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虧了這個外國人,留下乾隆的真實相貌,和電視上看到的不一樣

小酱 2022/08/03 檢舉 我要評論

在中國歷史上,有這樣一個人,他并不是中國人,卻獲得了中國人都難以做到的位置;他是個傳教士,卻將西方的繪畫技藝毫無保留地獻給東方;他是一個洋人,卻能得到三朝帝王的青睞。

出生在意大利的畫家郎世寧就是這樣一個人,歷史上的他作為宮廷畫師,不僅在康熙、雍正、乾隆三位帝王中擁有舉足輕重的地位,還頗受三朝后宮的推崇。

郎世寧的中國之行源于一次傳教活動,在十九歲時他進入耶穌會成為一名虔誠的天主教徒。二十歲時就擔任教堂畫師負責整座教堂的壁畫、祭台、天主像、圣母像等一系列工作,成為遠近聞名的藝術大師。

二十五歲時來到西班牙便立即獲得哥因勃拉會院院長青睞,極力將其挽留下來,為該處教堂作壁畫,并借此覲見了葡萄牙王國的太子。 在見識了西葡兩國的繁榮后,他產生了一個念頭——我是否可以去遍地寶藏的東方中國傳教呢?

初到碰壁

公元1715年,郎世寧抵達中國廣州,作為天主教修道士踏上了這片古老而神秘的國土。中國地大物博,郎世寧來華后兜兜轉轉了近半年,才將沿途的風土名情全部考察完,這才北上前往京城。

此時清王朝的最高統治者是有著「千古一帝」之稱的康熙皇帝,郎世寧在沿途聽說了很多關于康熙帝的傳說,認定這個帝王一定不簡單。

康熙作為清朝少有的對西方持有開明態度的帝王,對郎世寧的來訪很是高興,郎世寧也用其畢生所學極盡討好之詞,將康熙帝吹捧為萬歲之龍,東方之主。

郎世寧趁熱打鐵將自己的宗教畫向康熙奉上,康熙帝見后當即就決定將其留在宮中當畫師。可郎世寧的西方藝術風格,在人物塑造方面追求力量感和人文美,會在畫作中大肆宣揚人體的美感。

郎世寧迫切希望得到皇帝認可,便開始了藝術創作。他將這一路走來見識到的人物風景用西方的繪畫技巧展現在畫布上, 畫中人物肌肉線條明確、臉頰飽滿、男人坦胸[露.乳],女人風姿綽約,將中國人的力量生動的展現出來。

哪知康熙帝看后臉色瞬間陰沉下來,可作為一國之君,又怎能因為一張畫而對遠方的來者大發雷霆,他含蓄的表示:「中國人向來講究光明正大,臉上怎麼可以有陰影的黑色呢?」

眼見皇帝神情有變,小太監便識趣地將畫作卷起,哪知這一卷又卷出事兒來。西洋畫作本就以顏料為主,畫作經過小太監一卷,顏料堆疊的部分混為一團,曬干的部分又開裂脫落,再展開畫作已經是面目全非,猶如一碗剩飯潑在紙上。

康熙皇帝見后轉頭便走,望著皇帝漸行漸遠的背影,郎世寧明白要想讓皇帝接受自己,就必須從畫法上做出改變,去學習、融合中國畫的特點技巧。

熟能生巧

此后郎世寧向宮廷內務府借來諸多中國畫作研究,在自己的居住地經常研究到深夜,有時甚至犧牲自己學習天主教教義的時間。他開始嘗試使用毛筆,繪畫上用絹布代替油畫的木板。

為了解決自己用毛筆作畫時哆嗦的毛病,他把數倍于毛筆重量的石子掛在筆上,整日臨摹中國書法,還把一幅幅畫拿出,研究筆法、用墨,一步一步模仿。

冬天時為了照明取暖的同時不傷畫作,郎世寧特意將屋子里的火生小,同時極力克制自己對寒冷發抖的反應,一復一日終于能夠熟練臨摹整幅中國畫,并能夠結合西洋畫透視的原理自己加以創作牲畜、竹林、山水等中國畫中常見的風景意象。

