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爺拿2000元買的「車鑰匙」鑒寶,報價1萬引哄笑,專家鑒定后卻要收購

小酱 2022/11/06 檢舉 我要評論

《華山論鑒》的鑒寶節目中,一位70歲的王大爺出現在鑒寶節目舞台上并說出:「我帶來了一枚車鑰匙」時,現場所有人都笑了。

「這枚車鑰匙呢,是我20多年以前花兩千塊錢從一個古玩市場上面淘到的,我當時看到它就覺得特別的喜歡,上面花紋也很好看,就給買下來了。」

「二十年前兩千塊錢買的,放到現在至少得一萬塊錢吧!這在我心里的預期都算低的了,少一分錢我可都不會賣的!」

這位70歲的王大爺不僅拿著「車鑰匙」上鑒寶節目,還要價一萬塊錢,敢情這是真把自己的「車鑰匙」當寶貝了。

如此「駭人」的舉動多少讓人有些啼笑皆非了,這究竟是一場嘩眾取寵的鬧劇還是大爺在隱藏自己的實力呢?下面我們就一起去了解一下王大爺那個「車鑰匙」的故事。

王大爺今年已經70歲了,他老伴去世得早,好在兒女們都十分孝順,將他帶在了身邊照顧。老爺子身子骨也硬朗,這些年也幫兒女們帶帶孩子,可以說過上了幸福的晚年生活,享受著天倫之樂。

眼看著自己年紀一天天大了,王大爺也是覺得自己這輩子沒給子孫們留下什麼,如果就這樣度過自己的一生,多少有些愧對自己孝順的子孫們。

所以王大爺就把自己多年前收藏的一個「小玩意」給拿了出來,希望能找到專業的人士來鑒定一下這個東西的價值,如果有一定價值的話也算是給子孫們留下一筆財富。

在朋友的介紹下,王大爺也是了解到了一檔鑒寶節目,當即就給電視欄目組打電話報了名,在經過專家審核后,王大爺也是獲得了直通節目的機會。

于是后面就出現了我們開頭所說的那一幕,王大爺帶著自己的「小玩意」出現在了鑒寶節目的舞台上。

一開始王大爺還跟現場的所有人賣了一個關子,說自己此次帶過來的藏品是一把「車鑰匙」,但具體細節他閉口不提。

現場觀眾也都笑了,合著期待了半天大爺收藏多年的「小玩意」就是把「車鑰匙」。

雖然節目現場一陣哄笑聲,但王大爺卻絲毫不慌,臉上的神色很是淡定。主持人這時候也是好奇地向王大爺問起了藏品的細節,大爺這才打開自己隨身攜帶的一個木盒,然后拿出了一塊「鐵疙瘩」。

當眾人看清楚這個「鐵疙瘩」的樣貌時,才明白原來王大爺所說的「車鑰匙」不是我們想的那種現代的車鑰匙,而是古代的「車鑰匙」。

古代還有車鑰匙?這塊「鐵疙瘩」讓現場的觀眾更加好奇了,古代的車那不都是馬車牛車嗎?哪里用得上鑰匙呢?這不是在胡說嘛!

看到現場的觀眾和專家們都在交頭接耳的小聲議論,王大爺的臉上也是浮現出一抹驕傲的神情。

那似有似無的笑意仿佛就在說:「你們都沒見過這種稀罕物吧!今天就讓你們開開眼界。」

主持人眼看現場的氣氛被烘托了起來,也是立刻向王大爺問道,「這是什麼車的鑰匙啊?您能給我們講解一下嗎?」

「這寶貝的來歷我一個人可說不清楚,得讓我孫子來。」王大爺話音剛落,一個十歲左右的孩子便從后台走了上來。原來王大爺此行還帶了個小幫手,將自己的小孫子也帶到了現場。

「大家好,我叫王毅恒,今年九歲。」王大爺的孫子也是和現場的觀眾們打了個招呼,小朋友十分的可愛,對于爺爺的這件藏品也是了解頗多。

在小朋友展示之前,王大爺也是賣了個關子,問起了主持人是否知道古代的「車鑰匙」如何使用。主持人也是懵了,說難不成是把馬鎖起來嗎?現場也是一陣哄笑聲。

「我這枚車鑰匙啊!它不是現代的東西,而是古代一種馬車上用的鑰匙。它具體是什麼作用呢!下面就讓我這個小孫子來給大家演示一下。」

王大爺說完,他的小孫子也是向大家介紹起了那枚「車鑰匙」,并演示了它是如何對馬車產生作用的。

只見小孫子又拿出了一個類似古代車輪的模型,原來為了更好地向大家演示古代的「車鑰匙」是如何工作的,王大爺還特意打造了一個類似古代馬車車輪的裝置。

只見王大爺的小孫子將模型給拼裝起來,然后將手中的「車鑰匙」插在了車輪上的某個位置,接著給大家講解道。

「大家可以看到,我手中現在有一個車輪,我現在已經把‘車鑰匙’插在了車軸上,這樣車輪就能轉動,車子才可以跑起來。而如果我把這個‘車鑰匙’拔了,這個車輪就動不了,車子也就沒法移動了。」

