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1983年5元一張沒人要的畫,他湊20萬買了9000張,40年後專家:至少值500億

1983年5元一張沒人要的畫,他湊20萬買了9000張,40年後專家:至少值500億
2022/04/10
2022/04/10

01 書香世家 家風傳承

1952年的北京,一個新生兒誕生在了這個世界上。他就是我國著名書畫家許麟廬的幼子——許化遲。

許家是著名的書畫世家,這也是許化遲能有如此眼光在80年代「豪購」下3900張的原因之一,他的父親名叫許麟廬,是齊白石先生的得意弟子之一。

1945年,當時年過八十的齊白石先生深覺自己已經老了,并對外宣布不再收徒。可是在齊白石先生見過許麟廬,欣賞過他的畫作以后,齊白石先生便認為許麟廬是一塊好玉值得雕刻,破例將許麟廬納入麾下。

許麟廬成了齊白石關門弟子之一,在齊白石老先生的指導下,許麟廬的畫技進步神速,畫風也繼承了師脈,頗有幾分齊白石的味道。

因此有許多人都叫他「東城齊白石」,這也從側面反映出了許麟廬畫技的精湛。

他的「麟廬」二字也是齊老先生親自賜名,在十幾年的相處下,二人的情誼是只增不減,許麟廬也成為了齊白石最得意的門生。

在許麟廬以前,許家世代是從商進行面粉制作的生意。

許麟廬原本是接下了父親的重擔,開始經營面粉廠,但熱愛藝術的他并不擅長商業管理,也不會與生意人打交道,面粉廠的生意每況愈下,很快就倒閉了。

后來在師兄李苦禪的建議下,他開辦了一家畫廊名為——和平畫店,掛在店上的門匾由齊白石親自提筆,這也是第一家出售齊白石畫作的店鋪。

在當時,經常也會有一些文人雅士前來拜訪,許化遲就在這樣的環境中長大,并培養出了對書法字畫獨特的欣賞眼光。

在物質匱乏的年代,字畫家們的生活過得非常清貧,許麟廬的和平畫店為了讓更多畫家被人所知,轉型成為了全國各地畫家的聚會場所。

每當有字畫家集合在一起的時候,和平畫店就像《蘭亭集序》中描述的一樣「映帶左右,引以為流觴曲水,列作其次」,濃厚的文化氣息在店鋪中蔓延開來。

因此也有許多畫作被掛在了和平畫店中,在某種程度上,許麟廬為中國字畫打開了市場。

愈來愈多的名士被紛紛吸引,來到了和平畫店并與許麟廬成為了要好的朋友。

就是這種「得天獨厚」的家庭環境,為許化遲創造了非常優越的生長環境。

而許化遲也并沒有辜負如此優良的生長環境,成為了許家一眾兒女中,最有藝術細胞和造詣的孩子。

02 興趣是最好的老師

許化遲一出生便成為了全家人的「香餑餑」。

在他的滿月酒上,年歲已經九十的齊白石先生給了他十塊錢,并笑著逗他說:「小孩子花老人的錢意長命百歲。」這件事自許化遲有自我意識以后,就常常聽家人提起。

因為父親的緣故,從小他就與字畫結下了無法切斷的聯系。

身邊經常遇見的也是沾染著紙墨書香的文人,父親開的和平畫店也常常被老舍,郭沫若等大家拜訪,這種影響力是放在任何一個普通家庭中都不曾有的。

在這種頂級教育資源的培養下,許化遲從年幼起便對字畫和文物收藏產生了濃厚的興趣。

在他19歲時,他走出了家門,并向國畫大師胡爽庵拜了師。

在父親和師傅的共同教導下,許化遲對于字畫的繪制和欣賞的能力都得到了極大地提升。

他還常常幫助父親打理和平畫店,因此一來二去,謙虛好學的許化遲得到了許多名家的指點,如著名的收藏家張伯駒和王世襄。

因為這段經歷,使得他在日后的收藏事業中少走了許多彎路。

許化遲的勤奮好學也為他帶來了許多掌聲,讓許多字畫大師都非常賞識他。

早在幼年時期,他就是萬眾矚目的焦點,

畫家黃永玉每年都會為他送上畫像,記錄他的成長和變化。

因為家中有九個孩子,許化遲排行老九,因此也常被人稱為「九爺」。

胡爽庵先生對許化遲有著強烈的期待,經過多年的「修煉」,許化遲的畫技也達到了新的水平,但隨著畫技的不斷提升,許化遲逐漸明白,自己原來最喜愛的是品鑒和收藏畫作。

因此他開始將重心放在了鑒賞與收藏領域,成為了日后最著名的收藏家。

我們都知道想成為一個有作為的人,這并不是一個一蹴而就的過程,這需要很長時間的沉淀,這不僅需要外部大師的指導和幫助更需要自己的內生動力,許化遲能做到如此,是非常令人佩服的。

我們可以從許化遲的身上學習到,在年輕的時候,我們都應該多去嘗試,多去做一些自己感興趣的事物。

試錯是我們在人生道路中必定要經歷的一件事,保持赤誠之心,興趣是最好的老師!

