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單親媽開重型卡車拉煤13年,欲給前夫還債,邊拉煤邊直播吸粉55萬,為賺錢春節不回家

單親媽開重型卡車拉煤13年,欲給前夫還債,邊拉煤邊直播吸粉55萬,為賺錢春節不回家
2020/12/21
2020/12/21

風聲、雨聲、讀書聲,聲聲入耳;家事、國事、天下事,事事關心。

讓我們乘上時代的快車,穿越時空隧道,瞭解新聞動態,這裡聚焦了社會的點點滴滴,最新最快的國內外社會民生動態,牧哥為您一網打盡!大家好,我是牧哥。

文/田園牧哥

《安娜·卡列尼娜》小說裡面說過:幸福的家庭總是特別的相似,但是不幸的家庭卻各有各的不幸。

「年關將近,內蒙古這邊車少活多,我貪這個時候運費高,想多賺點錢。每逢佳節倍思親,雖然我春節回不去,但我特別想家。」在內蒙古靠開拉煤重卡替前夫還債的「四丫頭」隋金榮說起春節回不了家時,情緒有些激動,她面對鏡頭,對遠在哈爾濱的母親喊:「媽,快過年了,我想你。」四丫頭平時在車上住,她四歲的兒子卡兒寄養在鄂爾多斯,她說再幹兩天,爭取在除夕的時候趕回鄂爾多斯,與兒子吃頓年夜飯。

說起隋金榮,不管是她老家人還是網友很少知道,但提起四丫頭,黑龍江哈爾濱木蘭縣的人和她的55萬粉絲都知道她是條漢子。四丫頭家中一個男孩五個女孩,她排行老四。哥哥意外去世後,父親便把女兒們當男孩養。後來父親去世,家裡只留寡母與五姐妹,家境極其困難。為了生存,四丫頭從小便跟家人下田勞作。農田裡的活兒,少不了開個拖拉機四輪車。「開車是我從小就練就的看家本領。」四丫頭說。

2004年,在老家開鄉客的四丫頭將駕照從B本增到A本,去大連開公車,一個月掙2000多元。2007年末,聽人說拉煤賺錢多,就是髒累。她說:「只要能賺錢,髒累我不怕。」就與當時的丈夫來到鄂爾多斯,借錢買了輛大卡,雇司機拉煤。不想買車不到一個月,就出了事故,只能停工修車。當時正是運煤旺季,錯過了一年裡最好的賺錢時機。車錢沒賺到,倒賠了一筆,無奈,四丫頭把A1本換成A2,親自開車。

剛跑車時他們沒租房,就睡在車上,一為省錢,二為每天能早點去搶活兒。她說:「這活兒確實髒累,開始時受不了,慢慢就習慣了。」重卡拉煤,男人們都感覺危險,何況一個女人。2011年,一次卸煤時,一輛大車突然紮到她前面,為了躲避,四丫頭的車翻進2米多的深溝裡,摔|斷|了尾椎骨。她醒來後問醫生:「我還能開車嗎?」妹妹罵她:「你還開車呢,不要命了?」她說:「我不開車,還能做啥?我欠一屁股債呢。」

出院後她回老家養了10個月才好。傷好後,母親與姐妹們死活不讓她再開車。母親說:「我女兒再多,每個都是金疙瘩,我不能看你糟蹋自己的身體。」她只能在老家做生意。她擅長裁剪,就與家人商量著做服裝加工。就幹就幹,買了幾台機器就開始了。四丫頭即是設計師又是縫紉工兼銷售員。不想,隔行如隔山,她們鉚足了勁也沒賺多少錢。「我還是感覺開車比較踏實。」關了服裝廠,不顧家人阻擋,她又踏上回內蒙的路。

第二次她要回內蒙時,當時的丈夫就不願意走。四丫頭說:「他是個一心想幹大事業的人,開車拉煤這活兒太髒太累,他感覺不適合他。」兩人勉強回到內蒙幹了沒幾年,就因意見不同分開了。前夫走時,給她留下了50多萬的外債和一個兒子。問她為什麼要留在鄂爾多斯,她說:「我除了開車也不會別的,這麼多外債,一旦離開了鄂爾多斯,我指什麼還債呀?」她找了個人幫她帶孩子,自己就沒黑沒明地跑起車來。

內容未完結點擊第2頁繼續瀏覽
用戶評論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麵專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