可正當他為自己取得巨大進步驕傲之時,康熙皇帝駕崩了,新皇繼位改元「雍正」。郎世寧聽說雍正帝是一個不茍言笑,冷面嚴苛的帝王,便又對自己的畫作產生莫名的不自信,哪知雍正帝在對待西洋玩意上比父親康熙帝要開明許多。

雍正不僅喜歡假扮西洋人,還非常喜歡研究西洋的風土文化,他對郎世寧的畫作贊賞有加,將他留在宮廷繼續為皇室作畫同時享受皇家待遇。

作為歷史上著名的勤政皇帝雍正還在閑暇之時親自指導郎世寧,雖然他自己對繪畫的理解還有待商榷。

在雍正朝, 郎世寧在畫作上大膽地保留了西洋畫力量、美感、透視、立體的特點,與中國畫大氣、典雅、寫意相結合創造出諸多驚世駭俗的名畫。

《百駿圖》,作為郎世寧代表作之一是清朝畫作中中西結合的集大成者,畫作中一百匹駿馬姿態萬千,畫作有著超乎尋常的精細程度,甚至在河流中都能見到馬匹的倒影,馬背上也能看到滴下的汗珠。

近處的樹木光影交錯,而且近大遠小的處理更是將中國畫的寫意發揮到了極致。對于雍正這位滿族政權的皇帝來說,《百駿圖》帶給他的震撼是無以言表的。

畫界巨擘

公元1735年雍正帝駕崩,愛新覺羅·弘歷即位,即乾隆帝。與父祖兩人相比,乾隆對西洋的態度是抵觸要多于興趣的,他不止一次將西洋玩意稱為「奇技淫巧」。但他對文學藝術的熱愛卻遠遠高于他的祖父康熙和父親雍正。

對于郎世寧這個西洋畫家,乾隆帝也很好奇,他非常愿意讓郎世寧為自己作畫。即位的第一年,乾隆帝便召郎世寧入宮,在大殿上君臣二人相對而坐,年輕的乾隆正坐正堂,讓郎世寧務必畫出自己威風凜凜的樣子。

就這樣經過數月的時間,中國歷史上唯一一幅融合西方透視、光感等繪畫技巧具有立體感的帝王全身像誕生了。

畫中的乾隆帝正襟危坐,左手捻著佛珠,右手輕撫大腿,與現代影視劇不同的是畫作中的乾隆帝略顯稚嫩,臉型消瘦,眼睛細小透露出一絲自信與高傲。

這個帝國好似這位二十五歲的帝王一樣,充滿活力,大清將會在這個年輕帝王的率領下繼續向上。

畫作完成后,乾隆很是欣慰,不僅同意郎世寧為后宮妃子作畫,還在下江南、圍獵等活動都將郎世寧帶在身邊,乾隆帝前期的戎裝像、坐禪像、讀書像、圍獵像都出自郎世寧一人手中。

乾隆十一年,清朝舉辦了本朝最為隆重的一次閱兵大典,郎世寧被委任為這次盛大典禮的總畫師,郎世寧將一萬六千名士兵合理整齊的安排在數米長的畫卷上。

每個士兵穿什麼顏色、戴什麼盔甲都有講究,乃至帽子上的布條、鎧甲上的銅片都看得一清二楚。

郎世寧在經歷十幾年的磨礪后,終于成為清朝首屈一指的宮廷畫師,他的一生因中國而輝煌,也終將在中國謝幕。公元1766年,郎世寧病逝于北京,乾隆帝褒獎其生前功勞,并賜銀給其家屬,予以厚葬。

郎世寧作為中西文化交流的代表人物,將西洋畫作的技法與中國畫相融合,給予畫作新的生命力。

而中西方文化藝術的交融也并未因他的離世而停止,后世三百年中西方的聯系越來越緊密, 郎世寧的一生也成為這場人類文明交流中對「美」最好的闡述。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