契丹族消失之謎:150萬契丹人人間蒸發,一封信件揭開謎團露蹤跡

小酱 2022/11/09 檢舉 我要評論

公元9世紀初,耶律阿保機在內蒙古赤峰建立契丹國,也就是后來與宋朝并立的「遼國」。

在最鼎盛時期,它的領土曾一度東至日本海、西至阿爾泰山、北至額爾古納河、外興安嶺,創造出了極為燦爛的文明。 契丹族,曾是我國歷史上強盛一時的北方少數民族。

在很長一段時間,甚至包括現在,俄羅斯在內的許多國家仍以「契丹」稱呼中國。

而就是這個曾令宋朝不得不年年上貢求和,令周邊國家無不為之顫抖的強大帝國,最終卻被遠比自身弱小的女真滅了國。

而遼國的一百多萬契丹人,在國家滅亡后,竟全部如同人間蒸發了一般徹底消失在歷史之中。

世界各國歷史學者和考古學家們一直在尋找答案,可始終一無所獲,契丹族的消失也就成為了謎題。

契丹人

直到后來一封神秘信件的出現,才讓這段塵封已久的歷史重見天日,契丹族消失之謎終于被揭開。

那麼契丹人究竟去了哪里,這封神秘信件記載了怎樣的內容呢?