原來那枚「鐵疙瘩」竟有如此妙用,在場的觀眾都恍然大悟,沒想到古人的工藝手法竟如此的巧妙,給馬車發明了這樣一把「車鑰匙」。

看到小孫子的講解起到了一定的效果,王大爺也是趁熱打鐵,向現場的觀眾們更為細致地講解了「車鑰匙」在古代馬車上的妙用。

「我們都知道,這個馬車的車輪和車體之間是靠車軸連接的,車軸兩端有固定的套子,這個東西在古代被稱為‘軎’。」

「在每個馬車的車缽上都打有一個孔,每次需要使用馬車的時候就往這個孔里插上‘鑰匙’,這樣才能保證讓車子跟著車輪轉動,并且不會掉下來。」

「這個作為‘車鑰匙’的東西在古代被稱為‘轄’,車轄呢其實也就是車軸兩端的銷釘,雖然這個東西十分的不起眼,是個車上的小部件。

但如果沒有這個銷釘,也就是沒有‘車鑰匙’的話,這個馬車就無法正常行駛。」

聽完王大爺一番鞭辟入里的講解,現場觀眾都被古人的這一發明給驚艷了,古人的智慧是多麼的高超。在上千年前就發明出了這種巧妙地構造,實在是讓人驚嘆不已。

可以說這個「車鑰匙」不僅做工十分地精巧,而且還具有「防偷防盜」的功能,只要車主把「車鑰匙」牢牢地攥在手里,別人就無法動用自己的馬車。

聽到這里,現場的所有人都被「車鑰匙」背后的歷史所深深吸引了,他們迫切地想知道王大爺手中的「車鑰匙」到底是哪個朝代的產物。

于是主持人也是提醒王大爺可以把這個東西交到專家手里幫忙鑒定,專家們在把「車鑰匙」仔細打量了一番以后。

也是忍不住發出了一聲贊嘆,「這枚‘車鑰匙’可不簡單啊,歷史已經相當的悠久了,經過我們的初步推斷,這枚‘車鑰匙’應該誕生于西周早期,距今起碼得有三千多年的歷史了。」

好家伙,看來王大爺這真是深藏不露啊,小小的一枚「車鑰匙」竟然有著如此悠久的歷史,那麼如此珍貴的寶物王大爺究竟是從何處得來的呢?

