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王堆挖出千年藕片湯,開蓋瞬間消失不見,幸虧攝影人員手快

小酱 2022/11/11 檢舉 我要評論

上世紀七十年代,在我國湖南長沙市的馬王堆鄉,出土了三座漢墓,其保存之完整、文物之豐富,震驚了世人,也是20世紀全世界最重大的考古發現之一。

馬王堆墓中,出土了歷經千年而沒有腐爛的女尸,還有著記載詳細豐富的帛書帛畫、做工精美的漆器、工藝技術登峰造極的絲質衣物、更有無數西漢時期的糧食作物,填補我國研究西漢歷史文化的多項空白。

在發掘西漢馬王堆墓葬的過程中,曾出土過一碗藕片湯,在密封的古墓下保存了兩千年而完好無損,但在出土開蓋后,因為空氣的氧化作用,藕片瞬間就消失不見了,連湯也變黑了。

還好在藕片湯出土時, 有一位攝影人員眼疾手快,用照片記錄下來了這珍貴的一幕,我們也得以通過音像資料,目睹這碗兩千年前藕片湯的真容。

也因為這個教訓,考古人員在之后的發掘中,小心翼翼,最終完整保存下馬王堆墓葬中的絕大多數珍貴文物。

挖掘馬王堆墓葬始末

1971年11月,湖南長沙市馬王堆鄉的一家醫院,正響應國家的號召,組織工人們在挖掘防空洞,以防國際形勢有變。

工人們從醫院附近的土層上往下挖,前面都是湖南當地常見的紅色土壤,但隨著挖到三十米左右深的地下,土質變得有些不同,明顯有人工加工過的痕跡,原本緊實的土層也變得十分松軟。

如此之深的地下,怎麼會有人為的痕跡呢,正在大家感到好奇之時,又有人在防空洞的挖掘現場叫喊起來。

原來是一位工人,在施工中把鋼筋插到土層里, 沒想到從鋼筋插出來的洞里突然冒出一股刺鼻的臭氣,而當工人點著煙想休息一會兒時,點著的火苗遇到這股氣體,竟然燃燒起來。

這下子,大家趕緊跑出已經挖了幾十米深的防空洞,唯恐整個洞都燒起來,但里面冒出來的氣體并不多,燒了一會兒就滅了。

大家面面相覷,誰也不敢再挖下去,現場有些沒有文化的工人就把洞里的火苗叫做鬼火,而馬王堆挖防空洞還挖出鬼火的消息也一下子傳開了,有見識的人立刻通知了 湖南博物館,讓他們趕緊派人來看一下。

湖南博物館的考古工作人員接到消息后,立刻意識到這是考古學界俗稱的火洞子,封閉在古墓中的物質,歷經多年后逐漸腐爛,會形成可以燃燒的氣體,而這種氣體通過小洞冒出來燃燒起來后,就會形成火洞子。

而有火洞子,就說明這個古墓還沒有被發掘過,也沒被盜墓賊破壞過,否則里面的氣體早已泄露一空, 馬王堆的這個防空洞中,很有可能就隱藏著一座完好無缺的古代墓葬。

因此,考古工作人員們顧不上收拾東西,帶著鋤頭和手電筒等簡陋的工具,連夜趕往馬王堆防空洞的現場。

來到現場后,工作人員沒有馬上發掘,而是仔細觀察周邊的地形和防空洞的走向,發現冒出可燃氣體的防空洞是東西走向的,而與之交匯的,還有一座南北走向的防空洞。

根據防空洞的深度和距離,以及對周邊地形的勘測,湖南博物館的工作人員們,做出了專業的推測,這里埋葬著一個規模十分龐大的墓葬,而且里面應該不止一座墓。

這樣規模而且保存完好的墓葬,在中國考古史上也是十分罕見的,考古人員們立刻讓醫院停止了挖掘防空洞,同時向國家文物局做了匯報,請示下一步的挖掘計劃。

在國家文物局的批示下,湖南博物館組織了保護性的挖掘,當時物質匱乏,工作人員們東拼西湊,買了100多條扁擔和鋤頭,就在寒風中開工了。

因為人力不足,考古工作人員和20多名工人們一起,都在挖掘現場上挖土挑擔,干著一樣的體力活,每天從早上八點干到下午五點,一整天都顧不上休息。

但這個墓葬的規模還是超出了原先的預計,隨著挖掘的深入,考古人員們預計清理整個墓葬,需要挖掘一萬多立方米的土方,而這樣的工程量,憑著現有的人手不知要挖到何年何月。

為了解決人手的不足,湖南博物館又另辟蹊徑,聯系了長沙本地的十余所大專院校,發動在校的學生們,利用課余時間來幫助馬王堆墓葬的發掘。

到了第二年的二月,長沙進入了陰雨綿綿的雨季,更加大了挖掘的難度,為了盡快完工,工地上除非下大雨,普通的雨天都不停工。

雨季中挖掘,不但十分濕滑,而且還要冒著塌方的風險,但眼看就要出土一座前所未有的大墓葬,大家的斗志都很昂揚,冒著雨水先把洞里的積水清除,再不分晝夜的往下挖。

到了4月上旬,墓葬周圍的土層基本被清理干凈了,考古人員發現了最后一層白膏泥,這是一種古代用來保護墓葬的泥土,密封性很好,而在白膏泥里面,則是一層燒烤過的木炭,用來防潮。

