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田間驚現泥疙瘩,廢品站嫌棄說:只值3毛,上交國家后,專家:獎勵50元

田間驚現泥疙瘩,廢品站嫌棄說:只值3毛,上交國家后,專家:獎勵50元
2022/06/05
2022/06/05

在陜西西安,有個小男孩和妹妹在田間地頭玩耍的時候,意外撿拾到一個泥疙瘩,起初他就權當給妹妹添個玩具玩,可令他沒有想到的是這個泥疙瘩,在歲月的消磨下居然逐漸顯露出本來的面貌,居然大有來頭,更引來了國家博物館的青睞,這到底是一件怎樣的寶貝?又為何會出現在田里?它的來歷又是如何呢?一圈三連,點個關注~

萬人嫌的廢銅

1975年冬天,在陜西西安北沈家橋的小村莊里,有一個少年名叫楊東峰。他雖然年紀不大,但是為人十分勤快,而且 從小就有一個愿望——當兵,為人民服務。因此,他經常會幫父母以及鄰居做一些力所能及的事情。

一天,楊東峰一如既往地早早到村西的田間勞作。很快日上三竿,他累得更加汗流浹背。為了能夠早點干完農活回家吃飯,他不禁加快速度,卻不承想一鐵鍬下去,明顯能感覺到鐵鍬與什麼硬物碰撞,還發出「叮咚」的聲音。

好奇心作祟的楊東峰立馬俯下身,用手把埋在土里的硬物扒拉出來,然后在鐵鍬上面敲了幾下,再用手把它擦了又擦,拳頭大小的硬物這才露出它的本來面目。原來它是一個銹跡斑斑的銅塊,形似動物,既有頭又有尾,還有一個短而小的尾巴,你說它像貓吧,又有點像虎,反正有點傻傻分不清楚。

起初,楊東峰以為這就是一個廢銅,便想著把它賣了,換點錢給爸媽家用。 奈何這塊廢銅小而輕,廢品站的人看了半天也沒給出一個好價錢。楊東峰的心情也像過山車一樣,瞬間跌入谷底,但是臨走也不忘把廢銅帶回家。心想,既然價格這麼低,那還不如帶回家隨便找個地方放放,還能當個小擺設呢。

于是,他回到家,就把廢銅隨手丟在院子里的窗臺上。無巧不成書,廢銅被姐姐看見,她二話不說就拿去與朋友和左右鄰居的孩子一起玩,廢銅悲催的被她們當成球扔來扔去。

這一玩就是兩年,廢銅青黑色身體上的泥土和銅銹也逐漸被抹掉,露出明顯不同于近現代的文字,而且文字還呈現金黃色。這時,有點學識的楊東峰意識到廢銅的身份,恐怕沒那麼簡單,甚至懷疑它可能是一個歷史文物。

于是,楊東峰帶著廢銅去到城里的文物古玩店,試圖鑒別它的真偽。可是,他一連走了三家,店里的「專家」都給出統一的答案,廢銅就是一塊普普通通的銅,壓根就不是啥歷史文物,還讓楊東峰不要浪費他們的時間。不甘心的楊東峰繼續找下一家,結果這「專家」脾氣更不好,趾高氣昂地來了句,不相信他們幾個人的話,就去碑林博物館中心鑒定。

廢銅變虎符

不撞南墻不回頭的楊東峰還是想把廢銅弄清楚,他靠著一張嘴,一路打聽來到碑林博物館,卻不承想接待他的工作人員恰巧是真正的考古專家戴應新。

戴應新1938年5月出生在陜西省藍田縣,是中國民主同盟盟員之一。另外,他還是陜西省考古研究所的研究員,也是《收藏》雜志的副主編。不光如此,他曾被聘任為陜西省文物局學術委員會委員,同時還是美國拍和寶國際拍賣有限公司的高級鑒定師。

在新中國成立后,人民群眾對于保護歷史文物的意識比較淡薄,而國家對此預算也是少之又少,很多人都不愿意做相關研究,但是作為知識分子的戴應新卻憑自己的一腔熱血,與人民群眾以及當時相關干預人員斗智斗勇,成功為國家發現和保護了大量的歷史文物,目前均收藏于陜西歷史博物館內。毫不夸張地說,戴應新為我國的歷史文物保護工作作出巨大的貢獻。

