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該怎麼辦?我精心照料老人13年,他要娶我為妻,58歲保姆:我真的不敢嫁給他

該怎麼辦?我精心照料老人13年,他要娶我為妻,58歲保姆:我真的不敢嫁給他
2020/12/31
2020/12/31
 

熱點資訊为趣闻而生!用文字生产快乐,用态度创造价值,你身边的新鲜事儿,我包了!

 

隨著社會的日益發展,和人民生活水準的提高,我們越來越多的人,或許是因為工作忙,也或許是因為其他方面的原因,他們就會通過找保姆的方式,來讓這個保姆來照顧自己或者家庭的一切。

畢竟保姆這個職業,就是起到一個照顧和看護等的作用,而且雇主就只需要給保姆支付一定的費用,自己就可以有更多的時間和精力,去做其他的事情,這真可謂是「一舉兩得」。

如今保姆的薪水越來越高,很多學歷不太高的女性都會選擇這一職業。一些條件還好的家庭通常會雇傭保姆來家中承包家務、照顧老人。保姆的存在能夠減輕一些家庭的負擔,但有時候雇主和保姆在一起,也可能產生愛情的火花。

劉桂榮是一名58歲的保姆,照顧雇主王全義,13年生活在同一屋簷下,兩人之間產生了愛情火花,面對這樣一場愛情,劉桂榮卻為難了。

01

我來自農村,是兩個孩子的母親,丈夫去世後,我靠著給人當保姆,養育著兩個孩子。13年前,我受雇照顧王全義。

當年王全義64歲,從某行政單位退休不久,因為經受不住老伴去世的打擊,突發疾病,因中風而癱瘓在床。他有一對兒女,都有著不錯的工作,女兒在本地銀行工作,女婿是一名生意人,兒子兒媳在外地工作。

我第一次去王全義家時,家裡的情況讓我大吃一驚。一副癡呆的模樣。他的女兒把鑰匙交給我之後,匆匆的離開了。

之前,我已照顧5位老人,相對新手而已,也有一定的經驗。我當即放下行李,絲毫沒有嫌棄他髒,準備幫他清洗。

可當我把他從床上抱下來,他卻緊緊抱著我,不願鬆手,嘴裡還喊著一個名字。我正猜測這個名字是誰時,他突然一拳打在我頭上,我一個趔趄摔倒在地,而後看到他冷漠的眼神中,充滿著憤怒,轉眼又是一臉驚愕……

我被他反常的舉動驚呆了,心想這個男人莫非是個神經病?但很快我就明白了,因為我在他身上看到了一些淤青。

02

和我猜測的沒錯,王全義遭到了之前保姆的不好對待,所以剛才之舉,他是把我當成了那名保姆,完全是出於報復。但當看清認錯人時,立即向我道歉。

王全義的舉動,反而讓我對他產生了同情,也就沒有介意,立即幫他清洗。他則給我講述,前一名保姆如何待他不好、如何整他的情形,說到動容處,竟還流下了淚水。

和王全義接觸了幾天之後,我發現他的確不怎麼好伺候,要求特別多,脾氣還有些倔,還亂發脾氣,稍微沒耐心的人,真是做不下來。

他的食欲不好,吃飯時特別挑食。儘管做飯前,我會一遍一遍問他想吃什麼?可一旦不合胃口,一口都不吃,不得不重新給他做。晚上睡覺,我計畫是每隔兩個小時,給他翻一次身,可他卻不時給我打個電話,說身上不舒服,我就得起來給他按摩。

三個月下來,我幾乎被磨得精疲力盡,好在我漸漸摸出了他的性格特點,例如喂他吃飯,一定要哄著他吃,吃了之後,不時表揚他幾句。晚上睡覺,以前我在另外一個臥室,為了照顧方便,我就在他的臥室裡放了一張小床,晚上也陪著他,他喊醒我的次數就少了很多。

內容未完結點擊第2頁繼續瀏覽
用戶評論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麵專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