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斯基摩人「以妻待客」的傳統具體是怎樣的?為了生存和延續

小酱 2022/11/16 檢舉 我要評論

據北歐史學著作 《挪威的歷史》記載,人類主體文明第一次發現愛斯基摩人,大約是在公元13世紀,挪威人見到他們后感到十分驚奇。

在格陵蘭更北的北方,獵人們遇到了一些個子矮小的「野蠻人」,這些「生物」被打傷后,傷口會變白但不會流血......他們沒有鐵制工具,用海象牙做成箭頭,用鋒利的石頭當作武器。

愛斯基摩漂亮女孩

這是人類歷史上首次對愛斯基摩人有明確記載,此后數百年里,人類主體文明越來越靠近北極圈。從18世紀開始,白人和愛斯基摩人開始大規模接觸。有意思的是,大部分18-19世紀北極探險家的筆記里,幾乎都特意記錄著一件事—— 愛斯基摩族群里存在著一種令人匪夷所思的「以妻待客」傳統。

而19世紀的學者們在對愛斯基摩部族深入了解后,發現「以妻待客」只是愛斯基摩人傳統里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在愛斯基摩的社會關系里,還存在有大量的「借妻」現象, 并且這種現象是大規模的、普遍性的,幾乎每個愛斯基摩家庭中都有類似事情發生。

身著傳統服裝的愛斯基摩婦女

外界對此 「傳統」自然感到極度不可思議,這些借出伴侶的男人們是什麼心態?那些被借走的愛斯基摩婦女們又是什麼心態?19世紀的學者們對愛斯基摩社會里這項傳統感到無比好奇。

此類現象大規模地出現,已經不能簡單地用「開放」二字來解釋了, 其中必然有著某種我們尚不知曉的社會機制在起作用,學者們尤其是社會學家們自然對此大感興趣,他們決定找出事情背后的真相。

現代愛斯基摩女孩,這身皮草不知羨煞多少人

第一、缺乏法律約束的愛斯基摩族群社會

愛斯基摩人雖然經過了上萬年的延續,但在主體文明發現他們之前,愛斯基摩社會從來沒有產生相應的法律法規,19世紀之前的愛斯基摩人,解決爭端的方式只有三種—— 頭人、刀劍和比嗓門。

如果兩人之間產生了不可調和的爭端,首先是頭人出面勸解,注意,僅僅是勸解,而不是判決。如果調解不起作用, 那自然就只能用最原始的方式來解決了——誰拳頭大誰就有理。

爭議的雙方會舉行一場生死決斗,活下來的自然有理,沒活下來的,有理也沒理。

愛斯基摩勇士捕殺北極熊

此種方法雖然簡單粗暴了些,但在北極那種殘酷的生存環境里,不失為一種相對合理的方式,畢竟無休止的內耗下去對部落的影響更大。

頭人調解和決斗都比較好理解,那「比嗓門」又是怎麼回事呢?

在阿拉斯加和格陵蘭島的愛斯基摩部族, 還有一種特殊的解決爭議的方式——歌唱決斗!

其具體方式是,爭議的雙方,兩個甚至能單獨捕殺北極熊的糙老爺們,穿著珍稀無比的皮草,隔著數米遠, 五音不全地像劉三姐一樣用唱山歌的方式贊揚自己和羞辱對方。

愛斯基摩男人和女人

決斗過程中絕不能說話,只能 「唱」,誰說話算誰輸。每一次決斗,決斗雙方周圍都圍滿了吃瓜群眾,當然,這些群眾除了在大型社死直播現場吃瓜欣賞外,還承擔著裁判的功能。

整個賽程有兩項 ,一是贊揚自己,這個純靠吹牛皮,誰吹得好,自然能得到圍觀群眾更多的贊,二是羞辱對方,換通俗易懂的說法就是罵街,誰能出口成章妙語連珠再加嗓門大,誰收獲的贊也更多,兩項比賽結束后,最后誰的贊多誰就贏。

由上諸例可見,愛斯基摩社會一直都未發展出法律法規這類事務, 約定俗成才是愛斯基摩人處理日常事務的基本準則,在這種情況下,「借妻」這種事自然會出現各種各樣的后遺癥。