既有木炭又有白膏泥的保護,如此興師動眾的工程下,墓主人的身份也肯定十分高貴。

在墓室的底部,最終發掘出來一個長6.72米、寬4.88米、高2.8米的完整槨室,而最終根據考古學家的鑒定,這就是 西漢初年長沙丞相轪侯利蒼的夫人辛追的墓室

而在馬王堆整個墓葬群中,除了辛追夫人以外,還有她丈夫利蒼以及利蒼之子的兩座墓室,這之中,最早被發掘出來的辛追墓室反而是入葬時間最晚的。

整個馬王堆墓葬群,宏偉復雜,出土了大量的珍貴文物,其中有絲織衣物、帛書、帛畫、中草藥和漆器等共3000多件,為研究西漢初期的歷史文化提供了完整寶貴的文物資料。

這其中, 辛追本人的遺骸,經過兩千多年,在出土時依然保存完好,也堪稱考古學界的一個奇跡。

當時解開棺蓋時,大家看到的是用層層絲織品包裹起來的身體,而當緩緩揭開這些絲織品后,印入大家眼簾的,是一具老年女性的軀體。

歷經千年,這句軀體的面目依然清晰可變,頭上還留有頭髮,臉上的皮膚和眼睫毛、鼻毛都還殘存著,甚至連腦后用簪子別著的假發,也還能分辨出來。

用手去觸碰辛追 遺骸,還能感覺得到皮膚的彈性,這也是世界以人工墓葬完整保護下來的軟體古尸中,歷史年代最悠久的。

為了更好的研究她,1972年,國家還專門召集了全國各大醫學院的專家教授,來到長沙共同擬訂了解剖古尸的反感。

最終,在醫學專家的解剖下,辛追在不影響外在整體形象的情況下,尸體的腦組織和內臟等都被取出研究,而在她的胃里,還發現了138粒甜瓜子。

辛追的尸體得到了很好的保護,而當時一同出土的眾多文物,大都也在考古學家們精心細致的發掘下,完整的保存了下來,但可惜的是,其中 有一碗珍貴的藕片湯,沒能逃過見光死的命運。

見光死的藕片湯

在考古學界,如何保存剛出土的文物,一直是一件令考古學家們頭疼的大問題,在馬王堆文物的發掘和保護中,也遭遇了同樣的難題。

埋藏在古墓等歷史遺跡中,有著大量能反映當時歷史文化風俗的物品器具,這些文物出土后能解開歷史朦朧的面紗,幫助我們更好的還原不同年代的歷史真相,但這些珍貴的文物,也面臨著剛剛出土就會毀滅的危險。

對文物來說,在古墓這樣封閉穩定的環境中,往往能保存很長時間,但一旦重見天日,往往就會見光死,輕則黑化變樣,重則直接分解成碎末,對人類來說不可獲取的陽光和氧氣,是文物保存的天敵。

深埋地底的古墓中,終年沒有陽光,含氧量也很低,空氣中都是惰性氣體,這樣的的環境反而利于保存文物,而 一旦古墓被挖掘,文物從地底出土,周圍的光照、氧氣、濕度的變化,會讓文物迅速腐蝕甚至碳化。

而在這之中,由無機物構成的文物,相對能保存的時間長一點,比如陶瓷、玉器等材質受到的影響就較小,出土對直接拿石頭制成的文物的影響更是微乎其微,而如金屬等雖然會受到腐蝕,但像黃金之類的貴金屬也很穩定,很多千年之久的金器依然光輝燦爛。

有機物就要難保存得多了,比如絲綢、木料、紙張等,出土后更是十分脆弱,一旦環境有些輕微的變化,就會碳化變黑,甚至直接變成粉末,煙消云散。

至于陪葬的食物,更是最難保存的文物了,千年前飽滿多汁的食材,連等到出土的那一天也很難,往往在古墓中就已腐爛變質。

馬王堆作為我國考古歷史上首屈一指的珍貴墓葬,就以文物的種類多樣、數量繁多而著稱,其中除了銅器等無機物外,更有無數絲綢織品等有機物,也加大了文物保護的難度。

而馬王堆文物中,最罕見的是,還有著大批陪葬的糧食作物,其中更有在漢代烹飪好的熟食。

漢代是我國農業發展的重要階段,勞動人民已經掌握了成熟的農耕技術,培育了多種農村農作物,漢代貴族的餐桌上,已經有了豐富多彩的食材。

馬王堆出土的文物中,有稻谷、粟、小麥、大麥、黍、高粱、大麻、大豆、赤豆等糧食作物,更有大量的蔬菜和水果,蔬菜類有芋、姜、筍、藕、菱角、冬葵子、芥菜子等,瓜果類有甜瓜、棗、梅、梨、柿、桔、橙、枇杷等等;