發現「天書」

20世紀20年代,比利時的一位名叫克爾文的傳教士來到內蒙古傳教。與當時大多數傳教士一樣,這個克爾文打著「傳教開化」的名頭,背地里實則是為了盜取我國的文物。

1922年6月22日,克爾文聽說內蒙古巴林右旗的一窩盜墓賊,挖出了一座遼代的古墓。克爾文聽說后興奮異常,偷偷溜進了這一座古墓,想要趁此機會撈點油水。

地宮中昏暗無比,空氣里彌漫著濃厚的腐朽氣味,遍地都是被盜墓賊所破壞的痕跡。靠著手中微弱的火把光亮,克爾文對這個古墓進行了探究意外發現了一塊刻著奇怪字符的石碑。

他自認對中國古代文字頗有了解,但卻絲毫看不懂上邊的文字,更認不出這是哪個朝代的語言。 但根據對中國古代的了解,克爾文判斷出這塊石碑應該記載著墓主的生平、事跡。

于是克爾文將這一碑文帶到了外界,將石碑上的文字拓下來在報紙上發表,頓時引起了世界考古、歷史領域的濃厚興趣。

在當時并沒有人能認出這些文字,一時間眾說紛紜,都不知道這一「天書」之上記載著什麼,又向后人傳達了什麼消息。

最終經過專家研討,猜測這應當是在歷史中神秘消失的契丹族的文字,可也無法妄下定論。

畢竟契丹文明早在700年前就已經消失得無影無蹤,若不是僅存的一些遺跡,人們似乎很難相信曾經存在過這樣一個輝煌強大的文明。

這個充滿神秘色彩的契丹王朝,在歷史上一躍成為霸主,又為何突然消失在歷史長河中,宛如曇花一現。

契丹王朝

契丹一詞,來源于契丹族語言「鑌鐵」,有著堅固的意思。

耶律阿保機

關于契丹這個民族的詳細記載,最早出現在北魏的《魏書·契丹傳》中,由木葉山與潢水的兩個氏族繁衍而成。

當時的契丹族還很弱小,分散為八個部落,經常被強鄰襲擾。到了唐朝初期時,契丹各部落形成為了大賀氏部落聯盟,處于唐王朝的控制之下。

隨著唐王朝從鼎盛逐漸衰落,契丹這個昔日的「小弟」日益強大,開始逐漸擺脫了中原王朝的控制。

907年,契丹迭刺部首領耶律阿保機力壓各部落,將契丹族統一起來,在內蒙古通遼地區創建了契丹國。

趁著中原陷入亂戰之際,耶律阿保機率軍隊南下,征服周圍部落并消滅了渤海國。 至此,契丹成為了雄踞北方的強盛國家,對富饒的中原地區虎視眈眈。

936年,后唐河東節度使石敬瑭起兵造反。為了能成功篡位,石敬瑭以燕云十六州的籌碼請求得到契丹的助力,還以「兒國」自稱,每年向契丹進貢大量金銀珠寶。

得到了燕云十六州,又年年接受著中原的歲貢,契丹國至此成為了中原難以抗衡的強大勢力。 然而燕云十六州的割讓,使得中原大地至此門戶大開,再難以抵抗北方鐵騎。

947年,因為契丹興起于遼河,耶律德光便將國號改為「遼」。而中原地區的戰亂也逐漸迎來了終結,趙匡胤以鐵血手腕統一了全國,建立起宋朝。

趙匡胤

起初遼朝并不將宋朝放在眼里,在大宋建立之初便頻頻出兵襲擾。然而宋朝初期的軍事實力還是很強大的,幾番相爭之下,遼朝并未討得便宜。

于是在趙匡胤在位期間,遼朝再不敢輕易出兵,而是靜靜等待著戰機。

趙匡胤駕崩后,其弟趙匡義繼位,遼便開始再度進攻宋的邊境。趙匡義的軍事能力遠遜于趙匡胤,因此在遼宋之爭初期屢屢吃敗仗。

到了宋真宗時期,遼國的蕭太后更是親率大軍入侵宋境。這使得宋朝朝野震動,嚇得宋真宗想要遷都避戰,還是在寇準等主戰派的苦勸之下才被迫親征北上反擊。

