

在留下眾多千奇百怪的畫像之后,雍正愛好Cosplay的消息不脛而走,甚至被做成了動圖,沒有一個人在看到這些圖畫后能忍住不笑。

雖然我們仍未知道那時雍正究竟遇到了幾個穿越而來的女子,但我們能從他的畫像中看到他在生活中的有趣一面。

雍正Cosplay玩得很溜,行樂圖一大堆,在還沒有當上皇帝之前,他就屢次Cosplay,穿著漢服,裝扮成村夫、漁民、文人、道士,盡顯對悠游生活的向往。

在還是皇子時,胤禛參與過轟轟烈烈的「九子奪嫡」,這場祥和之下殺機四伏的明爭暗斗,最后以沉穩而有智謀的胤禛勝出而結束。

奪嫡之中,任何細微的舉動都可被當作致命把柄,但也可能從中得利。胤禛善于經營人設,這其中一招,就是裝著和氣、置身事外的樣子,他自稱「天下第一閑人」,一副我對爭斗沒興趣只想躺平的樣子,成功贏得了康熙的認可。

在眾多行樂圖中,就有那麼一些是他為經營人設而制造的表象。

他不僅cos成農夫漁民,還熱衷于穿道裝、讀佛典,比如這幅道裝像中,他擺了個別致的姿勢,左手揮塵尾,右手合捻,畫面右下方還加了條龍——嗯,咋感覺他看起來比龍還牛呢?

話說這個手勢……

諸如此類的還有許多,身處在奪嫡旋渦中,不得不說胤禛的這些表面功夫做得還是很到位的,以一副清新的與世無爭的閑散人設面世,暗中的籌謀卻處處不落。

當然,當上皇帝后,從雍正依舊對道教有著崇敬之心來看,當初的這些也不全是逢場作戲。

成為帝王后,再繼續不厭其煩地Cosplay的話,就不止是營造人設了。畢竟雍正這個工作狂,能隨心所欲出游的機會并不多。

比起現在被迫成為社畜的我們,雍正大抵是甘愿成為「社畜」的,畢竟他負責任的對象是天下啊。

因而此時的行樂圖在性質上便發生了改變,它成了雍正向往悠游生活的體現。現實中不能任性地實踐「世界這麼大,我想去看看」,那麼就在畫里實現。

畫里的雍正,或者在松林下輕撫瑤琴,或者如漁父一樣在江中泛舟,或者在清流小溪旁脫鞋洗jiojio……

他站在山巔之上,望著滔滔江水,浪卷紅塵,不知在想些什麼。

乾隆:這個很好,我征用了!

雍正的兒子乾隆也繼承了這種愛好,不過乾隆雖是留下畫像最多的清代皇帝,但論及行樂圖,大抵還是雍正要更多一些。

乾隆的Cosplay,是真的心之所向了。他是個感情特別豐沛的人,興趣愛好也十分廣泛,書畫、刻印、寫詩、弄器、收貢品、游山玩水,哪哪都有他的身影。

這位文藝青年的Cosplay,花樣更多,而且他的行樂圖是很有特點的,主要表現在作畫的方式上。

乾隆的行樂圖會模仿前人的畫作樣貌,比如這幅《乾隆皇帝是一是二圖》。

乾隆皇帝是一是二圖

這幅畫的布局和結構是模仿的宋人畫作《二我圖》,原作是很少見的畫中畫構圖:一文人持書卷坐在榻上,背后是巨大的屏風,上掛一幅肖像畫,畫中人正是文人自己。

二我圖

乾隆非常喜歡這新穎別致的構圖,也對此畫中流露出來的文人雅趣非常向往,于是他一口氣命人畫了5幅相似的圖,畫風與構圖相似,只是將人物換成自己,場景也變成自己的真實生活。

這也就是古代沒有版權意識,要擱現在,乾隆不得被維權維瘋了。

宮廷畫師冷枚有一幅《賞月圖》,也深得乾隆的心,于是他又讓畫師動手了。畫面高度相似,只是原作中的主人公被將李代桃,換上了身穿漢服、手持如意的乾隆,他也如原作主人公一樣,正在悠閑地賞著月呢。

冷枚《賞月圖》

乾隆版《高宗觀月圖》

突然感覺乾隆有那種‘這個那個他的你的,我全都要’的心理是怎麼回事!

不僅全都要,乾隆還要超越,連他老爹雍正都只是扮高僧而沒有扮過菩薩,但乾隆做到了,他還cos了很多次菩薩。

他用同樣的作畫手法,將明代丁云鵬的《掃象圖》改頭換面,變成《乾隆皇帝洗象圖》。

丁云鵬《掃象圖》

乾隆皇帝洗象圖

畫中,乾隆cos成普賢菩薩的模樣,端莊典雅(?)地坐在座椅上,靜靜地看著為大象清洗軀體的眾人——有老板監督員工工作那味兒了。

這之后的另一幅畫更為有趣,即《弘歷觀畫圖》,它融合了所有乾隆喜歡的方式,展現了一幅獨一無二的有趣畫面。

弘歷觀畫圖

此幅中,乾隆在環境優美的院中愜意而坐,命人在他眼前展開《掃象圖》,然后造成的奇妙效果就是,乾隆在看普賢菩薩在看洗白象,這可真是另一種形式的套娃了。

父子合影

在父子倆各自爭輝的行樂圖中,原本并無交集,卻有這麼一幅《雍正帝觀花行樂圖》,將他們串在了一起。

此畫的主角是雍正,他坐在畫面中央,身穿醬色無紋長袍,手持靈芝,坐在花團錦簇中。

這畫相當明艷,花枝招展的,除雍正帝外,周圍還有許多身著素服的侍衛大臣環繞,而在這之中,那個離雍正最近的、身穿黃色長袍的少年,地位不俗,正是皇子弘歷。

畫中繁花似錦,姹紫嫣紅,一派明媚的景象和蓬勃的朝氣,父子倆的合影之下,一段相似的喜好也正在滋長。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