還出土了許多肉制品, 代表了我們燦爛的農耕文明

除了這些食品原材料外,還有一整套的漆案食器,向我們完整的還原了漢代時期的飲食文化。

漆器是漢代貴族飲食的主要器皿,做工精致又注重實用,馬王堆出土的整套漆器,由盛放肉羹、蔬菜和水果的漆盤漆鼎,和放酒的的漆杯組成,更配有一雙竹筷子,放置的跟兩千年前準備就餐時一模一樣。

而這套漆器里,沉甸甸的裝有兩千年前的食物,當考古人員小心翼翼地打開其中一個漆鼎時,里面的東西讓大家都大吃一驚。

只見這個漆鼎之中,竟是一碗清澈的藕片湯,湯中的藕片形狀清晰可見,就如同剛做出來的一樣。

就在考古人員為這碗保存了兩千年而沒有腐爛的藕片湯目眩神迷的時候,藕片因為接觸到了空氣中的氧氣,馬上融化消失了,沒過幾秒鐘,連湯也變成黑色的了。

好在當時在場的攝影人員眼疾手快,在打開鼎蓋的一剎那,咔擦一聲按動了快門,為這碗藕片湯留下了珍貴的影響資料。

今天的我們,已經再也無緣親眼見到兩千年前的藕片湯這副奇景了,還好在留下來的相片上,我們還是能一睹它的真容,照片上,和今天沒有任何差別的藕片仿佛訴說著千年往事。

在這碗珍貴的藕片湯見光死后,發掘馬王堆文物的考古工作人員們也更加謹慎小心了,在隨后出土的有機物文物保護中,費勁了心思讓它們免遭藕片湯同樣的命運。

在一批帛畫中的保護中,考古人員們就用削薄的竹簽,慢慢從帛畫的底部插進去,輕輕將帛畫提起來,然后用小棍卷上宣紙,塞入提起帛畫背面的空間,將宣紙粘在帛畫的底部。

這樣,絲織的帛畫就整副托在宣紙上,底下有了一層保護,再在上面用薄膜封裝起來,就可以在不破壞質地纖維的情況運往博物館保護起來。

馬王堆還出土了一個用來放置衣物的竹制容器,這里面有著14件漢代衣服,絕大部分都相當完整,沒有受到破壞。

但這個容器因為在地底浸泡了兩千多年的地下水,含水量相當高,衣服都疊在一起浸在水里,直接把衣服攤開的話,很容易重蹈藕片湯見光死的覆轍。

為此,專家們也絞盡了腦汁,他們專門準備了了一個房間,在地上先鋪了一個大木板,然后在上面鋪上一層干凈的布,將竹容器中的衣物,整塊放在布上陰干,等其中的水分慢慢揮發后,用柔和的紙張將衣服卷起來,再慢慢連同保護的紙張一起攤開。

因為整個攤開的過程,都是在密閉遮光的環境下進行的,沒有在陽光下照曬過的漢代衣服留住了兩千年前的色彩,上面的紋路和色澤都和新的一樣。

為了保護這批衣服,還專門從故宮博物館調撥了一批蘇州絲綢,制作成墊在衣服下面的襯板,存放衣服的木盒也是根據每件衣服的尺寸量身定制的,用的是防蟲的樟樹板,盒子里還放著各種防腐防潮的藥物。

展示時,衣服的盒子上,還會專門放上一個塑料薄膜的罩子,在不影響視線同時,也能保護好漢代的衣物。

至于墓中發現的大量帛書,則被裝在充滿氦氣的塑料袋中,讓它們在惰性氣體的保護下不會氧化碎裂,然后再運往北京的故宮博物館,集中整理保存。

就這樣,馬王堆墓葬出土的絕大多數的文物,都在精心的發掘保護中,完整的保存下來,在博物館中向我們展示著兩千年前的西漢風化,也為歷史學家們研究漢代歷史提供了第一手的依據。

馬王堆墓葬的歷史時期,正值中華文明中「文景之治」盛世,也是中國封建歷史文化發展的第一個高峰,而馬王堆的考古發掘下,也為我們展示了這一重要歷史時期的政治、經濟、科學、軍事、文化、藝術等諸多方面的發展水平。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