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女子結婚7年未孕,無奈抱養女嬰卻因此傾家蕩產,丈夫:要麼離婚要麼放棄

女子結婚7年未孕,無奈抱養女嬰卻因此傾家蕩產,丈夫:要麼離婚要麼放棄
2020/10/06
2020/10/06

近些年來,不孕不育人數增長明顯,在這些患者當中,有一部分可以借助試管嬰兒技術順利當上父母,但還有一小部分患者依然無法恢復生育能力。對於這部分人而言,唯一的解決辦法是領養一個孩子。

「抱養女兒的第二周,孩子被查出患有 先天性心臟病,知道病情後,我第一時間聯繫到孩子親生父母,對方得知情況後態度十分惡劣,迅速將我拉黑。為給孩子治療,我甚至到了傾家蕩產的地步,丈夫也以離婚相威脅,好好的家眼看就要吵散了。但我不後悔,孩子不是燙手山芋。」北京阜外醫院的病房裡,患兒母親陳璐堅定地告訴筆者。

陳璐,今年39歲,家住內蒙古巴彥淖爾市。2012年與丈夫趙軍成婚,因陳璐身體原因,婚後7年一直未能懷孕。陳璐說:「我孕酮偏低,很難懷孕,結婚多年公公婆婆都要急瘋了,為了一家人的心願我與丈夫決定抱養一個孩子。」

2018年11月25日,陳璐順利抱養女嬰康培媛,她至今清晰地記得見到女兒第一面時的場景。當時是培媛出生的第五天,她小心翼翼地掀開小毯子,輕輕碰了碰培媛的小臉蛋,一直對外界沒什麼反應的小培媛,臉上突然有了笑意,這微微一笑把陳璐整顆心都融化了。陳璐說:「當時就覺得這孩子和我投緣,打心眼裡喜歡的不得了。」

培媛的到來令一家人十分開心,但好景不長。抱養不到兩周,細心的陳璐便發現培媛經常嗆奶、嘴唇發紫、臉色發青,她趕忙帶培媛前往醫院就醫,最終培媛被確診為先天性心臟病。得知孩子病情,陳璐第一時間聯繫其親生父母,但親生父母態度冷漠,不僅閉門不見還拉黑了陳璐聯繫方式。陳璐說:「醫生告訴我,一般先心病的孩子出生就可以被查出,孩子親生父母一定是知道孩子有病,才把孩子送給他人抱養,從一開始就是個騙局。」

12月中旬,培媛病情惡化,醫生建議夫妻二人帶著培媛前往北京進行手術。當時培媛的抱養證明尚未辦理,去北京看病存在諸多不便,陳璐來到培媛親生父母家中求他們一同去北京照顧孩子,但被他們無情拒絕。丈夫在得知培媛患有先心病且後期治療預計花費近50萬時,打算用報警的方式將培媛送還回親生父母,陳璐說:「孩子親生父母態度如此冷漠,如果我把孩子送回去,孩子一定是活不成了。」

在陳璐苦苦哀求下,夫妻二人帶著所有積蓄前往北京阜外醫院為培媛進行治療。2019年2月15日,培媛進行首輪姑息手術,手術長達4個小時,由於培媛年齡較小,稍有不慎便有可能病毒感染,在ICU住了37天才擺脫危險。

這期間陳璐一直守在ICU門口寸步不離,手術在心悅身上留下了近10釐米的疤痕,醫生告知夫妻二人首輪手術只能暫時保住孩子的生命,後期孩子還需2次手術才能徹底根治。陳璐說:「首輪手術花費近28萬,我們傾家蕩產,後續的路我們真不知該怎麼走?」

在之後的日子裡,夫妻二人經常因培媛治療問題發生爭吵,心力交瘁的陳璐只能帶培媛回了娘家。在陳璐的細心照料下,培媛的情況有了很大好轉。今年5月份,在當地政府幫助下,陳璐給培媛正式上了戶口,改名為趙芯悅,陳璐說:「雖說我早把芯悅當成了我親生女兒,但當看到那張戶口證明書還是激動地哭了好久。」

很快芯悅迎來第二次手術,此次手術費用預計在20萬元左右,丈夫不僅拒絕為芯悅繼續治療,還多次提出離婚逼陳璐放棄。「我不能讓你耗死我,你要救,我們就離婚,你欠下這麼多錢,我看你以後怎麼辦。」丈夫又一次在吵架中表達自己的態度。面對丈夫的決絕,陳璐又氣又惱,卻又無可奈何,陳璐說:「我愛孩子,這是作為一名母親的本能,她喊我一聲媽,我拼盡全力也要救她。」

此時,芯悅的病情已經比較嚴重,經常昏睡不醒。為不耽誤芯悅治療,陳璐只得通過向親朋好友借錢的方式湊齊醫療費。今年7月初,陳璐帶著借來的10萬餘元再次踏上北上求醫之路。7月23日,芯悅進行第二輪肺動脈成形術,此次手術長達6個小時。手術室外,陳璐心如刀絞,她一直默默祈禱:「孩子你一定要挺過來,媽媽帶你回家,沒有了你媽媽可怎麼活。」

手術還算順利,肺動脈成形術可以增大芯悅心臟部位的血流,讓左心房發育。醫生告知陳璐,最遲於今年12月份,芯悅便需進行第三次根治手術,術後可像正常人一樣生活,否則將錯過最佳治療時間。陳璐說:「二輪手術花費近17萬元,這已是我可以借到的全部,後續近20萬元的手術費用我已無能為力,親朋好友都勸我放棄,但這是一條生命,作為一名母親我不能這麼做,孩子是我的命,我不能前功盡棄,誰能幫我救救我的孩子?」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