戴應新憑借他多年的考古經驗,一看到楊東峰手里的廢銅就兩眼冒金光,汗毛直豎,甚至激動地脫口而出,「這就是虎符啊」。不過,為了安全起見,戴應新還是慎重地拿起放大鏡仔細研究,一再確認。站在身旁的人隱隱還能看到他淚水充滿眼睛,對手中的廢銅更是愛不釋手,就好像對待失而復得的孩子一樣。

待稍微平靜下來,戴應新告訴楊東峰,他撿的 這個廢銅不是一般的廢銅爛鐵,而是一件歷史久遠的古代兵符,具有極高的史學研究價值。他不禁豎起大拇指,連連夸贊楊東峰眼光不錯,這是撿到寶了。更讓他吃驚的是,楊東峰毅然決然地把文物交給博物館,這更是讓他對這個小伙子刮目相看。

不過, 博物館并沒有白白地收下虎符,而是寫了一封表揚信交給楊東峰,并支付其50元人民幣作為酬金。看到這里也許會有人這樣說,歷史文物可是價值連城,博物館怎麼這麼小氣。其實,話不能這麼說,畢竟當時我國的經濟水平擺在那里,人們的月工資也甚少有人超過50元。

當時的物價水平也較低,豬肉的價格一般控制在每公斤2元左右,而一個普通家庭的食肉量每個月一般在3斤左右,換而言之,50元相當于可以吃一年多的肉錢。所以說,這50元錢對于楊東峰來說就是意外的收獲,他對戴應新可是十分地感激涕零。

虎符的文化介紹

虎符又稱兵符,最早出現在春秋戰國時期,也是當時廣泛使用的一種軍權憑證,說得通俗一點就是古代將領帶兵打仗的一種信物。兵符是由能工巧匠用青銅和黃金打造而成,并且會在虎面上篆刻當時的文字以及皇帝要求的相關內容。

待能工巧匠完成后,他們 會將虎符一劈兩半,一半交到皇帝手中,另一半由皇帝交給他指派的將領。只有兩半的虎符組合在一起,將領才能擁有真正的兵權。一般情況下,唯有調兵打仗時虎符才會同時出現,這也就意味著將有千萬個人頭同時落地。其實說白了,虎符的存在是君王把持軍權的象征。

據說,兵符是出自周朝軍事學家姜子牙之手。因為在古人眼里,虎是百獸之王,而且在叢林斗爭中,它總是處于不敗之地,所以在當時的軍事上,基本上都是以虎為尊,這才有了像虎形狀的兵符誕生。當然,虎形兵符并不是只有一種形狀, 秦代是鷹符和龍符、漢代是竹使符等等。

隨著時代的發展,朝代也在更新迭代,虎符的形狀以及作用也在逐漸發生變化。 到了隋朝,虎符被更改為麟符。可是到了唐朝,唐高祖李淵考慮到李唐皇族的先輩叫李虎,索性將其改名為魚符或者兔符,甚至在后期還改為龜符。

直到 南宋才恢復使用虎符,到了元朝則開始啟用虎頭牌,再后來為了攜帶以及打造方便就演變成為銅牌,而形似動物的兵符也抵不過時代的進步與發展,最終退出歷史舞臺。

意外撿來的虎符引眾人熱議

介紹完虎符的文化,我們再說回楊東峰發現的虎符,目前大多數史學家稱之為杜虎符。其實,在這塊虎符重見天日之前,相關部門已經通過各種渠道發現新郪虎符和陽陵虎符的存在。不過,杜虎符與郪虎符和陽陵虎符還是有所區別。

一是從符形上看,前者是立虎,后者則是臥虎。

二是從字形上看,前者筆畫多為方折,后者則為方中帶圓,前者比后者更古樸。

三是從文字描述上看,杜虎符上面寫的是兵甲,而新郪符則寫的是甲兵。

在普通人看來,這些細小的差別算不了什麼,但是在專家眼里,卻是值得一探究竟的大事。于是,他們各執己見,想方設法去找證據驗證不同的看法。

部分學者認為,楊東峰交到博物館的杜虎符,應該是根據新郪符制作而成的偽作,算不上真正的文物,但是這一猜測很快就被其他專家推翻。他們的理由很簡單,杜虎符之所以有別于新郪符,是因為虎符生產的年代不同。另外,「兵甲」與「甲兵」看似不同,但是在古文中的意思卻基本一致。

