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朝人的辮子有多臟?英國一女子回憶:親眼看到后,我吃不下飯

小酱 2022/09/21 檢舉 我要評論

「八十日帶發效忠,表太祖十七朝人物。十萬人同心死義,存大明三百里江山。--閻應元」

這是清軍入關后江陰起義時留下的名垂青史的一句詩詞。時間追溯到明末清初時期,江陰起義的導火索就是因為剃頭。中國上下千年的文化,講究的是身體發膚受之父母, 但是清軍入關后為了鞏固統治便讓全國百姓剃發。

最終無數人去世在了那場起義里,可隨著清朝建立依舊無法改變剃發的命運。髮型也從一開始的「金錢鼠尾」發展為我們如今清朝電視劇里的「陰陽頭」。辮子越留越多越留越長,洗頭就成了一件麻煩事,要知道尤其是清末的時候, 百姓一年才能洗一次澡,更別說洗頭了,而這也成了英國人的一個笑柄。

清朝的「陰陽頭」

歷史上的滿清是馬背上的民族,用17年的時間發展生產力和兵力打敗了衰敗的明朝并取而代之。而清軍的髮型在當時也算是比較獨特,男子基本都是全部剃光只留銅錢大小的一片讓其生長。 所以入關后的滿人與被統治漢人,必定會在文化上激烈碰撞。

對于當時的漢人來講,頭髮是很重要的,《孝經》上記載:「 身體發膚,受之父母,不敢毀傷,孝之始也。」這是老祖宗留下來千年的規矩,而且漢人的骨頭也是很硬的,怎麼可能輕易地妥協剃發。所以就有了后來的「 留發不留頭,留頭不留發」。

改變是痛苦的,但也是無法逆轉的。在清朝統治最開始的一百多年里男子留的普遍都是「金錢鼠尾」這樣的髮型,畢竟當時的清軍還知道自己是滿族,是馬背上的民族,這是他們的傳統。 但是隨著時間的推移,文化漸漸交融,入關的滿族忘記了他們最初的模樣。

漸漸地滿族開始變得散漫,忘記了自己是馬背上的民族,而對于頭髮也就是越留越多,便成了我們熟知的陰陽頭。如今的我們在電視劇里看到的陰陽頭,要麼是皇親貴族每天都梳頭編發,打理的干干凈凈,要麼就是一些尋常做苦力的將頭髮盤在頭頂或是脖子里,看上去十分骯臟。

而在清末的時候往往后者是最常見的,清朝末期民不聊生,百姓的生活痛苦不堪, 更有甚者連喝水都是一個問題,更別提什麼洗澡和洗頭了,而那些做苦力出力氣的,頭髮里夾雜著汗水、灰塵、頭屑和油污,甚至還生了寄生蟲。

清末的辮子有多臟

清朝末期底層人民的生活是苦不堪言的, 當活著都是一種奢侈的時候誰又會有心思去關注自己的外在形象?我們看到的電視劇中的那些王爺以及有權勢的人都有自己的仆人打理,可是這些尋常百姓哪有這些人的奢侈?一年都難得洗一次澡。

在這之前,男子雖然都是留有的長發,但是發飾單一都是散落或者束起的,相較而言更好打理和清洗。但是清朝的辮子是編織起來的,這就滋生了人們的惰性,畢竟不用經常打理,而這也導致頭髮長時間不被打理,編織的髮型也變得難以拆解。

對于那些生活在底層的勞動人民來講每天都需要工作,根本沒有多余的時間和精力來打理頭髮,所以甚至十天半個月不去拆洗。 種種因素導致多數人因為環境的惡劣,頭髮上都長滿了虱子。

說到這里大家有沒有想到一種髮型「臟辮」,就是嘻哈中很流行的那一種髮型。而臟辮一開始是出現在非洲,那里的生活條件貧苦,當地的人們就用泥巴把自己的頭髮編織起來,一方面是因為涼快,另一方面是不用天天去打理。

當我們看到紀錄片中那些非洲人頭髮的時候,第一個直觀感受就是反感,會覺得這樣的髮型人類怎麼能夠受得了,那得多難受。 而清朝末期的時候,我們底層人民的頭髮和非洲臟辮相比確是有過之而無不及。

「臟辮」的故事

清朝末期清朝廷十分腐敗無能,在當時的中國境內可謂是什麼人都有,法國人、英國人、日本人等等來自世界各地的人, 這些人在中國的地盤上占著中國的領土對著中國人頤指氣使,而中國人卻只能接受,任勞任怨。落后就要挨打在當時的社會展現得淋漓盡致。

當時的社會對底層人民是非常不友好的,而且當時也不存在什麼衛生監督局,所以百姓的生活衛生就搞得很差。而當時人民的不愛講衛生也是出了名的,甚至包括新中國建立后很多農村地區對于衛生也不是很重視。

有一次英國的一名女士來中國訪華的時候, 下了輪船看到如此的衛生環境感到十分的不適。目之所及皆是惡劣的生活環境,看到的百姓也感覺像是十天半個月沒有洗衣服的樣子。來到中國的餐館就餐,其衛生也是不盡人意的,感覺無處落座。

而吃飯時,當時鄰桌的一位客人打理了一下自己的頭髮,這位英國女士看到那油膩膩的辮子,以及頭髮上的頭皮屑和因為不經常清洗而滋生的虱子時, 頓時覺得口中飯菜難以下咽,直接奪門而出離開了這里。事后,用她的原話就是「親眼看到后,我吃不下飯」。

所以可想而知當時我們的生活環境是多麼的惡劣,在那個吃不飽穿不暖的時代對于自身的衛生問題沒有那麼多的講究, 但對于中國而言那段艱苦的歲月也成為了歷史,1911年辛亥革命后的「廢舊」行動中「陰陽頭」也成為了歷史。

從1645年頒布的「剃發令」到1911年實行的「廢舊」行動,編發在中國歷經266年終于畫上了句號。而自從剪辮子之后,百姓的個人衛生也提高了。而男子從長發到剃發再到后來的剪辮都是在經歷著一場場的革命,同時也寓意著一步步地走向新社會。

總結

到如今沒有了那些「身體發膚受之父母」的講究,髮型也擁有了屬于自己的語言,張揚著屬于自己的個性,而如今生活條件好了,人人開始注重自己的形象,而「臟辮」也成為了一種屬于嘻哈的小眾文化, 而對于歷史我們要做的就是取其精華去其糟粕,擁抱美好的明天。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