愛斯基摩夫妻和孩子

第二、愛斯基摩部族「借妻」傳統帶來的系列問題

借錢,這事在現代社會中已是非常普遍,眾所周知借錢會產生多且復雜的借貸問題,而愛斯基摩人的「借妻」傳統,比借錢產生的問題更多且更復雜。

由于愛斯基摩社會缺乏法律約束,因此出借事宜中通常有幾個關鍵點無法得到明確, 比如借多久?怎麼還?萬一借出感情了怎麼辦?這些問題,在整個出借過程中一般是沒有約定的,我大概描述一下這個借出的過程,大家就知道了。

愛斯基摩族群中的女性

暴風雪中一位愛斯基摩人打獵回來,放下背上的北極熊,拍了拍身上的雪花,進入屋內。

妻子正在專心致志地對手上的皮草縫紉,孩子們正在雪塌上滾來滾去地玩耍,丈夫見狀,為自己擁有這樣溫馨的家庭感到幸福無比,他高興地對愛妻說道:「隔壁老王剛才對我說,他想借你兩個月,你覺得咋樣?」

妻子沒抬頭,繼續默默地低頭專心地縫紉孩子的衣服,丈夫見此情形,自然明白妻子的心意了,他高興地說道:「那好,明天你就去老王家,不過去之前記得先把孩們的衣服縫好」。

妻子此時終于有了回應,輕輕答到:「嗯」。

如此簡單的溝通過程,既沒合同也沒承諾,產生的后續問題自然極多

愛斯基摩漂亮女孩

出借的過程中, 有時被借女性和「新丈夫」會產生新的感情,據歐洲19世紀時的一些考察報告,這種情況在愛斯基摩部族中經常出現,每當到了這個時候,前文所講的爭端解決方式一般就登場了。

學者們一直很難理解愛斯基摩人這種「傳統」,盡管此類事件經常造成族群產生這樣那樣的問題,但愛斯基摩人卻一直堅守著此類風俗,在他們接觸人類主體文明之前,從未改變過, 這其中究竟存在著怎樣的一種社會機制呢?

經學者們深入研究,發現這種現象的產生, 和北極惡劣生存環境下導致的愛斯基摩人婚姻觀念有關。

愛斯基摩小女孩

第三、愛斯基摩人的奇特婚姻觀

北極地帶長年處于極寒氣候,一望無垠的冰原上常常是寸草不生,愛斯基摩人在這樣的生存環境下,首要的就是保持族群的生存和繁衍,這是生物的本能。

正是因為惡劣的生存環境,才造就了愛斯基摩人的奇特婚姻觀。

婚姻,在愛斯基摩人的生活中,與其說是愛情的歸宿,不如說是生存的需要。

愛斯基摩人結婚的時間都非常早,如果一個愛斯基摩人脫離原生家庭的撫養時還是單身,那麼在北極冰原上根本就活不下去,無論男女。

決定男人能娶妻的唯一因素不是生理年齡,而是他是否能獨自獲得獵物,而女人通常也是青春期到來之前就嫁了人。

愛斯基摩人的食物——海象

愛斯基摩人的少年男女們以最快速度組成一個個家庭, 男人負責打獵獲取食物,女人負責處理獵物毛皮和制作皮衣,兩個人的生存任務都很繁重, 所有人的生活重心自始自終只有一樣——活下去!

所以愛斯基摩人的婚姻不是為了愛情,而是為了生存。20世紀之前的愛斯基摩人從來沒有婚禮的說法,兩人直接搬到一塊住,生下第一個孩子后,周圍的人便承認了婚姻關系成立。

這樣的 「婚姻」,兩人之間自然缺少對另一半的忠誠度, 女人出嫁是為了吃飽,男人娶妻是為了穿暖,婚姻的目的簡單到了極致,與我們現代人婚姻的內涵可謂截然不同。

在這樣的基礎下, 愛斯基摩人的「借妻」傳統本質上就成為了「出借勞動力」。借的一方通常是妻子懷孕或患病,而他又需要外出打獵,此時需要有人處理后勤,愛斯基摩人又沒有閑置的單身女性,除了借別人妻子,確實沒有其他辦法。

愛斯基摩婦女和孩子

而出借方也有自己的考慮,畢竟自己將來也有遇到類似困難的時候,此時借出妻子,將來也能借別人家的,所以出借方的男人通常也很爽快。

至于其中被借走的愛斯基摩婦女是什麼心態,就不得而知了,估計有樂意的也有不樂意的,如果借的那方勇猛強壯而又英俊,那多半是開開心心一路小跑過去吧。

第四、愛斯基摩人「借妻」過程中出生的孩子怎麼辦?

