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發現潘金蓮墓,揭開隱藏600百年的真相,考古專家:良家婦女被冤枉600年

小酱 2022/07/27 檢舉 我要評論

相信大家對潘金蓮和武大郎都不陌生吧?

在水滸傳的著作中,武大郎是一位身材矮小面相丑陋的小矮人,但是卻娶了一位如花似玉的千金大小姐。

潘金蓮為了西門慶謀害武大郎,這個故事一直流傳了幾百年,我們可能誤解了他們600年,最近河北發現潘金蓮墓,為我們揭開了隱藏600年的誤會,1992年河北省清河縣出土了一座古墓,這座墓里面的棺材是一座懸棺,古代時候懸棺是特別重視的。

除非是一些功成名就的人,或者是深受百姓愛戴的詩人,再或者是一生清廉的父母官,為當地百姓做出特別貢獻的人,才會享受到這種規格。

我們都知道在傳統中國的喪葬儀式之中,一直都講究一個入土為安,一般來說都將人埋葬在土中以求安穩之意,但懸棺的規格在古代南方時候慢慢興起的,也成為了南方一些地區尊重逝者的習俗。

在南方有些地區,他們通常會使用懸棺的這種方式,因為他們覺得越高的地方就越是接近神靈,也越是能表達對逝者的尊重,可是這里是北方,為什麼這座墓穴會出現懸棺的方式呢?

專家帶著疑惑慢慢將棺槨放下后發現,棺槨竟然是采用金絲楠木而制成的,在古代金絲楠木還有另一個名字叫皇帝木,因為在明代時期,朱元璋曾下令不允許私人用金絲楠木制作棺材,不管你身份地位多高不管你多有錢,只要被抓到都會嚴懲,只有皇室才能使用金絲楠木,曾經朱元璋讓人用金絲楠木做了一個很小的盒子,然后他把盒子里面放了一小塊肉,過了很久他打開盒子發現,里面的肉連顏色都沒有變。

從此金絲楠木便成為了皇室專用的材料,傳聞乾隆皇帝棺槨的材料選用,還是在明朝朱棣墓中挖的,這座墓穴呈圓形結構是一座懸棺墓,隨后考古人員小心翼翼的放下棺槨,然后慢慢的將棺蓋打開,發現里面只有一些人的骸骨,隨后考古人員立馬對棺槨中的骸骨進行研究。

研究結果顯示這位墓主人的身高在一米八以上,隨后考古人員根據墓中發現的墓志銘推斷。

這座墓主人的名字叫做武植,也就是水滸傳里面的武大郎,但是從骸骨分析結果看這個武植,并不是水滸傳中武大郎矮小的形象,后來專家又查閱了武氏族譜中記載,武植其實跟水滸傳里的描述大不相同,他不僅沒有賣過炊餅,并且還長的相貌堂堂,舉止文雅,能文能武,然后還科考中了進士當上了一方知縣,而潘金蓮也并不是電視里演的模樣,真實的潘金蓮是一位大家閨秀溫柔善良,遵從三從四德的千金大小姐。

河北省清河縣有一個武家村,這里的村民都是武植的后人,并且還在村里修建了武家祠堂。

在這里專家們揭開了一個隱瞞幾百年的事實,經過專家查證后了解到,潘金蓮不僅和西門慶沒有任何交集,并且還是一位溫柔賢惠知書達理的富家小姐,之前他和武植兩人并不認識。

因為武植從小就家境貧寒,但當時潘金蓮家里則是有名的富商,然后武植青年時靠著年輕力壯便去了潘家打雜,因為武植一身正氣品行端正幾年下來,深受潘家喜歡然后潘家老爺見武植勤奮好學,于是就拿出了一些錢來資助武植讀書,并且將自己的寶貝女兒潘金蓮許配給他。

經過武植勤奮刻苦的努力后來考中了進士,然后他也被派往山東的陽谷縣去當個知縣,丈夫功成名就走馬上任之時,肯定帶著一家老小去任職,他們夫妻一共育有四個孩子。

武植在當任職時期一身清廉深受百姓愛戴,然后他的名聲也在十里八鄉傳開了,這人怕出名豬怕壯,在武植幼年時有一個玩伴名為鄆哥,這個鄆哥從小是個賣梨的小販子,與武植相識后兩人慢慢的結成了異姓兄弟,見武植當了官就跑來找武植,想要某一個好一點的生路,見到忘年好友來找自己了,武植夫婦熱情款待了好友。

在鄆哥走后還給了他一些錢財,但是始終沒有答應讓他在縣衙里當個差,因為武植與他是多年好友了解他的為人,心比天高志大才疏,遭到武植夫婦的拒絕后,鄆哥拿上武植夫婦贈送的錢財就走了。

可是半路上他越想越生氣越想越嫉妒,后來為了報復武植就直接四處散播,武植夫婦的流言蜚語,而巧的是在陽谷縣當地,確確實實有一位叫做西門慶的人,而且這位西門慶在當地欺男霸女,無惡不作是個十足的地痞混混,因為仗著自己身后又一個太監義父,所以才敢這樣無惡不作。

有一次他因為與人發生糾紛,被抓到了縣衙里而武植本身就是一身清廉,肯定不會慣著他將西門慶治罪后,還被武植打了幾板子,此后西門慶就對武植一直懷恨在心,想著日后一定要找個機會報復他,這天正好他在街上聽到一些,關于武植夫婦的閑言碎語,于是他便心生一計找到散布謠言的鄆哥。

隨后兩人自己商量一番決定一起同流合污,報復武植夫婦以表達自己心中的不滿,他們倆是又是張貼傳單,又是四處散布謠言,經過這倆人的一番折騰下,從此武植的清官形象在百姓心中毀于一旦,而自己的老婆也未能幸免于難,潘金蓮的名聲也遭到了嚴重的侮辱與詆毀。

這時恰逢施耐庵游行到此,于是便寫下了水滸傳中武大郎和潘金蓮的情節,也正是施耐庵所寫水滸傳中的一些情節,過度的丑化了這對夫妻。

給兩個姓氏的后人帶來了許多困擾,更是將潘金蓮定在了道德的恥辱柱上,后來施耐庵的后人專程上門給武姓族人道歉,并且還為武大郎和潘金蓮塑了造像,后面還掛著一副道歉詩并且加以文字澄清,也終于是為兩位受冤的歷史得以正名,專家也感慨到我們錯誤的被騙了600年,最終這段頗受爭議的歷史終于云開見日了。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