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歲天才畫家,20歲去世,一生只畫了一幅畫,火了一千年

小柚子 2022/08/20 檢舉 我要評論

藝術講究天賦,那麼當藝術遇到天才又會怎樣?在900多年前的北宋時期就有這麼一位天才畫家。

他就是年僅二十歲時便已身故的王希孟。

而他之所以被今日的你我所知道,正是因為他在十八歲時完成的一幅進獻給當時宋徽宗的畫作,他也因此作名震四方,以僅有的一幅作品留名后世,享譽千年。

千里江山圖——王希孟

公元1100年,趙宋王朝迎來了開國以來的第八位皇帝——徽宗趙佶,在歷史長河中留下了濃墨重彩的一頁。用小品圈的話說,宋徽宗是個渾身上下都滿是藝術細菌的皇帝,且不去說他那名動千年的「瘦金體」,單是他所創國子監畫學,便是開歷史先河之舉。

今天要說的故事,就是從這個最官方的畫學開始的。

公元1096年,王希孟出生在北宋這個對繪畫最為溫柔的朝代,在他出生的幾年后,歷史上最具書畫才華的皇帝宋徽宗登基了,作為官僚貴族中少有的文青,宋徽宗對藝術的熱愛遠遠超過了他對這個國家的熱愛。

從小對繪畫頗為喜愛的王希孟十余歲便成功進入了宋徽宗的畫學,成為真正的天子門生,在書畫藝術上好為人師的宋徽宗也很快就發現平凡少年身上的天賦潛質,時常親自教導和傳授他筆墨技法。

千里江山圖

王希孟也不負徽宗所望,造詣日深,最終沖破了矩度。 甚至在十八歲時,歷時半年時間,完成了一幅青綠山水畫——《千里江山圖》而享譽京華。

然而,這樣一個驚才艷艷的天才少年卻在正史中并無只言記載,甚至他的「希孟」之名也是在北宋蔡京題寫在畫中的跋上得知,至于其姓氏,更是六百年后的清朝才經宋犖之手見諸書面。王希孟生平之神秘由此可見一斑 。

那他賴以成名,更讓自已歷九百多年而不衰的那幅千里江山圖又如何呢?

答案是這幅畫作有著與其它傳世作品相比頗為不同的命運。

蔡京

公元1113年王希孟歷時半年完成的《千里江山圖》經由宋徽宗之手贈與當時的權臣蔡京。13年后,1126年,他因政治原因被廢黜,查沒家產,這幅畫也回到北宋皇宮。

靖康之難北宋滅亡后,《千里江山圖》幾經流轉后落入的南宋高宗朝吳皇后手中,又被南宋理宗皇帝將這幅畫,把卷尾空白的地方移到了前面,又將卷首位置帶有蔡京題詞的部分移到了后面,從此世人所見便是裁剪后的畫卷,吳皇后逝世之后《千里江山圖》流入金國。

到了元朝時,又被當時的一代高僧溥光所藏,從文字中,我們得知溥光在十五歲便得以目睹這幅畫卷。

溥光圓寂之后,這幅畫便收藏在他捐建的勝因寺保管,明朝時勝因寺毀于戰亂,畫卷也在民間漂泊多年。 直至清軍入關,時局初定,當時的藏家梁清標將其獻進清廷皇宮。

乾隆

先后經康熙、乾隆兩代帝王收藏,自然也被乾隆皇帝題詞蓋印,被收錄于《石渠寶笈》中。

1923年紫禁城火災后,當時還在宮廷的溥儀將畫卷帶出宮外,直到抗戰勝利,才被古董商靳伯聲收藏。

新中國成立后文化部文物事業管理局(今國家文物局)從其弟手中購回。

1953年正式成為故宮博物院藏品,先后四次展出,今人才得見真容。

值得一提的是這樣一副先后留下數十印章的傳世作品卻不僅沒有作者落款,而且連具體名稱也沒有。 直到乾隆在畫上題了那句「江山千里望無垠」后才有了《千里江山圖》的名稱。

千里江山圖

《千里江山圖》全卷為絹本畫作,縱寬51.5厘米,橫長1191.5厘米,其長度有四層樓那麼高,通篇以青綠色為主。在青綠山水畫的創作上集先輩大成,又引領千年風騷,全卷意境雄渾壯闊,氣勢恢宏,成為「中國十大傳世名畫」之一。

圖中所繪山巒起伏不絕,煙波染霧,江河浩浩;遠山石崖上的飛瀑,近水村落旁的曲徑;參差而布的房舍間綠的柳、紅的花。松竹綿密的一江兩岸,時而是漁村遠釣,時而又樓閣繁華;小橋與江水湖泊輝映著,炊煙同飛鳥游魚相陪襯。

技藝之高絕一向被視為宋代青綠山水中的曠世巨制,一經出世便火遍畫壇,一火就是千年時光。正如元朝和尚稱贊的獨步千年,眾星孤月。

王希孟

對于王希孟這個天才的早夭,正史中并無文字記載。

根據民間流傳,其中一種說法是王希孟少年時體力透支,過于勞累傷了根本導致身體羸弱,無疾而終。這是比較溫存的一種解釋。

更多人則相信王希孟是被宋徽宗賜死傳說。

徽宗朝時權臣蔡京等眾弄權霸政,上欺下瞞,賣爵鬻官而達到中飽私囊,逼得各地民怨四起,方臘、宋江等起義不斷。

以致天下蒼生凄苦,餓殍遍地,對于王希孟而言眼前的千里江山,哪還有什麼三秋稚子,十里荷花 ,于是「奮而成畫,曰《千里餓殍圖》。上怒,遂賜死」。時年僅二十歲,不可謂不慘。

起義

而這樣的事情,史書上不能見諸文字并非是個例,這也是未能在其它歷史文字得到佐證的結局。(電視劇《天下糧倉》中的云游僧人曾作《千里餓殍圖》,后被劉統勛進獻給乾隆皇帝,或許正來源于這種民間說法,實際上乾隆皇帝只見過王希孟的《千里江山圖》。)

如果提到家喻戶曉的《清明上河圖》,對于其作者張擇端大家多少是有些印象的,然而,大部分人卻不知道還有一幅能夠與之比肩,甚至其長度達到了前者的兩倍之多的《千里江山圖》,更鮮有了解它的作者是在十八歲時完成了這幅作品。

這幅長近12米的浩浩長卷,正是獨屬于少年的四層樓,他在僅有的二十年人生光陰里,用重重的一筆,把這一切都留在了歷史車輪上。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