愛斯基摩族群里有個特有的名詞 「恰湯哥」(作者君音譯,中文沒有專門譯詞),這個詞的意思是 「我的半個兄弟」

現代愛斯基摩小孩

「恰湯哥」在愛斯基摩小孩里是一種非常普遍的現象,畢竟很多家庭都存在有「借妻」現象,借的過程中自然會生出孩子,一般生下的孩子會留在父親那一方進行撫養, 而兩個家庭的孩子互相稱對方家庭的孩子為自己的「恰湯哥」。

當這些孩子成年后,如果遇上了困難,可以去尋求自己的 「半個兄弟」給予幫助,而 「半個兄弟」們則視幫助對方為一種巨大的榮耀,并以此感到自豪。

從這個角度上看, 愛斯基摩族群中能相互「借妻」的家庭是一種極為緊密的盟友關系,畢竟以北極地區的艱難生存環境,單個家庭的力量依然單薄了一些, 而數個家庭抱團聯合在一起,無疑能有效提高生存下去的幾率。

而這,才是愛斯基摩人千年「借妻」傳統的深層社會機理,也是「借妻」在愛斯基摩族群大行其道的真正原因!

愛斯基摩男人和馴鹿

第五、基于「借妻」傳統演變而來的「以妻待客」——一切為了生存和繁衍

愛斯基摩人的「借妻」風俗在漫長時光的演變下,又出現了新的情況。

愛斯基摩人的一個聚居點通常只有十幾個或幾十個家庭,如果一個聚集點的人口太多,則會分流一部分家庭出去尋找新的適居地點。這也是沒有辦法, 一個聚居點周圍的食物資源通常是有限的,只能養活一定數量的族人,多余的人口必須分流出去,否則大家都得餓死。

所以每個愛斯基摩聚居點的人口都有一個上限,這就導致愛斯基摩族群不得不面對一個致命的問題—— 近親繁衍。

愛斯基摩人搭建雪屋

愛斯基摩人一般是通過交換鄰近聚居點的人口來保持基因的多樣性,但常年累月的交換,也會造成一大片聚居點的基因趨同, 這時候就需要更多的新鮮血液的融入。

所以愛斯基摩人非常歡迎外來人口,這些外人可以帶來新的基因,這一點對每個愛斯基摩族群的延續都無比重要。在這種情況下,愛斯基摩人便逐漸形成了「以妻待客」的傳統,一方面是愛斯基摩人好客的因子起作用, 另一方面是部族確實需要外來基因的融入,這有利于族群的生存和繁衍。

事實上我們看歷史上很多因地緣關系相對封閉的民族,都有類似風俗,比如瀘沽湖上的摩梭族、草原上的蒙古族等等。當然,進入現代社會后人員交通方便,人員交流頻繁,這些習俗已逐步消亡,包括愛斯基摩人同樣如是。

現代愛斯基摩人和他的狗拉雪橇

北極的嚴酷生存環境不僅造就了愛斯基摩人特殊的飲食習慣,也造就了他們獨特的風俗文化。

其中某些我們現代人看來不可思議的風俗習慣,是愛斯基摩人萬年演化過程中找到的最優解,或者說 是人類在征服大自然過程中做出的適應性改變。

這些習俗沒有對錯之分,也不需要道德之辯,在愛斯基摩人最終選擇并接受這些 「傳統」時,他們只有一種考慮——活下去!

假如你我也處在與愛斯基摩人相同的殘酷生存環境里,大部分人所能做出的唯一選擇,大概也不外如是。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