宋真宗

遼國統軍蕭撻凜狂妄自大,僅帶幾名輕騎就到宋軍城下叫囂,被宋將一箭射殺。這使得遼軍士氣大跌,宋軍無不躍躍欲戰,勝負的天平瞬間傾斜。

而且此時遼國由于孤軍挺進,補給出現了很大的困難,已經是強弩之末。

于是蕭太后便主動與宋朝和談, 雙方由此簽訂了「澶淵之盟」,以宋向遼每年贈予十萬白銀,二十萬匹絹為「歲幣」,至此換取了宋遼百年的和平。

遼國靠著「歲幣」及自身的漢化改革,迎來了自身經濟、疆土、文化的鼎盛時期,形成了一個龐大而強盛的帝國。

澶淵之盟

契丹族的消失

有了「歲幣」的供養,遼國后續的歷代君主逐漸沉浸在不勞而獲之中,荒廢了對朝政及軍隊的管理。

到了遼國的末代皇帝耶律延禧,則更是展現得淋漓盡致。

而他最大的愛好,便是飼養一種名為海東青的猛禽,以協助他打獵。海東青數量稀少,棲息地位于遼帝國的女真地區,因此海東青大多來源于此地。

耶律延禧每年都會派出使者前往女真地區索要海東青,弱小的女真部落不敢不從,只得盡可能地為其搜羅。

海東青

然而派去的使者們,卻趁此機會大肆擄掠侵犯當地女子,使得女真人由此埋下了仇恨的種子。

為了能夠擺脫遼國的欺侮,女真部落悄悄發展壯大著自身實力,等待著時機的降臨。

1114年,女真完顏部落酋長完顏阿骨打召集了幾千起義部隊,起兵反抗遼朝統治。

在大臣的蠱惑和自負之下,耶律延禧親率70萬大軍討伐女真。而完顏阿骨打在此時也召集了兩萬多兵力,七十萬對兩萬,這場戰爭似乎沒有任何懸念。

耶律延禧

耶律延禧也是這樣想的,因此從未將這股反抗勢力放在眼里,一路上仍不忘尋歡作樂。而就在遼軍與女真部落相互對峙之時,后方卻突然傳來了一個部落首領叛變的消息。

由于威脅到了首都安全,因此耶律延禧沒有多加思索,便準備率軍調頭先整治后方。令他沒想到的是,完顏阿骨打卻趁此機會對遼軍發起了突襲。

這讓遼軍瞬間亂作一團,耶律延禧也慌了陣腳,只顧著自己逃命。軍心大亂的遼軍,竟然被弱于自身幾十倍的女真大敗。

由于遼國常年荒廢軍事,導致女真屢屢得勝,很快便壯大了起來,完顏阿骨打也由此建立起了金國。

完顏阿骨打

在不到十年的時間內,弱小的金國就將遼國鏟除得干干凈凈,連耶律延禧都被金兵所俘獲。

看似不可一世的遼帝國,就這樣被輕而易舉地取代了。女真一族對遼國人極為痛恨,因此在奪取政權后大肆屠殺,在有的地方甚至整整屠殺了一個月。

可即便如此,在遼朝滅亡之時,依然有著150多萬契丹人。

而這些契丹人, 就這樣隨著遼國的顛覆而消失在了歷史之中,不僅沒有他們的后裔,甚至連書籍、文字都沒有留下。

建立過龐大的帝國,并且存活了兩百多年的燦爛文明,怎麼會就這樣莫名其妙地消失了呢?

這成為了一大歷史謎題,一直以來都被人們冠以各種猜測。

第一種猜測便是被女真所屠殺殆盡,可這一說法明顯是不成立的。金國雖然取代了遼國,但人口上仍占有很大的劣勢,絕不可能將百萬契丹人屠戮殆盡。

第二種猜測是契丹人隱姓埋名,遷往了各地域。契丹人在被滅國之后,相當一部分契丹人不愿向女真臣服,向北方進行遷移。當時占據北方的是蒙古族,向來與女真不和,因此有不少契丹人加入了蒙古對抗金國。