03 踏入收藏界 機緣巧合獲寶藏

成年以后的許化遲,見證到了一個時代的重大變遷。改革開放之前,因為經濟發展水平緩慢,大家都將注意力放在日常的溫飽當中,很少有人對精神層面有著強烈的追求。

所以畫家并不受到重視,一些極具畫家智慧的畫作也被湮沒在時代的浪潮中。

畫作被嚴重低估,字畫市場的低迷,都讓許化遲感到深深的惋惜,因此許化遲萌生了重振中華傳統書畫藝術的愿望,讓這些作品有流傳于世,展現出中華文化的魅力。

沒過多久,許化遲通過工作攢到了一小筆積蓄,就這樣他開啟了自己的收藏之旅。

當時的物價并不貴,能夠滿足人們一個月工資的正常花銷,相較于藝術品人們更加在意吃穿住行,因此那時的藝術品價格低到連白菜都比不上,這讓許化遲感到非常痛心。

就拿大畫家齊白石先生的畫作來說,人們兩個月的工資就可以買到一幅相當不錯的真跡。

大師的畫作都如此,那其他畫家的作品也可以想象到是如何不受到別人的待見。

不工作的時間段,許化遲常常出現在北京各個大大小小的古玩市場,或者出游到國外,去尋找國家的寶藏畫作。

每當他看到自己喜歡的畫作,都會毫不猶豫地買下來,他從來都不考慮這些畫作能夠升值為自己帶來多少財富,他只希望它們能夠向國人展現,由畫作告訴世人:「

為我們的中國文化驕傲吧!」

1978年,許化遲抱著一幅畫作高興得像小孩子一樣奔向父親,他站在父親的畫臺前慢慢地展開了卷軸。

卷軸打開的那一刻,許麟廬原本因年老已經渾濁的眼神頓時發出了光芒,他輕撫著卷軸說道:

