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清末代太監回憶,妃子洗澡不用手,清末太監結局又是如何?

小酱 2022/08/23 檢舉 我要評論

提到皇族生活,不少人就會想起奢靡的生活、爭奇斗艷的六宮妃嬪、皇子間的勾心斗角亦或者朝堂間的風起云涌,但這些也不過是現在大眾從電視劇里得到的信息,并非是皇族真正的生活,然而有這麼一群人,他們是最貼近權力中心以及后宮的存在。

他們就是有名的宮廷太監,這個群體于歷史上是非常特殊的,雖然他們在「輝煌」時期也曾把持朝政,獨攬大權,但他們卻永遠擺脫不了奴隸的身份。 自從清朝所建立的中國最后一個封建王朝被推翻之后,許多曾經在宮里當差的太監都重新返還民間。

根據部分太監的回憶和敘述,一個有關于皇族真正生活模式的繪卷在公眾面前徐徐展開,一些曾經不為人知的規矩習慣被人娓娓道來, 其中有一條關于曾經妃子洗澡的信息震驚了不少現代人,甚至有很多人高呼自己完全不能接受這種模式。

一、洗澡不用手

這條信息所描述的就是清宮中品階比較高的妃子洗澡的時候完全不會使用自己的手,而 一切洗澡中需要用到手的流程都是由太監或者宮女完成的。從最開始燒熱水到最后伺候穿衣,需要的奴婢數量得有十來個左右。

也就是說在妃嬪洗澡期間,至少會有十多個人在旁邊看著,而且不但是看著,還要幫著她們洗澡、擦拭、穿衣,這對于一個注重隱私的現代人來講自然是無法容忍的, 然而就是這種當今大多數人不能接受的生活方式,卻是那時候人人追求的

畢竟這種需要耗費大量人力物力的生活方式代表的是特權階級的尊容,只有有錢、有權的那部分人才能獲得這種享受,哪怕是進了宮的娘娘,也只有處于特殊位階的那部分人,才能供養的起大批的宮女、太監,用得起昂貴的花瓣或者澡豆。

就拿末代皇帝溥儀的正妻,婉容皇后為例,她就是出生于一個朝廷命官的家庭,自小她就十指不沾陽春水, 只要學好琴棋書畫以及女工等上層階級才能接觸到的技能就好,她的身邊常有丫鬟侍候,關于生活技能她是一竅不通,但對于那時候的女子而言,這是一種幸福。

二、妃子的日常生活

然而根據記載來看,清朝妃子們不僅是洗澡的時候不用親自動手,很多其他的事情也都是由宮女太監們代勞的。從她們早上晨起睜眼開始,就已經有宮女為她準備好了洗漱用品,從熱水到擦手用的布巾可謂是一應俱全。

洗漱完畢之后就到了妃子每天最重要的環節——梳妝打扮,此時會有宮女將其所需要的化妝品和飾品放在盤子上供其挑選, 在妃子決定了今天的妝面、髮型還有佩戴的頭面之后,一旁的宮女就會按照妃子的意愿為她做造型。

不只是這些日常瑣事,就連吃飯,妃子都不需要過度使用雙手,她們只需要等著宮女們給她們布菜就可以了, 更不要說那些粗活,類似于打掃房間、收拾器具之類的,清朝的妃子們對這些現代人信手拈來的活計是一竅不通。

現代清宮劇中高位的妃子們經常帶著甲套,這也是真正存在在歷史上的,它的作用一是為了顯示地位,二就是為了保護養的長長的指甲。 所以哪怕很多活計妃子能做,為了顯示自己的地位尊榮,帶著華貴甲套的她們也一定不會去碰。

但這也只是屬于那些品級較高的妃子們的特權,位份比較低的妃子身邊是養不起、也不能養這麼多奴仆的,很多事情就需要她們親歷親為,如果品階太低,她們甚至連一間屬于自己的房子都沒有,還需要與其他姑娘住在一起。

后來隨著時代的前進,封建王朝被推翻了,很多人都好奇那皇帝的妃子們都去了哪里 ,首先,當清政府覆滅的時候,皇宮里早就養不起多少妃子了,作為皇帝的溥儀也只有兩個妻子。

其次,她們的結局也和個人的認知和經歷有關系,溥儀的皇后婉容的晚年堪稱凄慘,最后還被草草掩埋,連個墳冢都沒留下,而他的另一位妻子則是登報與他失婚,后來還遇見了她的真愛。

三、末代太監的結局

不少人認為貴為皇后的婉容一生都是個悲劇,那麼作為伺候別人的太監生活怕不是只有更糟,但事實并非如此,作為宮里最沒權力但也最為重要的存在,太監們離開宮廷之后的生活算不上太糟糕,他們中的有些人甚至安享晚年,活到了九十多歲。

這是由于他們在宮中的時候早就學了一身本事, 無論是察言觀色還是累活粗活,他們都非常擅長,可以說比起那些貴族,他們更清楚如何以一個普通人的身份活下去,對于時代的變革他們的接受程度也更高, 畢竟怎麼活都是活,不伺候人不用看人臉色,那再好不過了。

皇宮里的時候,太監們哪怕再謹小慎微,也有可能由于上頭主子的心情不好,或者各種牽連而失去生命,但在新時代就不會如此,只要有手,只要肯吃苦,想要謀一個生路那是不難的。

他們中的一部分人選擇隱姓埋名,忘卻自己曾經太監的經歷,以一個新身份開始新生活, 而另一部分人則選擇將自己多年不同于他人的生活講出來,作為后世參考的珍貴資料。有些太監還在后期參與了抗日戰爭與民族解放,可以說那些曾經的貴族可能活得還不如他們。

不知道對于這些貴人也好,還是太監也罷, 面對著自己曾經生活過的紫禁城變成國家博物館,從當時出入自由轉換為購買門票,從馬車石板路發展成汽車與柏油馬路,他們的心中又作何感想,是否會感嘆一句時間飛逝。

那個一半處于封建社會,一半處于新時代革命的年代里,很多人的一生都可以稱得上是身不由己,他們不得不從舊時代開始自己的生命,而后又被挾裹近新時代的洪流里,最后終結在不知名的一年,成為渺渺眾生中的一員。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