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歲婦拋夫出走火遍全網,從「婚姻墳墓」中覺醒,現狀曝光:人生簡直開掛

田園牧哥 2021/06/21 檢舉 我要評論
 

熱點資訊为趣闻而生!用文字生产快乐,用态度创造价值,你身边的新鲜事儿,我包了!

 

「雖然生活給了我們不幸,但我們還有餘生,雖然前半生我們沒法重活一次,但是後半生掌握在我們的手裡。」現在的蘇敏,心裡有火,眼裡是光。

下定決心「離家出走」, 蘇敏才第一次成為自己人生的主角。

2020年9月末,她收拾好屋子後,坐上自己的小polo,駛出社區那一刻,大腦放空,什麼也沒想,什麼也想不到,「只覺得興奮,只覺得自由」。

從鄭州開始驅車南下,西安、成都、昆明,蘇敏一人一車一帳篷,輾轉5個月,開了上萬公里。一路逆著季節穿行,空氣逐漸變濕潤,日頭越來越高,路人身上的衣服越穿越單薄,到達目的地海南時,正好趕上農曆新年。28℃的溫度,三角梅開得正盛,整個城市空氣中混雜著海腥味。在這裡獨自過年,無疑成了她的「有生之年系列」。

蘇敏不是「老司機」,也不是什麼青春叛逆期的少女,她56歲,本本分分的家庭婦女做了大半生,照顧女兒,操持家務,49歲才考取駕照,又過了兩年才分期貸款購入了自己的小轎車。

與丈夫的緊張關係是迫使蘇敏「出逃」的主要原因,對方的斤斤計較和言語上的打壓,讓她備受煎熬,卻尋不到「出口」。眼見著外孫上了幼稚園,自己得了閑,她堅信,「是時候出去呼吸點新鮮空氣了」。

蘇敏把拍攝的旅行視訊,經過幾刀剪輯,上傳網路,短短一個月,便成了一枚標準的「網紅」。隨之而來的是直播、賣貨、接受採訪。她還和演員譚卓、《奇葩說》選手傅首爾同框拍廣告,一起成了女性獨立的代表……

一次衝破世俗的自駕游,讓蘇敏的人生意外駛入另一條「軌道」。這裡的一切新鮮、刺激,空氣裡都是自由的味道。最關鍵的是,這一次,把控人生方向盤的是她自己。

這一路,「終於自由了」

蘇敏從鄭州出發,起初並沒有具體規劃,只知道向南行進,一路享受自由。

炒菜都可以按自己的喜好來,不必再顧忌家人的口味;喜歡一個地方就多待幾天,想好了下個目的地,就抱著對未知美景的期待趕緊上路;只要離開家,窩在車裡、帳篷裡都可以睡得特別香.....

每路過一個地方,蘇敏都會享受當地的美食、欣賞當地的美景,外面世界的一切在她眼裡都是那麼新鮮。行至海南,她還鼓起勇氣體驗了衝浪,連路邊跳著廣場舞的大媽們都對她豎起了大拇指。

·蘇敏在衝浪。

旅途中,車子一開就是七八個小時,面對連老司機都犯怵的又陡又繞的山路,蘇敏也絲毫沒在怕的。「她以前開車,我是不太敢坐的,」蘇敏的女婿告訴記者,「不過現在放心了。」

儘管蘇敏把行程描述為「很順利」,但獨自一人,萬里旅途,難免有驚險的時刻。

那是在從成都往昆明的路上,蘇敏跟著導航去一個「旅遊生態度假營地」。到了導航所指示的目的地,已經是晚上9點。眼前的營地空空蕩蕩,僅有一間小屋佇立在路旁。蘇敏喊了幾聲,沒人應,推開門,桌椅倒是有,燈也亮著,依然沒人,連只狗都沒有。「山裡的人家大多會養狗,這是常識。」蘇敏心裡打著鼓,只覺得「太奇怪了」。

深山裡沒信號,緩存的地圖也不管用,蘇敏只能硬著頭皮原路返回,「什麼也不想,只想快離開。」

當然,旅途中的蘇敏也不一直是「獨行俠」。她性格直爽,待人真誠,一路上和來自祖國各地志同道合的驢友結伴一段也是常事。

老夥計們看到蘇敏獨身一人,都願意盡自己所能幫她一把:颳風下雨的時候邀請她來房車裡吃飯;駕車的時候讓她的轎車走在中間,體積較大的房車兩側「護航」......

