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清時期,19歲「王爺的女兒」被運到歐洲,在籠中供人觀看

小酱 2022/12/23 檢舉 我要評論

提到展覽,現代人對它的印象可能都是一行人游走在擺設規整、陳列有序的大廳中,觀賞著具有很大價值的作品或擺件,是一件極其高雅又正規的藝術行為。

但在晚清時期,卻出現了一極為另類的,讓人進的中國人看來更具侮辱諷刺意味的展覽。 究其根本,也多是因為那時候中國緊閉區外的大門吧。

閉關避世的晚清

滿清,在中華大地上的統治長達二百六十八年。它的確曾盛極一時,出現了康乾盛世這樣的盛大場面,達到了空前的繁榮。

中學階段的歷史課本中對清朝統治者當時的有著這樣的描述:他們妄自尊大,以「天朝大國」自居,對于外來的貢使帶來的一切當時世界上的先進物品設備更是毫不感興趣,而是始終沉醉于本朝的所謂功績。

就是這樣的封閉自居,導致自己對當時世界上翻天覆地的變化充耳不聞,所以也就使得當時的中國和其他國家幾乎沒有什麼外交往來。就連見到幾個外國人都會讓當時的人們驚詫不已。

晚清時期,一對美國兄弟的到來就充分反映了民眾的閉塞。當他們走在大街上之時,會遭來整條街所有長袍馬褂黃種人的驚異目光和議論。

每一個人的眼神中都傳達著驚恐和不理解,在他們大概認為,這世界上只有一種黃皮膚黑眼睛身材偏瘦小的東方人,所以自然而然的將這倆白皮膚藍眼睛黃頭髮的高大威猛先生視為了怪物、異類。

再加上這倆兄弟操著滿口的濃重美音,中國人根本聽不懂,這讓他們更加議論起這倆外來物種的奇妙之處。美國兄弟在中國生活期間收到了太多這樣子的指指點點,每次上街路上都會被圍個水泄不通,嚴重地影響到了他們的個人生活。

他倆氣憤、無奈,但又很鄙夷地嘲笑著中國人的無知。他們最終還是決定回到美國生活。 但就在啟程之前,兄弟二人的腦海中萌生了一個邪惡的念頭。

妙齡少女被展出

中國人從未見過外國人長什麼樣子,所以他二人此行才會引來這麼高的關注度,因為他們從來都不和外國有任何交際。那如果他二人走的時候如果帶個中國人回到美國給國人展示,豈不是也會招來許多人的駐足圍觀?

這樣想著,他們便四處打聽著從一個農戶手里買來了一位十九歲妙齡少女。 封建王朝男尊女卑的思想盛行,想要買到一個女孩兒是易如反掌的事情。

他們二人看這女子模樣生的清秀俊俏,有著一份獨屬于東方女性的美麗,心中是十分的滿意。于是便趕緊啟程將女子帶回了美國。

回到美國后,兄弟二人打起了利用這女兒賺錢的算盤,這個美麗的東方姑娘一經面世肯定能招來無數的圍觀,那既然有這麼多人來,當然就不能讓他們白看,得趁機賺點錢啊!

這倆兄弟還很是懂得包裝,他們給這個女孩兒安插了一個高貴的頭銜:她是中國王朝的一位王爺的女兒。名字叫梅阿芳。為了防止她逃跑,二人就把他關在籠子里進行展覽。

果然,當時也沒幾個親身去過中國的美國人對這個王室女子十分的感興趣,每天爭搶著前來付費觀賞。兄弟倆沒幾日便賺了個盆滿缽滿的,但為了進一步擴大「營業」

,他們推出了幾項「增值服務」。

他們宣傳:除了觀賞這東方女子的樣貌以外,如果有人加錢,還可以讓女孩兒開口說話,讓美國人聽聽她的聲音和口音。這些洋人們的興致又被進一步引了上來,紛紛甩錢讓她開口。

可憐的梅阿芳就這樣木木地待在牢籠里被人指指點點,被美國兄弟命令著開口說話,像一個沒了思想的機器一般。

誰人能懂這份無奈

兄弟倆望著靠這個妙齡少女大賺的錢,一計接著一計地謀劃著。這正值青春的姣好身軀可不能浪費了啊, 于是又推出新活動:只要再付一筆超過以往的金額,就可以女孩兒給看客們表演節目助興!

這是一種多麼大的有辱自尊的行徑啊,但從所有看客的目光中,卻只能看到無盡的私欲和享受,根本沒有人同情這個玩物。

女孩兒的內心一定是聲嘶力竭著,異國他鄉,面對每日成千上萬的異種人群對自己的無情踐踏和玩弄,她語言不通,舉目無親,只能任由這利欲熏心的美國兄弟的擺布, 她只是是一個會動會說話的展銷品,她在想什麼,她的畏懼,從來都無人在意,更不會有人替她做主!

人群中,又有美國人在大喊說想看看中國女子的三寸金蓮!對啊!美國兄弟拍手稱快!這三寸金蓮可是中國封建王朝的獨有產物,又是個讓看客加錢的好機會。

于是,這一次又一次的「展覽」宛若一個賭場一般,只要有人加錢,只要有人想看有關這個女子身上更多的內容,就朝美國兄弟倆加錢!

在這樣一個號稱崇尚自由與人文主義的國度,每天,都在上演著無窮無盡次的對人性自尊的踐踏和凌辱。

女孩兒也不反抗,怎麼反抗呢?大概她的思想和跳動的心,其實早在故土被自己的親人隨意拱手讓人的那時候就早已沒有了吧!當她被這兄弟二人帶上遠洋船只的那一刻,就也早就料想到自己日后的場景了吧。

是啊,在那個固步自封的國度里,充斥著的滿是滿清貴族的高傲自大,面對世界上的改革變化,他們不接受,只是緊緊地關上大門,在自己的大殿之上吹噓著「地大物博」。

人與人都得靠交往才能維系關系和真情,更何況是一個國家與國家之間呢?信息的缺失,封閉的態度,你不見我,我不見你,世界仿佛就此被清統治者隔開了一道明顯的劃線:西方世界也沒多少人見過中國人,中國人也并不想去見除黃種人以外的「異類」。

再沒有人知道后來的梅阿芳究竟去向了何處,歐美人對她的關注度也沒有那麼高了!因為他們好奇,他們想親自去撞開這扇緊閉的大門看看他們的國家究竟是怎樣的繁盛,所以他們邁著侵略的步伐,朝著舊中國展開了搶掠。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