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女兒患癌,父母舉債近1300萬為其治療,女兒還未治癒,家裡又傳兒子去世的消息

女兒患癌,父母舉債近1300萬為其治療,女兒還未治癒,家裡又傳兒子去世的消息
2021/03/09
2021/03/09

台灣健保制度完善,讓國人不用太擔心身體出況狀時,因為付不起醫療費而不敢就醫,不過在中國,每年有270萬癌症患者死亡,他們花掉了畢生70%以上的積蓄,占去了國家20%的衛生總費用。都說病來如山倒,有時候,倒的不止一個人,而是一整個家庭,在一個醫療體系根本不完善的國度裡,病,也等於恐懼、等於貧窮、等於全家崩潰!「有錢錢頂著,沒錢命頂著」已成為許多人得了重病卻沒錢醫治的無奈選擇。

付敏為了給女兒治病,6年多的時間一共花了300多萬元(約合新臺幣1290萬),不僅花光了家裡那微不足道的積蓄,還欠下了巨額的外債和銀行貸款。每天醒來,付敏不僅要為女兒的病情擔憂,還要頂著債務的壓力,還貸還債也只能是拆了東牆補西牆:「管不了那麼多,先過了這關,以後的事以後再說。」

一向老實巴交的付敏,大半輩子勤儉度日,原本兒女雙全,有著讓人羡慕的平淡幸福,到底是怎樣的無助和掙扎,讓他們家的日子過成了現在這般模樣……

2014年的11月份,當時付敏5歲的女兒付文倩正上幼稚園,在打預防針時,檢查的醫生善意提醒問:「孩子是不是有點貧血?最好帶她做個血常規查查清楚。」付敏隨即帶女兒去了上級醫院做檢查。

很快,異樣的血常規報告讓醫生表示孩子患上血液病的可能性高達80%。第二天,小文倩抽血診斷,在經過3天漫長的等待後,付敏拿到了女兒的診斷證明:急性淋巴細胞白血病!

當時付敏感覺天都要塌了,感覺聽到的這個消息沒有比「晴天霹靂」更貼切的詞了。

付敏出生于江西上饒的一個農村家庭。2013年,他和妻子結束了給人看店的打工生涯,著手準備在網上經營自己的服裝網店。付敏說:「我倆白天黑夜地幹活,忙著進貨、策劃、學習和經營,就是想給兒子和女兒創造更好的生活條件。誰能想到店鋪剛有些起色,女兒就生病了。」

悲痛之余,付敏想到自己肩負的責任,作為父親和丈夫,他只能擦掉眼淚,先安頓好兒子,再救女兒的命。付敏說:「當時倩倩才5歲,我們想著只要積極配合治療,她一定能好起來的。」帶著這個信念,付敏帶著妻女踏上了抗癌求醫路。

「其實,最可憐的是孩子!」付敏說,5歲,原本該是無憂無慮的年齡,可倩倩卻被困在了充斥著消毒水味兒的病房裡,她的童年記憶裡充滿了被化療副作用帶來的痛苦。

一年的時間,8次化療,農民出身的付敏不僅花光了全部積蓄,還欠下了不少外債,也才只為女兒換來了短暫的平靜。結療出院後,倩倩跟著爸爸回到家裡,重返了校園。

然而,平淡的幸福是短暫的。2018年6月,倩倩的病情復發,同時治療難度也增加了,醫生建議做骨髓移植。

為了給女兒提供更好的治療條件,付敏和妻子帶著她去了北京大學人民醫院。在做了化療和CAR-T治療後,倩倩的病情得到了控制。當時付敏想著再過些天,就把兒子接來做配型,倩倩就有救了。然而就在付敏開始充滿希望的時候,令他沒想到的是:兒子出事了!

