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北挖出千年古墓,墓主全身赤紅2000年不腐,手持一封給閻王的信

小酱 2023/04/25 檢舉 我要評論

有人會給朋友寫信,有人會給親人寫信,但從未聽說還有人會給閻王寫信,且這還是個死了2000年的人。

俗話說,人死如燈滅。人死后本應隨著時間的流逝,漸漸消散在人世間。但 在湖北的一座千年古墓里,考古學家們發現了一具全身赤紅2000年不腐的尸身,他的身旁還有著一封寫給閻王爺的信。

到底是什麼讓這位墓主人能夠千年不腐, 他又為什麼要給閻王寫信,還把這信一攥就是2000年?

一、墓主寫信有原因

這個全身赤紅的墓主人是在一個充滿積水的墓穴里被發現的,當考古專家們把棺槨打開看到他時極度震驚:要不是確定這是一個千年古墓,他們都要以為這墓主才剛剛死去沒多久了。

這位墓主人是個男性,考古學家們看到他時,他正安安靜靜地躺在他的棺槨里,五官清晰、皮膚通透、關節柔軟,不像是死了,倒像是睡著了。

這樣完整而鮮活的千年古尸,無疑是考古界的一個重大發現。迄今為止,除了幾十年前在馬王堆出土的辛追夫人,沒有哪一具古尸有如他一般的研究價值。因此,考古學家們立即對這具尸身進行了研究。

經考證,這具古尸是一位葬于公元前167年左右,個子不高,體型偏瘦的老年男子。他的腦部組織保存完好,牙齒牢固整齊,體內仍殘留著蛋白質與糖類物質,生前應當是位富貴老爺。

既然是富貴之人,人生大多順暢,這位老爺為什麼還要在死的時候給閻王寫信呢?他是有什麼冤屈,還是有什麼放不下的事情呢?其實都不是。 他給閻王寫的,是古代的一種特殊文書——告地書。

我國自古便有著「事死如事生」的傳統,在古代尤其如此。古時候,人們從一個地方遷徙到另一個地方時,需要給長官出示遷徙文書。

生與死對古人來說,也是從陽間到陰間的一次遷徙。既然還是遷徙,那就還需要遷徙文書,因為 需要呈遞給特殊的長官——閻王爺,所以遷徙文書改名為告地書。

告地書中一般都會介紹主人的基本情況,相當于給閻王爺寫一封「介紹信」, 可湖北這位墓主的「介紹信」卻更像是一封「自薦書」。

他在這封告地書上說,自己是一位名為「遂」的、有爵位的「五大夫」, 來陰間的時候,帶來了許多仆從與錢財,希望閻王爺可以讓他在陰間繼續當官。

這封寫在竹簡上的書信一直被「遂」 緊握了兩千年之久,可見他有多麼地想要當官。「遂」想當官的執念固然讓人費解,但更讓人納悶的事是, 他的尸身到底是怎麼完好無損地保存了兩千年之久的?

二、土葬不腐有原因

原來 這位墓主的尸身之所以千年不腐,與他那特別的棺槨有著很大的關系。

他的棺槨是雙層的,第一層棺槨的六個面都是用楠木制成的,令人一看便知他身份高貴。

打開這第一層的棺槨蓋板,撲面而來的是一陣惡臭味,并且不斷流出紅色不明液體。而這詭異的現象引起了專家們的注意, 他們經過了一番研究后確定這紅色液體里,含有有毒物質——汞,即水銀。

水銀怎麼會是紅色的呢?原來這棺槨里的液體含水銀而非水銀,它主要是由朱砂所化。據推測,這應是

墓主在下葬時全身涂滿了朱砂,后因棺槨進了水,朱砂化水,這才灌了一棺材的紅色不明液體。

等到液體被排干后, 人們才看到了棺槨的第二層——一具木棺,墓主人此刻正安靜地躺在那里邊。

而在朱砂、水銀與雙層棺槨的共同保護下,「遂」雖然在陰間不一定當上了官,但是 在陽間卻成了千年不遇的珍貴古尸。

可是,這在地下長眠了2000多年的古尸究竟是怎樣重見的天日呢?這一切還得從1975年初說起。

三、鳳凰山中有奇墓

在我國湖北荊州有一座美麗的鳳凰山,這里人杰地靈,位置奇特。1975年時,解放軍來荊州駐扎,看上了這塊風水寶地,想要在這里建造一座雷達站。

建雷達站需要動工挖土,可這里卻是個不能隨便下鏟子的地方。早在春秋戰國時期,就 曾有20代楚國國君定都于此,這地下有著數不清的說道。

左右為難之下,解放軍請來了考古學家對這里進行勘探,這一勘探,便探出了一件了不得的大事。

別的地方,找一個普通的古代墓穴都難,這里卻有足足180個古墓。 在這180個古墓中,最特別的就是「遂」的墓穴。

專家憑著墓葬形式推測了一番,認為它極有可能是西漢楚墓,因此便鉚足了勁兒在這夯土分外結實的古墓上進行挖掘工作,盼望著能有些不一樣的收獲。

考古學家們的第一個特別發現并不是「遂」的棺槨,而是一片深埋在土里的,千年前的綠色竹葉。盡管這竹葉在接觸到陽光與空氣后轉眼成灰,但它給考古學家們帶來了好兆頭與好運氣。

在這難得的好兆頭下,專家們果然不失所望,找到了「遂」的棺槨,給考古界又增添了一個令人驚喜的重大發現。

在這一次的考古工作中, 專家們不僅讓尸身2000年不腐的墓主重見了天日,還使墓中的500多件文物重回于世,收藏于湖北荊州博物館之中,為我國的考古事業立下了一座里程碑。

中華文明源遠流長,歷史進程撼動人心,歷史中的人事物更是浩如煙海。于是,這些考古者們便如大海拾貝般,為我們娓娓道來一段又一段歷史故事,讓我們傾耳細聽,胸懷漸廣。

雖歷史的長河無法回流,但考古這一事業讓我們重新見證了古人的生活與智慧,讓我們更加了解了我們中華民族,讓我們可以以古鑒今,創造更美好的生活!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