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70歲退休老頭,曾獨闖美國墨西哥,住過流浪漢旅館,難忘貧民窟「條件差卻特別」:老了就要享受老年,瀟灑過活

70歲退休老頭,曾獨闖美國墨西哥,住過流浪漢旅館,難忘貧民窟「條件差卻特別」:老了就要享受老年,瀟灑過活
2020/12/12
2020/12/12

從現在起就應該善待自己,等到晚年在善待自己就遲了!多關心自己不吃虧!花開花謝,潮起潮落,一年四季的輪回在不經意間,我們正走向人生的晚年。從呱呱墜地到兩鬢染霜,歲月的行囊裡裝滿了酸甜苦辣。接下來,在夕陽的路上能走多遠,取決於我們的體魄和心態! 夕陽紅是最美的,俗話說得好最美不過夕陽紅!老要有老的風骨,老要有老的優雅,正如春華秋實,四季輪回,各有風采。

我叫劉浮生,什麼都是浮雲的浮,生命的生,1950年出生在山東濟南,今年滿70歲。因為留著一把全白的山羊鬍,我給自己取了個網名叫「白髯公」。

這是2016年7月,我在義大利火車上的自拍,當時鬍子只有10公分左右,現在已經20多公分。

老話說「人到七十古來稀」,但我從來不把自己當老年人,喜歡像年輕人一樣上網聊天、爬山游泳、環遊世界。從2014年開始,我在一句英語都不會說的情況下,靠翻譯軟體獨自去十幾個國家窮遊,和年輕背包客一樣住青旅、睡機場,世界十大海灘去過了八個。

2016年歐洲行之後,因為太太突然腦梗需要人照顧,我成了標準的家庭婦男。每天做家務做護理,空閒時間再不能出去旅遊。好在有上網和游泳這兩大愛好作伴,我還是以前那個老頑童。

從2010年正式退休到現在,我年齡長了十歲,卻從來沒有「一天不如一天」的感覺,反倒越活越有勁,成了別人眼中愛追時髦的酷老頭。

自從有了手機支付,我好幾年沒再用現金,除了蔬菜生鮮,大到家電小到掏耳勺,全都從網上淘。我從來不用老人機,手機是五千元人民幣(約新台幣2萬1千多元)買的三星S10,在水下也能拍攝;手錶是能接電話的智慧型運動腕錶,可以記步數測心率;最近,我又入手了一台運動相機(GoPro7代),正在摸索怎麼玩。

我最近從網上買的空氣炸鍋和麵包糠。

疫情期間在家閒不住,我還從網上買了健腹輪、杠鈴和啞鈴,早晨在家練肌肉,下午出去游泳1500公尺左右。由於濟南市區很多公共水域禁遊,我都是騎腳踏車或者電三輪去幾十公里外的野湖游泳,最佳記錄是35分鐘遊1700公尺。

我在陽臺上舉杠鈴,這一套杠鈴有23公斤重。

很多不瞭解我的人看我這麼能玩,都覺得我是個老富翁,一個月退休金得好幾萬人民幣。其實我是個「啃小族」,住的房子是女兒買的,和太太的退休金加起來只有6000多人民幣(約新台幣2萬5),除了理財和日常消費,也是能省則省,只不過人老心不老,願意花點錢去嘗試新鮮事物。

別看我現在很會享受生活,小時候其實常常吃苦受罪。我們家祖籍在河北,屬於知識分子家庭,爺爺和父親都是學校裡的老師,一個教中學,一個教小學。我父親曾在北平輔仁大學社會繫念書,1949年隨南下工作團來到濟南,後來定居下來結婚生子。我母親是助產學校畢業,當過職員也當過教師,他們倆在一塊很配。

我父母結婚時的照片,父親穿西裝打領帶,母親穿著裙子,在當時屬於很潮流的打扮。

然而,成長在這樣的家庭並沒有讓我感到多自豪,因為父親被陷害,處處不受人待見,還被判了四年勞動教養。母親一個人養不動四個孩子,我總得去撿煤渣、幫人拉車來換糧食吃。

內容未完結點擊第2頁繼續瀏覽
用戶評論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麵專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