2018年8月1日,當時付敏正在醫院陪女兒治療,他突然接到母親的電話。電話那頭,母親的聲音急促,還帶著哭腔:「豪豪(付敏的兒子)觸電了,正在搶救,你快回來啊!」

1500公里的距離,付敏緊趕慢趕,還是沒能見到兒子最後一面。付敏痛哭流涕:「我傾盡了所有,女兒的病還沒治好,兒子又走了,我到底做錯了什麼,要讓老天爺這樣對我?」

付敏的兒子付文豪去世時才11歲,兒子去世的打擊讓付敏一度精神恍惚:家裡每個角落都有兒子的影子,他的衣服、他用過的書本、他喜歡的玩具……

愧疚、悲痛幾乎摧毀了付敏努力維持的精神狀態,那些日子,他不吃不喝也不睡,甚至想要去陪兒子。沉浸在悲痛中的付敏完全沒有心力顧及生病的女兒,倩倩不僅被迫中斷骨髓移植手術,連基本的治療都被耽誤了。

親戚朋友一個接一個地打電話安慰付敏,直到一位朋友的一句話驚醒了他:「你再不清醒,你的女兒也會沒有的,你還想再失去倩倩嗎?」

如夢初醒,付敏藏起對兒子的思念,帶著妻女再次踏上「抗白」之路。不同的是,這次兩人變得更加謹慎,也更加害怕:「我們已經失去一個孩子了,絕不能再失去女兒了!」

猶如驚弓之鳥,付敏有過一段病急亂投醫的經歷:「只要聽說有能治癒白血病的方法,我們都會去試試,不管是中醫、西醫還是保健品,哪怕只有一絲希望,我們也要試一試。」然而,缺乏理性判斷的治療對倩倩毫無益處,甚至險些害了她。幸好及時發現,他們才回到醫院重新開始系統治療。

2019年,倩倩的病情穩定了,再次回到了她喜歡的學校。看著女兒背著書包去上學的身影,夫妻倆始終心中難安:「她是我們唯一的孩子了,無論如何,我們一定要保護好她。」然而讓他們沒有想到的是,不幸再次找上了他們。

2020年1月,倩倩的血常規報告上,再次出現密密麻麻的箭頭,血小板更是低到兩位數,她的病情第二次復發了!

這次,夫妻倆帶女兒去了河北燕達陸道培醫院,骨髓移植再次被提上日程,但為了湊夠高昂的移植費用,付敏開始拼了命地借錢。

「治病這幾年,親朋好友都借了好幾遍,舊債未還又添新債。但他們都知道了我家的情況,還錢遙遙無期,借錢就變得困難起來。」付敏說,借無可借的時候,他想到向銀行貸款。付敏說:「我知道這不是一個長久之計,可眼下,我顧不上那麼多,只能先救女兒的命,等女兒好了,我再拼了老命去還錢、還債。」

2020年8月10日,倩倩再次進倉移植。9月初,出倉不久的倩倩又感染上了EB病毒,病情非常危重,醫生一度下達了病危通知書。

付敏說:「那個時候,我倆在醫院不分晝夜地守著倩倩,生怕她有個三長兩短。待了幾天,我實在熬不住了,回出租屋買菜燒飯的時候,剛想閉上眼睛休息一會兒,就接到老婆打來的電話,她又急又害怕,就讓快點過去,女兒快不行了……」

付敏清晰地記得,當時他急著往醫院跑,到了醫院才發現,他連外套都沒顧上穿。好在倩倩只是抽搐,在醫生的搶救下轉危為安。

如今,倩倩的病情還沒有穩定,排異期也還沒過,付敏的心始終懸著。付敏說:「2014年到現在,6年多的時間,給女兒治病前前後後花了300多萬,好不容易才走到今天。倩倩每天都盼著回去上學,我也想她去上學,過上普通孩子的生活。可治療還沒結束,我始終沒法放心。」

...........................................................................................

希望大家幫忙集集氣,讓寶寶可以和正常孩子一樣健康長大!

阿彌陀佛.....阿彌陀佛.....阿彌陀佛......

用戶評論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麵專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