·蘇敏的小車被兩輛房車夾在中間。

路上,蘇敏結識了一對70歲還出來自駕游的夫婦,他們不服老、享受生活的精神狀態讓蘇敏深受感染,更加堅定了她繼續上路的決心。

「他起碼沒找小三」

蘇敏的家庭和別人的有點不一樣,比起夫妻,她和丈夫更像「室友」。

蘇敏理想中的家是一個「有勁往一處使的地方」,在家裡「不必顧忌外人的目光,可以自由自在的」。

現實卻傷透了她的心。她的丈夫出身農村,單位也不同城,蘇敏爸媽當年並不同意他們的婚事,但她太想脫離原生家庭了,在一個不懂什麼是「愛」的年紀閃婚了。

婚後沒多久,蘇敏供職的工廠就倒閉了,沒有工作的她當起了家庭主婦。但是丈夫每個月都要和她算帳,哪怕只是一塊錢對不上,都會質問蘇敏。而蘇敏天生大大咧咧、不愛算小錢,丈夫的質問壓得她喘不過氣。

為了擺脫這樣的生活,蘇敏決心自己出門找工作。在這幾十年裡,她做過裁縫,送過報紙,當過環衛工人,幹過超市推銷員。

蘇敏重新開始掙錢的那天,也是她和丈夫AA制生活的起點。「我們並不是像現在年輕人一樣婚前商量好的,」蘇敏告訴記者,「自然而然就各用各的錢,各走各的親戚了。」

與時興的AA制生活不同,雖說錢各用各的,但家務活幾乎是蘇敏一人承擔。她一邊工作,一邊洗衣服、做飯、帶孩子,「從小到大,他(丈夫)最常跟女兒說的一句話就是‘找你媽去’。」

可蘇敏為家庭的付出並沒有得到認可,丈夫習慣于對她冷嘲熱諷,種種瑣事堆積起來,蘇敏的精神動力幾乎快被壓垮了。漸漸地,生活對於蘇敏來說只剩兩個字——活著。她還一度患上中度抑鬱症,嚴重時會自我傷害。

和丈夫坐下來談談這件事,蘇敏不止一次想過。但在丈夫看來,老婆一張嘴就是要談錢,根本不給她說話的機會。

由於底色是「為他人著想」,蘇敏面對丈夫的計較和打壓,也只說,「他這個人就是愛財,脾氣大了點,但是沒有什麼原則上的錯誤,起碼沒有找小三。」

蘇敏甚至會從自身找原因。她意識到自己年輕時不應該為了家庭完整而一味妥協,不斷放棄自己的底線,「這樣無論是對自己還是對家人,其實都是一種傷害。」

「對家,我們應該付出的不僅是責任感,更應該有愛,愛才是一個家庭存在的根本。」現在的蘇敏想法開闊多了。

·旅途中的蘇敏。

修煉成自媒體時代的「網紅」

一路下來,蘇敏在時下流行的多個社交平臺上都開設了帳號,帳號的頭像、昵稱與簡介都一致。內行人看得出,這是用了心思的:「五十歲阿姨自駕游」講清楚帳號的定位;生活化的自拍頭像讓網友產生信任感;多平臺運營帳號,避免被冒認,流失收益。

像模像樣的運營狀態並不意味有專業網紅孵化團隊在幕後推波助瀾,蘇敏自己說了:「做自媒體,一部手機就可以創業。」她想賺點錢補貼自駕遊,於是動腦去學,動手去做。

畢竟,蘇敏的出走不是突發奇想,活了大半輩子,沒有不算帳的道理——駕照是有了,車是有了,裝備費、路費、油費怎麼來?退休金每月2000元,不太夠;孩子也有了自己的家庭,不能總去麻煩他們;一把年紀,不偷不搶,還能幹點啥?

