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1972年,他在垃圾框裡撿到一張「廢紙」,38年後去鑒寶,專家:3億都有人搶著要

1972年,他在垃圾框裡撿到一張「廢紙」,38年後去鑒寶,專家:3億都有人搶著要
2021/09/19
2021/09/19
 

熱點資訊每天為您播報新鮮趣聞,我是你們的小編菠蘿蜜,堅守帶給您快樂的重任,從不停歇~

 

提到中國書法,有一個人的名字是絕對繞不開的,那就是書聖王羲之,從古至今,在中國神州大地上曾湧現出無數書法家,但他卻以一己之力壓蓋了他所在及不在的所有不同年代,令後代的書法家不得不為之服膺,直至千百年後的今天仍無人超越。

不過,令人惋惜的是,書聖王羲之居然沒有一件書法真跡能夠流傳下來,而我們現在所知的所有王羲之的作品,無一例外全都是摹本,馬未都曾經說過這樣一段話:

王羲之寫《蘭亭集序》這件事,距今已經有一千六七百年,王羲之的真跡肯定是沒法傳世了,因為時間太久了,先不說這字能不能傳,紙都保留不下來,那麼傳世的都是摹本,你比如王羲之寫的尺牘平安帖,在中國臺北故宮的摹本就是唐代雙鉤的硬黃紙本的。

馬未都

前些年嘉德拍過一個,上海的大收藏家劉益謙花了三個多億買的平安帖的手卷,可能是世界上平均每個字最貴的一個書法作品了,這些東西都還不是王羲之的,原則上都是摹本,古代的唐以前的書跡基本上也都是摹本 ,《蘭亭集序》這個真跡呢,據傳是唐太宗死後被殉葬為昭陵,傳世的都是摹本。

王羲之

現在見到的有虞世南的、褚遂良的,馮承素的等各個摹本,當然普遍公認為馮承素的這個摹本是最接近于真跡,馮承素摹本,他卷首印有唐中宗李顯的神龍年號的小印,故稱神龍本,但也有人說這個卷首的神龍小印不是唐中宗內府前的印,而是後人添上去的,所以這事也說不清楚。就是對于這麼古老的版本,各說各的,都是頂級專家,都很難統一。

馮承素版蘭亭序

雖然王羲之的真跡沒能流傳下來,但即便是他的摹本,市場價一樣也是很高,2010年,在中國的嘉德秋拍夜場上,王羲之的摹本《平安帖》拍出了3.08億的天價,也打破了當時中國書法拍賣中單字價格最高的記錄。2018年,王羲之的《十七帖》的最佳館本——宋拓《十七帖》文徵明朱釋本在中國的嘉德秋拍中以1.92625億元成交。

而在這些臨摹王羲之的作品中,以唐摹本最為珍稀,我們最為熟知的馮承素版《蘭亭序》一樣也是唐摹本,拍出3個億的《平安帖》同樣也是唐代的摹本,至于元宋摹本相對而言價格就要偏低一些了。

《平安帖》

也正因為如此,王羲之的一副《上虞帖》(也叫夜來腹痛帖)的唐摹本,雖然只有短短的58字,長不過23cm、寬不過26cm,但卻被明朝大書法家詹景鳳推許為「唐摹之絕精者」,上海博物館藏品百萬,但唯獨這幅唐摹王羲之的《上虞帖》成功當選為上海博物館的鎮館之寶,這不是沒有原因的,從這裡我們就可以看出《上虞帖》的歷史地位以及價值到底有多高了。

可是你們知道嗎?這幅價值難以估量的書法作品在上個世紀70年代剛被人發現的時候,竟是從一個倉庫的垃圾框裡撿到的,1973年,上海博物館的一位工作人員從垃圾筐撿到這幅書法作品後,多次送給專家鑒定,但一直都被鑒定為贗品,且長達數年不被重視。



內容未完結點擊第2頁繼續瀏覽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麵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