還有一種猜測便是由于兩國人處于敵對狀態,被滅國后的契丹人,長時間受到女真人的壓迫和敵視。 為了生存,他們選擇了隱姓埋名,逐漸舍棄了自己契丹人的身份。

種種猜測眾說紛紜,但因為沒有切實的證據,因此人們始終無法找到契丹人消失的真實原因。

時間的流逝,讓人們逐漸忘記了這個輝煌一時的民族,直到克爾文挖出這塊石碑后才重新回到大眾視線。

一時之間,契丹文化成為了研究的熱點。可由于契丹文早已失傳,因此石碑上的文字沒人可以辨別,只能證明契丹這個文明是確確實實存在過的。

契丹貴族墓出土文物

歷史和文化,向來是我國十分重視的,因此我國學者也不斷在探究著這一謎團。改革開放后,更是涌現出一大批優秀的契丹文化專家。

經過他們的不懈努力,越來越多的契丹遺物被發掘而出。而契丹人消失的真實原因,也逐漸浮出了水面。

真相

根據《元史·耶律留哥傳》記載,女真族統治者在遼被滅國后,就一直對契丹人采取著民族歧視和高壓政策。

為了反抗女真人的壓迫,1211年,耶律留哥在東北地區發動了反金起義。大量契丹人立即響應,起義軍在不到一個月的時間就擴張到十萬之眾。

起義軍主動依附蒙古統治,以此換取了蒙古軍的協助,成功打敗前來鎮壓的金兵。1213年3月,耶律留哥重新建立了遼國,在蒙古的協助下向金國進攻。

南下侵宋的金國無力阻撓契丹的反抗,因此起義軍一路攻占了金國的東京(今遼寧省遼陽)。

耶律留哥部下耶廝不奪權稱帝,擺脫了蒙古的控制。

耶律留哥

后又經過一系列奪權亂斗,最終重新被耶律留哥所控制,將大部分族人遷回契丹故地,成為了蒙古的臣民。

而留在金國境內的契丹人,也隨著金國南下入侵宋朝,遷移到了中原地區。

他們定居與此,與中原人結合通婚,在幾百年的民族融合中逐漸被漢化。

正當學者們百思不得其解為何后來契丹人毫無音訊時,一封神秘信件的到來,才讓這個困擾人們幾百年年的謎題終于得以揭曉。

劉鳳翥

1996年,一位叫劉鳳翥的契丹文化專家,收到了一封神秘來信。 劉鳳翥被譽為「契丹文字的首席學術權威」,在國內外契丹文化研究界都有著很高的地位。

來信人是內蒙古自治區莫力達瓦自治旗達斡爾協會秘書長,熬拉·丘志德,他自稱達斡爾族人很有可能就是契丹族的后代。

這一消息讓劉鳳翥極為驚喜,如果達斡爾族真是契丹族后裔,那無疑會讓契丹文化研究取得重大進程。

事不宜遲,劉鳳翥急忙驅車前往熬拉·丘志德所提供的地點——莫力達瓦自治區。

劉鳳翥的內心充滿了對真相的渴求,自治區內優美的風景也沒能讓他駐足。他立即對生活在這里的達斡爾族同胞進行了訪問,答案出奇的一致。

他們都只記得自己三四代以內的祖先,再往上根本無從可知,更不知道是怎麼樣來到這塊地方的。

這讓劉鳳翥更是堅定了心中的猜想,這些達斡爾族同胞很可能就是躲避戰亂的契丹人的后裔。

劉鳳翥緊接著便去拜訪給自己寫信的熬拉·丘志德,得知了一個更為重要的線索。據熬拉·丘志德所述,他們族群的住處有著一些邊堡,據說是為了抵御金人所建的。

這讓劉鳳翥的心情愈發激動了起來,于是決定在這里居住一段時間,好好探究一下當地人是否真的與消失的契丹族有著某種聯系。

劉鳳翥在考察時看到了一位達斡爾族的剪紙藝人。這位藝人所剪的紙人有著十分濃厚的地方特色,更重要的是,這些紙人所穿的衣服十分特殊。

對契丹文化有著很深研究的劉鳳翥一眼看出,這正是契丹族的服飾風格,只不過多了些本地蒙古服飾的特點。

而這也側面印證了歷史上的確有契丹族人北上,與蒙古人生活在了一起。

除此之外,劉鳳翥還發現本地達斡爾族同胞非常喜歡一項體育運動——曲棍球。

這一運動被很多史學家認識最早是由契丹人發明的,目的是為了訓練靈活性,這也是契丹士兵的日常訓練項目之一。

在達斡爾族生活了一段時間,劉鳳翥掌握了大量契丹族存在的線索,這也讓他更加堅定了達斡爾族人是契丹人后代的想法。

為了能夠得到確切證據,劉鳳翥決定通過DNA比對,來印證自己的猜想。

建國之后,我國在不少地方發現了遼代契丹人的墓葬。劉鳳翥以一些古代契丹人遺體的牙齒、骨骼為材料,用硅法提取其DNA,與達斡爾族人的樣本進行比對。

經過DNA序列分析對比,發現達斡爾族與契丹人高度相似,有著非常親近的遺傳關系。

由此可以證明,莫力達瓦自治旗的達斡爾族,確實是曾經前來避難的契丹人的后裔。

除了這里之外,云南省保山及周邊的數十萬自稱「本人」的10多個少數民族,也自稱是耶律阿保機的后代。其中的傣族景頗族自治州蔣氏家譜記載:

「蔣氏祖先姓耶律氏,名阿保機......后裔以阿為姓,后被為金所滅,改為莽。歷經數代,改為蔣姓。」

達斡爾族

考古專家到保山進行考察,在蔣氏聚居的大竹蓬村發現了一塊石碑,上邊刻有契丹文,這也是我國南疆地區唯一一塊刻有契丹文的石碑。

由此可以得出,契丹人并沒有消失,而是隱姓埋名分散在了不同的地方。之所以在很長的一段時間沒能發現契丹族人,正是因為他們的文化和文字均已失傳。

契丹人原本并沒有文字,直到耶律阿保機統治時期,才根據漢字創造出了契丹文字。契丹文字字數并不多,大多數也都是簡單的表意詞,因此并沒有得到大規模傳播。

而在金國消滅了遼國后,不僅對契丹人大肆屠殺,還將遼國的文字、書籍盡數毀滅。在全國范圍內,不允許任何人講契丹語,寫契丹文字,一經發現就格殺勿論。

因此在屠刀下幸存的契丹人,再也不敢暴露自身身份,只能過著隱姓埋名的生活。這也就導致了契丹語和文化,隨著時間的流逝,慢慢融入到其他文化之中。

直至今日,契丹文化中仍有著許多未解之謎。破解契丹文化消失之謎,尋找、了解契丹文化,仍需要漫長而艱難的探究。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