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皇陵兵馬俑里有一張奇怪的臉,因科學難以解釋,被禁止出國展出

小酱 2022/11/11 檢舉 我要評論

甘化塵土逆歲月,再臨世間驚山河」,說的就是秦皇陵的兵馬俑,這是世人對「世界第八大奇跡」毫不吝嗇地贊美。

曾經他們威風凜凜,這2200多年,他們在地下的世界,在黑暗中,甘愿守護著始皇帝。在陽光照進陵墓的一瞬間,鮮衣怒馬的它們,重見天日。

但是這龐大的隊伍中間有一奇怪的臉,氧化成土黃色的地下軍團中,這位奇怪的只有臉部保持綠色的士兵,格外明顯。

科學家都難以解釋這種現象,為了能夠妥善保管這尊兵馬俑,已經將其禁止出國展出。

始皇帝的一生

提起秦始皇陵兵馬俑,就不得不先了解「千古一帝」秦始皇的一生。

生于亂世的始皇帝,名嬴政,在十三歲繼位后,從除掉呂不韋,奪回王權,統一六國,結束各國戰亂不斷的時代,建立大秦帝國,自稱皇帝。

他完成了天下人不曾想,也不敢想的偉大基業。建立中央集權的多民族國家,分封制度被廢除掉、參差不齊的貨幣得到統一,更便于貨幣流通,北匈奴、南百越被抵御在外,天下大一統被實現。

「覆壓三百余里,隔離天日。」始皇帝的阿房宮之大,可以達到隔離天日的境地。「驪山北構而西折,直走咸陽。」距離可以從驪山延伸到咸陽。

「燕趙之收藏,韓魏之精英,齊楚之精英。」各個戰敗國世世代代積攢下的財富和珍寶都被送到阿房宮。可見始皇帝時代的輝煌。

但是,功過不能相抵。「獨夫之心,日益驕固」隨著權力的集中,統治者對權力的迷戀日益加重。

始皇帝在統治晚期,作為擁有至高權力的統治者,愈加奢靡、殘暴。勞苦大眾充當苦力,修筑長城;儒生的反對聲音被打壓,「焚書坑儒」等等行為決策,也為這位千古一帝的傳奇一生畫上了凝重的一筆。

讓始皇帝越來越渴望長生不老,因為他舍不得手中的權力,欲望的膨脹。他派出徐福等人出海求仙,尋求長生不老的靈丹妙藥。

兵馬俑的由來

因為統治者對權力的向往,對生命延續的渴望,他們迷信在死后也掌控著至高無上的權力,所以自殷商時期以來就盛行人殉制度。

就算在另一個黑暗的世界,他們也不能放棄手中的權力,而這些殉葬的活人在死后依然會聽命于他們。

可是時代在進步,這種毫無人性的殉葬制度被抨擊,「始作俑者,其無后乎!」是孔子對人殉制度赤裸裸的指控。

戰國時期,人殉制度逐漸被廢止。直到始皇帝一統六國,人殉制度的殘忍行為才被終止。始皇帝同樣是迷信的,相信死后依然要在另一個世界掌控權力。

所以匠人們發明了以俑代人作為殉葬品。始皇帝在登基后的第二年就開始修建陵墓,歷時39年,才能有如今展現在世人面前規模龐大的始皇陵的兵馬俑。

秦皇陵的兵馬俑取驪山北的黃土作為原材料,加入少量的沙礫,可以達到增加強度的目的,制成泥胚。

再通過模制,捏制等方式陶俑初胎成型,然后通過刮削、描畫等方法完成細節的雕刻,因為都是1:1按照真人復制刻畫而成的,所以兵馬俑的身高、體態、動作等都與真人無二。

在秦國時代,已經不再只是黑白的顏色,為了讓這些兵馬俑符合當時「鮮衣怒馬」的時代形象要求,能人巧匠通過從礦物中提煉染料,并合成,然后將兵馬俑染色。

就是通過這些復雜的步驟,才有了現在我們能看到的細節逼真的兵馬俑。

兵馬俑的組成

秦皇陵兵馬俑的種類之齊全,也是讓人嘆為觀止。

一號營擁有6000名步兵,分為敢死隊、手持刀槍劍戟的主力部隊。二號營是聯編部隊,由弩兵、騎兵和戰車隊組成,多兵種聯合作戰。

三號營也稱為指揮部,多是將軍俑,形態各異,討論作戰策略。

始皇帝把他擁有的所向披靡的戰隊完美地復制,氣勢恢宏的地下軍團,永遠守衛伴隨在始皇帝身旁。他要的是「死亦為鬼雄」。

因為始皇帝時代,六國一統,所以人員各異,來自各個國家的人都被征集到部隊,所以這只地下軍團也是「沒有任何一副重復的面孔」,連戰馬都是狀態各異。

兵馬俑中奇怪的臉

氣勢恢宏的地下軍團重見天日,他們栩栩如生,顏色鮮艷,但是因為暴露在空氣中,逐漸被氧化,顏色日漸退去,終成為土黃色。

但奇怪的是,在眾多出土的兵馬俑中,有一個跪姿俑與眾不同,它的面部始終保持著綠色,即使它的周身都已經褪色。

這一奇怪的現象被細心的專家發現。專家迅速將這張擁有「奇怪綠臉」的跪姿俑進行封藏,并且禁止將其展出。

難以解釋的現象

這尊與眾不同的陶俑,引發專家強烈的研究興趣,但是至今也沒有辦法給出一個科學且權威的解釋,為什麼會出現這樣一尊綠臉跪姿俑,又為什麼只有臉部保持綠色。當然也有幾種猜測:

一種是當年在制作陶俑的過程中,因為工匠不滿始皇帝的種種行為,在制作過程中動了手腳。

可是只有這一尊是綠臉,難道當時不會被負責陵墓修建的李斯發現?而且綠色未退,難道是這位工匠采取了特殊工藝?

第二種猜測是這位綠臉跪姿俑是為了嚇退敵人。可是嚇退敵人,單憑他一己之力即可?而且它的位置在中間方位,也并不能起到恐嚇的作用。

第三種猜測是這尊跪姿俑還擔任著驅魔祭祀的任務。在巫師文化還盛行的時代,需要有一位祭祀者完成祭祀活動,趕走黑暗中的威脅。可是它的表情也并不像巫師祭祀時那般猙獰。

結語

雖然秦皇陵兵馬俑中這張奇怪的臉,科學家都難以解釋,只能將其封存,不再出展。「 兵俑車馬一行行,猶如待令赴沙場。」

一張張面孔,一件件兵器,一匹匹戰馬,昂首挺胸,嚴陣以待,重現的是始皇帝時期的輝煌與威嚴。

「想是生前威不夠,死后依然征戰忙。」世人感受到的是始皇帝「死亦為鬼雄」的雄心壯志。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