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公認武林高手澤田健一,晚年卻感嘆:我的中國師傅,才是厲害

小酱 2023/02/15 檢舉 我要評論

頓開金鎖走蛟龍,打破樊籬舞。

武術的精髓,就如同道家所說的天道一樣奇妙。

練習者如果不了解基本原理而練習,他永遠無法探知武術的本質;按照原則進行訓練,或許會受益終生。這可能就是中國傳統武術, 實行師徒制的主要原因。

如日本武術界的高手澤田健一,練武成癡。

因中國武術慕名而來尋找對手,最終被意拳創始人王薌齋打敗,而后拜其為師跟隨學習, 并在意拳的基礎上創立了大成拳。

王薌齋到底是何方武者,可以征服澤田?

幼年習武,繼承形意拳傳統

王薌齋出生于1886年的河北深縣, 因幼時患有哮喘,拜郭云深為師,習武健身。

正值晚清末年,那時的中國社會, 學習拳術的余熱未消。

時局動蕩、社會不安,武人會被工商業者雇傭,促使大量傳統武人從農村走向城市。同時,鄉村習武自衛或以武謀生者眾多。

在武文化盛行的背景下, 各種拳種層出不窮、武術大師云集。

王薌齋則與各個大師,如郭云深、張占魁、孫祿堂等都有交集,并抓住了那個時代的尾巴,成為大師級人物。

在習武者的觀念中,拳種觀念深入骨髓,這也是區分武人身份和邊界的標準,或者說參照物。 師徒制是對拳種傳承和發展的最好方式。

這就是為什麼,徒弟身上總能看到師傅的影子。

王薌齋跟隨郭云深習武長達九年。

在此過程中,站渾圓樁、抖大桿子、靠墻練功等方式讓他可以修養身體、錘煉基本功。

近三年的「樁功和抖桿子」使他的身體狀況,得到極大的改善和提升,奠定了扎實的根本。

在某種程度上,這影響了他后續創立意拳, 注重「養」的部分而區別于其他拳種。

深受師傅「功從韌性出」觀念的影響,三年后學習功法招式, 注重筋骨、勁力的練習,他這時對拳術已有較深的認知。

以后教導徒弟,他也著重培養其扎實的基本功和勤奮練習的品性。

曾受程廷華點撥,因其英雄氣概而認定為自己的「榜樣」, 以此激發自己的習武熱情。

郭云深離世后, 他繼續跟隨姐夫李振山學拳

因家里生意的需要,他習武和打點生意并進,功夫雖有長進,但也染上了賭習;被母親發現后,被迫離家到北京。

整理舊拳,建立意拳

北京生活期間, 他與大多數人一樣選擇「以武為業」。

20世紀初,因軍隊重視武術,武人得到重用。在好友徐樹錚的推薦下,他到軍學司出任臨時武術教官,教授軍人拳術。

在妻子的影響下,軍中授拳的三年里,他在國學方面有了很大的提升, 夯實了良好的文字功底,得以書寫拳譜、表達習武心得。

軍中執教的便利,結識了諸多同行, 開啟同行切磋、博采眾家之路。

他從八卦掌的招式和拳理中,發展了意拳的趟泥步、圈手、游身運勁身法; 其樁法、推手、勁力的運用上,也有楊氏太極拳的痕跡。

三敗周子巖并收其為徒,讓他得到武技所武人的認可,也 開啟了其民間授徒的生涯。

1915年,王薌齋被聘為「武技教練所」武術教官。因軍隊實戰的要求,教授形意拳時,他開始拆解和調整拳法套路,

更注重交手實戰,以保證士兵「活著回來」。

這段經歷促使他改變授拳思路, 堅持「實戰」思維。正因為軍隊的尚武、實戰,促進了中國武術新的發展。

1918年到1925年,他造訪少林,學習少林功法。

此后, 他在授徒、著書,傳播意拳過程中,都體現出「禪學」思想的影響。

離開少林,他又拜訪解鐵夫,并 跟隨其學習勁力運使與交手之法;南下福建,接觸鶴拳,推手、試力的技法上均有鶴拳形式與發力的印痕。

游訪四川, 試聲內練取自峨眉拳法;行至安徽,受黃慕樵「健舞」的啟發而自創意拳健舞。

1926年到1928年,他將自己對舊拳的思考、梳理和調整,整理成新的拳種,命名為「意拳」, 撰寫《意拳正軌》來闡述自己的拳術思想。

中國傳統拳術注重「功夫」。功夫的內涵, 就是著重氣、勁、筋的練習。

意拳特別注重「樁法」,它是意拳的基本功。融合各家樁法后, 意拳的樁法被稱為渾元樁;還強調勁力、筋骨的鍛煉。

澤田拜師,中西拳理融合

20世紀20年代起,隨著西學東進, 國人對拳術開始進行革新。

王薌齋參加「國術游藝大會」,發現拳術實戰能力較弱,不注重格斗技能、套路繁雜,開始審視舊拳。

后到上海,在錢硯堂「中體西用」 和吳翼翚「以武救國」思想的影響下 ,他嘗試對舊拳術進行革新。

為備戰英格,王薌齋接觸西洋拳擊。

全面分析英格的出拳規律后,將其打敗;后為雪「東亞病夫」之恥,組建中國武術隊,對拳式、拳架、訓練方式都進行了改革并取得不錯的效果。

20世紀40年代,為促進拳術發展,交流技藝、「以振國民精神」, 王薌齋擺出擂台,與各家拳師對戰和切磋。

通過此事, 以「站樁、試力、推手、實戰」為主體的新拳術體系得到拳界的認可。

當時,日本在華勢力妄圖掌控拳界,先后派出十余人與王薌齋進行較量,均以失敗告終。第一個來挑戰的人是澤田健一。他落敗后,跟隨王薌齋學習拳術,領悟其奧妙。

學成歸國,他在本國傳授意拳,一直是日本拳界公認的「最強者」。

晚年面對記者關于「是否一生無敵手」的提問時,他告訴大家:他的中國師傅,是真正的高手,才是最厲害的。

時間不會磨滅事物的價值。

和大多數人一樣,王薌齋因自身需要而習武。

隨著社會的變遷、身份的變化、人生閱歷的增加, 他對拳術有了新的認知。拜訪拳術名家、接觸西學和西洋拳法,致使其進行拳術革新。

王薌齋一生致力于拳術的發展和傳播,主張廢除套路,注重實戰。 他能被澤田認可和尊重,是個人際遇和努力的結果。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