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17歲男孩遺願感人肺腑:別再浪費錢了,把錢留給姐姐上大學,把我埋在祖墳裡

17歲男孩遺願感人肺腑:別再浪費錢了,把錢留給姐姐上大學,把我埋在祖墳裡
2020/10/21
2020/10/21
 

在哈爾濱某醫院病房內,因沒錢移植只能靠化療維持生命的17歲白血病男孩曲夢宇再次昏迷,命懸一線的他瞭解到父母僅剩下1萬多元時,絕望地哭著說:「媽,咱們回家吧,別再浪費錢了,把錢留給姐姐上大學吧,我死後一定要把我埋在祖墳裡,我不想在那個冷冰的世界一個人孤零零的!」此時,旁邊的父母和姐姐哭成一團,一個勁兒地勸他不要說不吉利的傻話,誓言決不放棄他。

曲夢宇是一名成績優異的高二學生,1.8米的身高英俊又帥氣。患病4個多月來,曲夢宇幾經生死,眼瞅著家人為救自己用盡全力仍無濟於事後,他內心求生的欲望也隨著一次次希望的破滅而絕望。無奈下,曲夢宇想到了最壞的結果,那就是勇敢而坦然的面對死亡。當他瞭解到非正常死亡的未成年人因不能入祖墳會變成孤魂野鬼後害怕了,他說真的不想這麼早就去那個冰冷的世界,如果可以,他好想活下去。

曲夢宇是黑龍江省尚志市長壽鄉萬發村五隊人,全家六口人都是老實巴交的農民。家裡僅有4畝田地的收入僅夠年吃年用。為了生活,更為了將子女培養成才,在曲夢宇和姐姐曲夢奇考上市重點中學後,父親曲雙文和母親趙淑珍也跟著進城打工了。自那以後,曲雙文夫婦常年過著「兩頭倒」的生活,農忙時回農村幫父母伺候莊稼,農閒時則留在城裡打零工掙錢照顧一對兒女。

日子過得雖苦一點,但看到一雙兒女孝順、懂事、爭氣,曲雙文夫婦對未來充滿了美好的期望。然而不幸的是,6年前40歲的曲雙文被查出了尿毒癥後不但失去了勞動能力,需要依賴透析維持生命,還因治病欠下20多萬的外債,將全家人拖入了「借錢-還債-再借錢」的惡性循環中,以致於全家不堪重負。近年來,為早日還清外債,曲雙文全家則過著能省則省的日子。即使這樣,厄運依然找到了他們。

曲夢宇突然臉色蒼白、四肢無力、高燒不退,並昏厥了過去,當地醫院檢查為血小板低。次日,曲夢宇在哈爾濱市醫大一院被確診為「急性淋巴細胞白血病」。聽到這個結果後,身體虛弱的曲雙文一時承受不住打擊當場暈倒在地,趙淑珍像瘋了一樣哭著掐著他的人中。「老天啊,把所有不幸都轉移到我身上來吧,我兒子才17歲啊,我願意替他承受一切疾病和磨難!」曲雙文醒來後痛哭不已。

住院後,醫院制定的治療方案是先化療再移植。多年來,趙淑珍一個人常年打工掙的錢既要供子女上學、贍養公婆,還要給丈夫看病,以致於家裡幾乎是「零積蓄」。面對兒子第一個療程需要的10萬元,他們也拿不起。無奈下,曲雙文回老家借遍親朋好友。醫生瞭解情況後,為減輕其家庭壓力,決定使用便宜的普通藥給曲夢宇化療。令所有人沒想到的是,剛化療沒幾天,曲夢宇就發生了嚴重的藥物過敏和排斥。

在被搶救的一周裡,曲夢宇全身起滿紅疹子,高燒不退,昏迷不醒,先後三次病危,醫生告知趙淑珍做好心理準備。「醫生,求求你救救我兒子!沒有了兒子,我該怎麼活啊!」趙淑珍跪在醫生面前哭求道。「現在唯一的辦法是用兩千多元一隻的進口消炎藥,可能一天就需要數隻,消費較大,你家確定用嗎?」面對醫生的目光,趙淑珍流著熱淚堅決地說道:「用!別管多貴,只要能救活我兒子就行!再貴的藥也沒我兒子重要!」

由於藥效對症,曲夢宇在昏迷的第七天蘇醒了。「媽,我昏迷時迷迷糊糊聽到您哭喊我的名字,我知道您不捨得我走,一定會救我的,謝謝您!」曲夢宇醒來後感恩地說道。曲夢宇被搶救時每天的費用高達兩萬元,借來的錢很快所剩無幾了。此時,醫生找到趙淑珍:「你兒子下一步治療想用什麼藥?好藥的療效好一些但費用高,普通藥也能達到療效,但你兒子的身體承受不住,容易藥物過敏和排斥。」趙淑珍咬咬牙無奈地說:「用普通藥吧!」

內容未完結點擊第2頁繼續瀏覽
用戶評論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麵專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