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超噁~彰化智障女一家6口人全靠20000元的救濟金生活,全家睡屎尿堆上

超噁~彰化智障女一家6口人全靠20000元的救濟金生活,全家睡屎尿堆上
2021/01/23
2021/01/23
 

熱點資訊为趣闻而生!用文字生产快乐,用态度创造价值,你身边的新鲜事儿,我包了!

 

一個家庭雖然很小,甚至只相當於一個分子,但是卻是整個社會的重要組成部分,在全社會這部龐大的機器中,每個家庭就是不可忽缺的小小螺絲釘,可見家庭雖小對社會的作用並不小,而家庭中的大小事務又與社會息息相關,關係密切,還很複雜。俗話說「一家不知一家事,家家有本難念經」,就比較深刻地道出了世事的複雜和家庭的真諦。

據《自由時報》報導,家住彰化縣埤頭鄉的林女患有輕微智力障礙,與先生育有3名幼小子女,其中2名子女也有智能障礙,先生離家6、7個月,留下無力養家的太太,全家生活完全靠政府的救濟金,4年前為多領7000元的救濟金,太太更把70多歲流浪街頭的伯父接來同住。

目前全家6口人就靠2萬元的救濟金生活,平日有居家服務員送餐及整理內務,但因為「一屋幾乎都是弱智」,房子內部髒亂不堪,滿地都是大、小便,不時飄出腐臭的味道,鄰居無法忍受,多次會同村長上門抗議,並規勸「多少整理一下」,但林女還反控「你們家小狗跑來我家大、小便」,鄰居對這家無可奈何。

(圖/自由時報)

今天縣府社會處、葳群長照中心、衡山基金會彰化縣行善團、慈化慈善會等單位前來訪視,眾人一接近這家門口,臭味便撲鼻而來,居服員說,她昨天已經清1天了!滿地的便溺,四處是「大老鼠」和鼠大便,「這一家人根本就睡在鼠窩、屎尿堆裡」。

(圖/自由時報)

這一家人只有林女的先生腦筋比較清楚,但先生成天在外,還被鄰裡說成「貪圖補助金,把一群弱智丟在家裡,成天往外跑。」但瞭解內情的社工說,這種環境,正常人多待一刻都覺得「噁心」。

衡山基金會彰化行善團長黃旗旺說,這一家「老弱婦嬬」全包辦,本該林女扛起家務,但林女有輕微智力障礙,連家務都不理了,更遑論孩子的教育,全家就靠每個月約2萬元的低收及殘障補助金過活,起初居家服務員還會幫忙整理,但林女發現,反正居服員都會上門整理,乾脆就「擺爛」,縱然居服員有教林女如何整理,但林女就是「不想動」,後來整個家不像家,倒像老鼠窩。

(圖/自由時報)

黃旗旺表示,這一家的廁所馬桶早就壞掉,全家習慣「屋內四處大小便」,之前整個房子內部處處可見一坨坨的大便和尿漬。

他說,他們會結合多個慈善團體先修理浴廁馬桶,再做雜物清除,最後室內牆壁粉刷,再幫她們添購新的床墊。

社會處人員表示,該個案她們一直都有掌握,林女雖有弱智,但孩子仍成天黏著她,家庭功能雖弱但確實存在,她們無法將孩子安置他處,至於林伯伯,一般人會認為安置於長照中心最好,但他本人就希望跟姪女、姪孫住在一起,他並不嫌棄髒亂,他們會持續訪視、關懷再溝通。

對此網友紛紛表示:

「這就是很多居服員不做的原因,許多中低收的,真的很不尊重人…」、「這點智慧倒是很有呢~」、「人性只要幫助,就會覺得社福機構應該,反而依賴,我個人覺得教他們謀生能力比較好。」、「可以對他們説,不做居家清潔不給補助金,你看他們做不做」、「有些中度智慧障礙有輔導都還能工作 肯定是標準台男擺爛」、「什麼無法將小孩安置他處,如果母親沒有辦法給予 小孩基本的生活品質,又無法賺取基本生活所需的金錢,那就應該將小孩安置他處,避免養成錯誤心態!還會叫伯父來同住,增加可領取的救濟金金額, 這是弱智? 當辛苦工作的人們是盤子啊?」、「這不意外,長照,2.0常遇到這種,反正居服員會清,有人做為什麼要自己做」、「都少子化了還在弱智生弱智 未來真的一片黑暗」。

我是小编菠萝蜜,以最即時、多元的內容,滿足行動时代的需求,带您感受正能量的民生生活。 想持续阅读菠萝蜜的内容,请关注熱點資訊,同时也欢迎您发表意见!

用戶評論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麵專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