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男童昏睡4年,每天只能醒來一小時,媽媽:好想聽他叫一聲媽

男童昏睡4年,每天只能醒來一小時,媽媽:好想聽他叫一聲媽
2021/06/20
2021/06/20

@熱點資訊为趣闻而生!用文字生产快乐,用态度创造价值,你身边的新鲜事儿,我包了!

「陽陽今天多清醒了30分鐘,我沒看錯吧?」病房中,媽媽楊學蘭不顧周圍人投來異樣的眼神,抱著丈夫喜極而泣。夫妻倆的兒子名叫董繼陽,自被確診癲癇、大腦發育不全以來,病情逐漸加重。每天只有1個小時的清醒,到現在已經整整昏睡了4年。圖為楊學蘭抱著兒子去醫院。

媽媽趕緊喊來醫生查看,「孩子治療初顯成效,繼續堅持治療一定會越來越好。」醫生的話讓媽媽楊學蘭再也控制不住情緒,她激動地大聲痛哭,顫抖著說:「我兒子有救了,我盼這一天盼了4年了啊!」

今年43歲的楊學蘭來自雲南楚雄市的一個小山村,丈夫名叫董培金。夫妻倆結婚後,在2007年生下女兒董繼琳,2016年又迎來了小兒子董繼陽。兒女雙全,楊學蘭覺得自己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人了,未曾想一場噩夢,讓這一切都化為了烏有。圖為楊學蘭在照顧兒子陽陽。

在陽陽一歲半那年的一天下午,他突然抽搐不止,很快就沒有了意識。楊學蘭嚇壞了,慌忙帶著兒子趕往醫院。陽陽很快就被當地兒童醫院確診為大腦發育不全、運動神經發育遲緩、癲癇等病症。

「你要做好思想準備,孩子以後可能不會說話、不會走路,也可能不認識你,而且一刻離不開人,這孩子你可能要操心一輩子了。」醫生凝重地對著楊學蘭說。楊學蘭剛得到兒子不久,就要面對這樣的重症,一時間她根本無法接受。她在聽了醫生的話後,癱坐在醫院走廊裡,又哭又喊:「兒子一定有救的,一定不會癱瘓的。」圖為楊學蘭說起兒子,潸然淚下。

經過醫生反復的勸說,楊學蘭才勉強平復了心情。只是她不斷顫抖的身體,告訴人們她當時有多絕望。楊學蘭父親隨後給陽陽辦理了住院手續,陽陽每天都需要吃藥才能控制癲癇的發作。

14天后,醫生找到楊學蘭,告訴她:「醫院目前已經沒有更好的治療辦法了,建議你們帶孩子出院回家休養,平時吃藥控制。」楊學蘭無奈只能給兒子辦理了出院手續。走在回家的路上,看著懷裡沉睡的兒子,楊學蘭親了又親,淚水不停滴在兒子臉上:「兒子,醫院說沒法治你了,媽不信,我一定會救你的,一定。」圖為楊學蘭給兒子陽陽按摩。

回家後,媽媽楊學蘭仔細地照顧著兒子,每天早上、中午、晚上都要用從醫院學來的按摩技巧給兒子按摩。她還買來了很多故事書,每天不停給兒子講,一遍又一遍教兒子說話,期待奇跡到來。

然而,讓楊學蘭揪心的是,時間一天天過去,兒子症狀卻越來越嚴重。他始終學不會說話,也不會坐立,癲癇每天都要犯三四十次。每次陽陽發作時,四肢會打直,變得僵硬,頭歪斜著,眼睛死死地盯著楊學蘭,像是在向她求助。楊學蘭看在眼裡,疼在心裡,可她一點辦法都沒有。楊學蘭唯一能做的,就是給兒子吃藥,等著兒子自己慢慢恢復。每發作一次楊學蘭都猶如萬箭穿心。圖為楊學蘭給兒子吃藥。

由於治療癲癇的藥物有助眠的作用,從2017年7月中旬開始,陽陽就開始昏睡不醒。睡著吃飯,睡著喝水,甚至大小便都是在沉睡中進行,每天清醒的時間只有一個小時左右。

楊學蘭說:「最怕兒子的高燒和癲癇一起來,每次發燒,就會燒一個星期,我們一刻也不敢放鬆,跟著兒子一起熬過24小時,我最困的時候,吃著飯就睡著了。」陽陽隨時都會發作,晚上休息時楊學蘭用一根繩子緊緊地把兒子和她捆在一起,生怕兒子掉下床,再出意外。圖為楊學蘭給昏睡的兒子吃藥。

楊學蘭一直沒有放棄救治兒子的希望,這幾年楊學蘭一個人帶著陽陽奔波在各個醫院。只要打聽到哪裡有救治陽陽的辦法,楊學蘭都會第一時間帶兒子過去。醫院和診所,楊學蘭不記得自己跑過多少次。

無論在哪一家醫院,母子倆都是躺在一張病床上。外邊150元一個月的房間楊學蘭都捨不得租,多年的治療,家裡早已經山窮水盡,她想把每一分錢都用在兒子的治療上。只是每一次抱著希望去,都是帶著絕望而歸。圖為楊學蘭和兒子。

看著兒子昏睡不醒的面龐,楊學蘭泣不成聲:「兒子,媽媽最近總是做夢,夢到你被關進一個小黑屋子裡,怎麼敲門都敲不開。媽能感受到你怕,感受到你的痛苦,媽知道你想醒過來。」

皇天不負苦心人,今年1月,楊學蘭打聽到昆明有家醫院對兒童腦癱和癲癇治療效果特別好,就帶著兒子趕過來。醫生經過詳細檢查確定陽陽有很大的救治希望,並為陽陽制定了詳細的治療方案。圖為楊學蘭帶兒子去醫院治療。

通過4個月每天的認知恢復和引導治療,陽陽的情況有了很大好轉,手和腳有了一些小幅度動作,每天清醒的時間也越來越長。陽陽的變化,讓楊學蘭欣喜若狂,可是高興之餘,她陷入了巨大憂愁,因為後續治療的費用他們再也拿不出了。

這些年為了救陽陽,家裡能賣的都賣了,欠下的債不計其數。目前陽陽正在做認知恢復和引導治療,每2到3個月就要大規模檢查一次,每次光檢查的費用就要7千左右,加上每天口服抑制和恢復的藥,每個月的費用都接近萬元。這對於這個負債累累的家庭實在是難以承受。圖為楊學蘭為兒子的治療費用發愁。

「自從2019年兒子昏睡過去,我總盼著他能醒過來。如今兒子的病情剛剛有了起色,即使再難我也不會放棄,我多想兒子能醒過來叫我一聲媽!」楊學蘭哽咽著說。如今楊學蘭仍在苦苦堅持著,只想讓兒子早點醒來,你可以幫幫這個孩子嗎?圖為楊學蘭抱著昏睡不醒的兒子。

 

我是小编菠萝蜜,以最即時、多元的內容,滿足行動时代的需求,带您感受正能量的民生生活。 想持续阅读菠萝蜜的内容,请关注 @熱點資訊,同时也欢迎您发表意见!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麵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