最最重要的是,杜虎符有明確的出土時間以及地點,而且當事人楊東峰也可以證明,杜虎符確確實實是他從地底挖上來的物件,所以基本就能確定,它是一個貨真價實的文物,不存在偽作的可能性。

于是,眾學者經過一番激烈的討論過后,普遍認同杜虎符的真實性,學術界也認同其的確是戰國時期的 秦國虎符。然而,關于它的爭議并沒有因此而消失不見,大家依舊在討論一個新的話題——杜虎符究竟是哪個年代的產物。

杜虎符上面有篆刻「右才君」,而秦始皇的弟弟名叫長安君。因此,部分學者理所當然地認為這塊杜虎符隸屬于長安君。如此說來,它應該是出自秦始皇八年之前的物件,也就是公元前239年之前制造的兵符。

當然,還有一部分學者卻認為,杜虎符上面的「君」是指秦始皇的高祖秦惠文君。按照這個推算的話,它的制造時間應當是在惠文君元年到十三年之間,換句話說,大概是在公元前337年與公元前325年期間。

除此之外,還有學者與上面兩者意見都不同。他們的想法是,戰國時期的「君」和「王」兩者的意思是一樣的,不能單純地憑借一個「君」字,輕易地得出杜虎符是長安君或者惠文君的東西,這簡直是滑稽之天下大稽。他們則更多地從形態和文字樣式來分析,杜虎符的文字與秦昭襄王年代比較相近,所以他們認為杜虎符應屬于秦昭襄王。

目前主流的猜測就是以上三種,公說公有理,婆說婆有理,但到目前為止,都沒有形成最終的定論。史學家為此特地查閱大量的古典書籍,書中對杜虎符的介紹也未有準確的定論,既有說惠文君的,也有采用秦昭襄王的,其中還有一本書隱約稱其為戰國中晚期的作品。

因此,對于確定杜虎符真正的年代仍需考古學家繼續努力探索,爭取從各種古墓以及文物中獲取更多的相關信息。

值得一提的是,無論杜虎符是什麼時候的產物,它都是不得多見的奇珍異寶。所以,我們要感謝楊東峰沒有把它當成廢銅賣給廢品站的老板,否則,這個具有巨大價值的虎符極有可能會遭到永久性的破壞或者遺失。

為何要保護歷史文物

我國是四大文明古國之一,以華夏文明為源泉、中華文化為基礎,由56個民族人民群眾共同締造光輝燦爛的文化。文化具有革命相傳的特征,也是人類代代相傳的一個重要途徑。保護文化遺產要像保護環境以及瀕臨滅絕的生物一樣,要對他們保持敬畏之心。

只不過他們跨越的維度不一樣。環境保護牽涉的是現代環境下的大自然,而文物保護牽涉的是過去的所遺留下來的東西。它能夠擊退歷史的激流勇進,展現出更宏大的自然力量。

然而,只有一少部分人才能感受到這種力量的存在,并對之產生濃厚又復雜的感情,而這部分人因為責任感的驅使,不斷探求過去的事物發展,從而剖析未來的發展趨向,而且他們還會通過各種形式將研究之物保存下來并讓子孫后代傳承。唯有這樣,人類才能始終站在生物進化史上的最前沿。

同時,文物也可以作為宣傳愛國主義、革命傳統以及歷史唯物主義教育的一個重要媒介。人們可以通過文物最直觀地了解并體驗歷史,反思我們現在所擁有的美好生活以及世界地位,都是無數先輩用鮮血換來的。他們既要聯手抵抗外敵侵入,又要推翻我國封建體質,英勇大無畏的光輝事跡值得人們深刻在骨髓里。

文物還可以記錄歷朝歷代地理上的變遷、水文和地震情況,也可以為今天的文化創作藝術提供豐富的營養,也可以為現代科技提供一個重要的依據或者借鑒運用。另外,在國際政治斗爭中也發揮了重要的作用。

所以說,當我們每個人發現寶物時,與其讓它放在家里蒙塵上灰,還不如上交給國家,讓專家學者繼續研究,這也是變相地在為我們的子孫后代謀取福利,你說何樂而不為呢?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