「吾師之作,是真跡。」

他詢問許化遲買這幅畫花了多少錢,許化遲笑著說100元值了,但許麟廬只是搖搖頭說買貴了。

因為當時的字畫市場,規模并不大,在市場上常常能夠看到一些名士畫家的作畫,人們往往能以白菜價就將這些畫作帶回家。

經過多年的經驗積累,許化遲逐漸發現了字畫界的一個弊端,在畫廊中展示的畫作有許多并不是畫家的真跡,店家以仿制品來欺騙剛入門的收藏家,來打響自己的名聲。

但與這些真假參半的畫廊不同的是國家歷史博物館卻擁有許多珍貴的畫作寶藏。

二十世紀七十年代末期,國家歷史博物館為了與時俱進,成立一個部門叫做「外賓服務部」,但因為國家經濟發展條件欠佳,這個部門的經費非常緊張。

博物館為了能夠繼續發展這個部門就打算將一些非常珍貴和著名的畫作以少則幾元或多則幾十元的價格出售給外人,但這個消息并沒有過度宣傳所以購買的人并不多。

這些畫作有黃賓虹、張大千、齊白石的,就算是大畫家名氣足夠大但作品卻還是不能夠增值,低至5元一張的畫作都沒人要,可見當時字畫界的市場低迷。

1983年,許化遲陪同幾位領導參觀國家歷史博物館,在短暫休息的時候,他通過與工作人員的交流才知道博物館在出售畫的消息。

這個偶然消息讓許化遲既惋惜又慶幸,他惋惜于如果有外國人知道這些消息那麼這些屬于國家的寶藏就會流落他鄉,這會讓他痛苦一輩子。

但他又慶幸自己知道了這個消息,他能夠通過自己的力量保護它們。

他與博物館工作人員交流道:「為什麼要賣掉它們呢,這可是我們的文化寶藏啊!」

「我也覺得惋惜啊,可惜要跟著大方向走,國家博物館發展需要資金啊。」

「資金方面,沒有其他解決方法了嗎?」

「是的。其實我們的售賣活動從1979年就已經開始了。」

「那之前有人買過嗎?」

「很少,因為我們沒怎麼宣傳過。」

「那我說,我想要全買下,你覺得怎麼樣?」

「全部?你能夠全買下嗎?」

「你先把畫給我留下!我一定買!」

知道這個消息的許化遲回到家后激動得睡不著覺,他絲毫不覺得經濟有任何困難,只覺得能夠保護文物就行了。

在接下來的幾天里許化遲像是在國家博物館安了家一般,時時刻刻都泡在字畫之中,這些惟妙惟肖的畫作就像是美人一樣將他吸引住。

但資金籌集的問題也成了一個非常難的突破點,雖然許化遲身上有一筆存款但是要將全部的畫作買下來,他大概估算了一下是需要20萬元的,這放到今天也是一筆不小的數目。

二十萬放在今天已是一大筆錢,更不要說那個生產水平條件不太好的年代。

當時的上崗工人一個月的工資也就只有幾十塊錢,他們得不吃不喝幾十年才能買下這些所有的畫。

他知道如此大的一件事不能輕易地靠自己解決,他將自己的想法告訴了家人,但是周邊的人都表示不支持,其原因有二。

一是許化遲雖經濟稍微寬裕但二十萬也并不是輕輕松松就能夠拿出來的;二是他們無法理解許化遲想要保護這些畫作的心,并覺得他應該是快要瘋了。

家人也將許化遲的想法告訴了周邊人,大家都紛紛前來勸說許化遲,對他說這是一筆不值當的買賣。

但愛好收藏的許化遲已經下定決心,這些畫如果他不買下就會有其他人買下,而且這些畫也具有非常高的升值空間。

他咬咬牙,向周邊的朋友借了許多錢,變賣了所有的家當其中包括房產、家產,最終將畫作買了下來。

有人也問過他說為什麼一定要全部買下來呢,他說他目前的收藏欣賞水平還沒有達到能夠精準識別一幅畫好壞的程度,為了避免錯失良畫,索性就將所有的畫作都買了下來。

在另外一些人的角度上,可能會覺得許化遲變賣家當的做法太過冒進,對于自己的家人來說也太過于自私。

但仔細想想,從古至今最厲害的人物哪一位不是敢于與時代和阻力對抗,正是因為他們前沿的目光和義無反顧的步伐,才能推動這個時代的發展。

而對于許化遲來說,他這一舉推動了日后字畫界的發展。

現如今我們可以看到,許化遲的做法是正確而且成功的,將近9000多幅的畫作,每一張都升值到了原來的幾十倍甚至幾百倍的價格。

審時度勢,勇敢前進,是我們在人生道路中應該學習和培養的能力!

在現在許多收藏家的眼中,他們認為,許化遲的這一舉動完全是鉆了時代的空子如果這件事放在他們的身上他們肯定也會立馬將所有畫作給買下。

但事實上,我們不能以今人的眼光去評判過往的一些事,我們應該結合時代的背景去分析,那些所謂「自己也能立馬買下畫作的收藏家」,我見未必能夠有許化遲這樣如此的魄力。

但對于那些收藏家的話,許化遲也有些許贊同的,他承認自己的確借助到了一些時代的運氣,才能夠做出如此舉動。

他說:

「如果不是那一次陪領導人去參觀國家博物館,那我根本就沒有辦法知道這些畫。如果當時國家博物館對這些售賣的畫進行宣傳,我肯定也買不到這麼多,全國各地的收藏家一定會比我先買下這些畫。」

隨著國家經濟水平的提升,百姓逐漸對精神層面的東西有了更大的興趣,原本沒有多少人欣賞的畫作逐漸爆紅,畫作的價格也就慢慢地提升了上來。

后來經專家的估算,那些畫作到如今至少值500億!有一些畫作單張價值都超過了上億元!

經過三十年,許化遲憑借著這些畫也成為了身價上億的富人,但他并沒有將這些畫當作盈利的工具,而是將多數捐給了國家。

在三大改造完成后,父親許麟廬為了響應國家「公私合營」的政策,將和平畫店無償地捐獻給了國家,許麟廬也就成為了這個畫店的第一任總經理。

在2001年,許化遲從父親的手中接過了和平畫店,并將和平畫店改名為「北京和平藝苑」。

他將自己收藏的作品也都展示在了畫店中,和平畫店雖改名,但它的人氣絲毫不減。

如今熱愛畫畫的年輕人,只要到北京,都會慕名前往去拜訪和平藝苑,欣賞中國傳統字畫的魅力。

過去的許多年中,許化遲將原先和平畫店中齊白石先生的畫作都交給了中國美術館,為了完成父親的遺愿。

在老家山東煙臺,許麟廬還與當地美術協會合作建成了一所名為許麟廬藝術館的畫館。

一方面是為了更好地保存父親的畫作,另一方面也是希望喜歡父親字畫的畫家能夠更加便利地去觀看欣賞和品鑒。

04 牢記責任感 發揚文化自信

隨著經濟條件的不斷變好,許化遲的收藏作品越來越受到人們的關注,幾十年來也有許多人慕名拜訪許化遲,想要從他的手中買下一些畫,但往往許化遲都會拒絕。

只有極少的畫作經過拍賣,賣給了一些對字畫非常熱愛的收藏家,每一幅畫的成交價都高達上億。

許化遲曾開玩笑說如果他將他所有收藏的作品都拍賣出去,首富的位置可能就是他了。

但他并沒有那麼做,其中很重要的原因離不開家風的傳承,縱觀父親熱愛藝術的一生,

他深知藝術品的精神價值遠遠大于它的物質價值。

他不貪念于能夠通過買賣收藏品來獲得財富,他說:「每當我看見那些屬于我們中國的書畫展覽在全國各地的時候,我感到非常自豪!人們能夠通過各個博物館看見我們的藝術歷史成就,這是物質財富不能帶來的精神快樂。」

他身上有著很強烈的責任感,他能夠拒絕金錢誘惑并無償的將畫作捐獻給國家,為了防止屬于國家的寶藏外流。

他始終不忘初心,只希望能將書畫文化發揚光大,能讓更多的人知曉并對自己國家的文化感到自信。

在那個只求溫飽的時代他沒有為了私欲任意買賣,而是牢守信念,非常有擔當與責任。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