迫于經濟壓力,蘇敏看到了那些旅遊博主的賺錢能力,打算進去試試水,抽點「平臺流量分成」。

其實早在自駕遊計畫開始前一個多月,蘇敏就發出了第一條視訊,分享自己逛夜市、吃串串的生活。鏡頭要麼對著鄭州的街道,要麼對著蘇敏自己,一路上抖得不行,後期也只有簡單的畫面拼接。後來,她又陸續發了遊覽中原福塔、逛菜市和關於家裡老母親的視訊,都沒激起什麼水花。

這些技能,都是蘇敏在價值199元的網路教程上學到的。

·蘇敏離家之前已經在試水短視訊拍攝。

剛開始拍視訊,蘇敏的丈夫看到了,便奚落一通:「怎麼樣,掙到幾萬塊了呀?」他料不到,蘇敏做自媒體真的可以做出成績,而且某種程度上,蘇敏的成功,他的「貢獻」不小。

在視訊裡談自己家的私事實屬偶然。蘇敏正為出行購置車頂帳篷,老闆開價7200塊,她覺得價格太高,但講價無果,網友就借機質疑她「一個老女人幹嘛非要自駕遊」。

萬般委屈湧上心頭,蘇敏錄製了一條視訊,把自己決心一人自駕游的緣由向網友開誠佈公。

「壓抑,壓抑,壓抑。」幾個字道盡了蘇敏幾十年的婚姻生活,來自同代人和同代人子女的共鳴急速向她匯攏。

事後回憶起來,蘇敏仍然認同自己當時的決定:「把這些東西都遮掩起來,反而不如曝光在大眾面前,這樣很多人會給你出主意,你的路也可能走得更不一樣。」只是她「沒想到引起了這麼多的共鳴」。

10月下旬,剛出門一個多月,粉絲就蹭蹭往上漲,蘇敏意識到自己火了。

粉絲們說想支持她旅行,於是蘇敏在直播間掛了一些東西賣,她很開心:「這樣既補貼了我的路費,還能跟粉絲們互動,對大家都有好處。」

和演員譚卓以及《奇葩說》第七季冠軍傅首爾同框拍廣告,是蘇敏的又一次「破圈」。

一直以紮馬尾、穿衛衣形象示人的蘇敏,在時尚廣告中難得把頭發散下來、畫了一點淡妝,眼神中流露出的自信絲毫不輸明星。

她在廣告中有這樣一句獨白:「疊過73219件衣服,這一次為自己收拾行囊。」

·蘇敏接拍某奢侈品電商廣告,該廣告於今年婦女節當天播出。

說來有趣,拍攝當天,蘇敏並沒有意識到自己是在拍廣告,「因為也不賣什麼東西,也沒指定宣傳什麼產品。」

媒體採訪和商務安排,蘇敏全權交給了女兒女婿。「那個廣告當時女婿沒跟我說清楚,我以為就是去拍個視訊,知道和譚卓一起就很高興,」蘇敏回憶起這個「烏龍」還是很興奮,「《延禧攻略》裡我特別喜歡高貴妃。」

現在,蘇敏的日程是白天一邊旅行一邊拍視訊,晚上舉著手機剪視訊,時不時接受媒體採訪和跟拍。未來三五年她都打算繼續走著,南下的旅程告一段落,她還要北上新疆和內蒙。

和蘇敏一樣在婚姻中渾渾噩噩數十年,老了才「發覺不對勁」的女人太多了。她們儼然已經把蘇敏當成偶像,平臺上給她點贊的都是她的擁躉者。

被記者問到是不是要鼓勵更多的女性「離家出走」,蘇敏眉頭一皺,不贊成大家太過衝動,至少要想好後果。但如果準備好了,就出發吧。

「雖然生活給了我們不幸,但我們還有餘生,雖然前半生我們沒法重活一次,但是後半生掌握在我們的手裡。」說著,蘇敏眼裡聚滿陽光。

我是小编菠萝蜜,以最即時、多元的內容,滿足行動时代的需求,带您感受正能量的民生生活。 想持续阅读菠萝蜜的内容,请关注熱點資訊,同时也欢迎您发表意见!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