在主持人的詢問之下,王大爺也是將這枚「車鑰匙」的來歷向現場眾人講述了一番。「這是我二十多年前花兩千塊錢買來的。」

王大爺一句話就讓現場眾人驚掉了下巴,就連現場的主持人也是一臉的難以置信,用手捂了捂自己的嘴巴。

「我這個人有個愛好,那就是對文物收藏這一塊非常感興趣,看到喜歡的東西我一般也都會收藏起來,只要價格我能接受。

就會經常買一些小玩意拿來收藏,當時買下這個‘車鑰匙’呢,也是因為眼緣,一眼就喜歡上了。」

大家這才明白王大爺原來是一個狂熱的收藏家,在他早些年的生活中就已經有了收藏文物的意識,并且不惜為此下「血本」。

而這枚「車鑰匙」的來歷也是十分搞笑,當年王大爺并不是什麼有錢人,手里也沒有多少積蓄,為了滿足自己的愛好。

王大爺便經常會去一些古玩市場逛一逛,看看那些商販們賣的東西里面有沒有什麼自己感興趣的東西。

有一次王大爺在一個古玩市場溜達時,看到有一個小販擺出了許多上了銹的「鐵疙瘩」,其中就有那把‘車鑰匙’,大爺一看上面那個紋路立刻就喜歡上了,覺得這東西肯定不簡單。

于是王大爺就和攤主談起了價格,一番討價還價之后王大爺也是花兩千塊錢拿下了我們現在看到的那把「車鑰匙」。

回到家,王大爺的妻子看到了還對他好一頓批評,認為他到處亂花錢,但王大爺卻對這件寶物胸有成竹。

認為這個東西肯定具有極高的歷史價值。「你就瞧好吧,這東西以后肯定值錢。」王大爺末了還不忘回頂妻子一句。

王大爺幽默的話語也是引發了現場一陣陣的歡笑聲,沒想到看似嚴肅的大爺也有如此詼諧的一面。

「我也沒有什麼念頭,就是自己上了年紀了,總得給小輩們留下點什麼,如果這東西值點錢的話,也算是給小輩們留了一個念想。」

聽到大爺的訴求,專家們也是將那枚「車鑰匙」拿起來細細查看了一番,緊接著專家又給出了更為精細的評論。

「古代車馬我們都知道是以這個輪軸轉動作為基礎,馬力作為動力的這麼一個裝載工具。

然后車輪高速行駛的時候,為了使他的輪子不至于脫離輪軸,然而就給他配備了這麼一個裝置,在學界我們把這個‘車鑰匙’稱作轄。」

「而且,這上面這不是一般地紋路,你這枚’車轄‘的上面是一個饕餮紋,這在古代是身份地位的象征,代表著至高無上的權利。

像這種花紋’車轄‘的使用者最起碼也得是個王公大臣,可以說是十分的罕見。」

關于這種車轄的用途在古代還有這麼一種趣事,西漢時期有一個京兆尹十分的熱情好客,而且特別愛喝酒。

每次他宴請賓客,都會讓仆人把賓客們馬車上那個車匣給直接丟到井里去,意思就是今天必須得喝好了,誰也不許走。

專家緊接著說道:「我們再看這個車下呢有一個長條的柄,而且在長柄的下部有一個孔,這個孔在[插·入]車序之后在下面用皮帶打一個結,防止車輪在滾動的過程中出現脫落。」

「而且老先生這個車匣上面的紋飾特別的威猛,采用的古代那種高浮雕和陰線工相結合的鑄造工藝,這些工藝都是那個年代最顯著的一些特征。

再到后來春秋戰國時期的一些車轄上面,我們就找不到這些制作工藝了,而且形狀也發生了變化。」「而在我們現在所能看到的一些類似文物中,已經沒有那些上面的那些紋飾了。

就包括秦始皇帝陵銅車馬博物館里面的車轄也是表面光滑,再后來出土的一些車轄車軎除了在制作材料上有區別,也基本不包含像這樣的紋飾了。」

專家把那枚「車轄」拿在手里也是越看越喜歡,而且表情也逐漸起了一些變化。似乎發現了什麼了不得的東西,接下來專家的話也是引發了全場的驚呼。

「老先生,您這個’車轄‘和’車軎‘不是一對吧!」

「沒錯,不愧是專家,一眼就看出來了。」這個車氓是我后來花200塊錢淘到的,也是為了方便給車下做一個演示,好讓更多人了解到它的功能。

最后在全場觀眾的注視下,專家也是宣布了最終的鑒定結果。「是確切無誤的真品,這是一件西周早期的青銅制作的車轄。

我們從它上面圖案的‘臣’字形眼睛、粗壯的眉毛、還有額角的十字線,都可以看出這個車轄的等級是十分高的,這種鑄造工藝是典型的西周早期的風格。」

王大爺所收藏的這個車匣已經確認無誤就是西周早期的產物,而他后來收藏的那個車匣同樣是西周早期的產物,并且這兩件寶物的造型以及工藝都十分的成熟。

對于王大爺的這個藏品,專家也是看出來王大爺的確已經在手里珍藏已久了,而且還經常拿出來把玩,上面已經出現了一些類似于玻璃釉的物質。

那麼,對于王大爺的這兩件寶貝,專家會給出怎樣的價格呢?專家這邊也是寫出了自己的報價,為了不影響現場一些古玩店主的報價,也讓大家了解到類似藏品在市場上的行情。

「那您對自己的藏品有一個預期的價格嗎?」主持人一開始也是問到了這個問題,王大爺也是果斷報價一萬元。

「二十年前兩千塊錢買的,放到現在至少得一萬塊錢吧!這符合我的心理預期。」

聽到大爺的報價,現場有些觀眾覺得大爺這個要價有點高了,因為那把「車鑰匙」看起來銹跡斑斑,完全不符合一個收藏品的品相。

當然也有人認為這個「車鑰匙」不值一萬塊,怎麼說也是西周早期的東西,肯定是價值不菲。

而在節目現場的許多古玩店的店主 ,他們也是對王大爺手里的車轄和車輻提出了自己的報價。

「這一套車匣和車戟呢!其實專家剛剛也說了,這兩件東西都是西周早期的,算是比較難得一見的東西。

只不過這些東西屬于一個零件,而且現在市場上這些車馬的零部件價格不是很高。」第一個店主說完也是給出了5萬元的估價。

而對于王大爺的那個車缽,店主認為值幾千塊錢差不多,因為車缽和車轄不是配套的,這種車軎的話一般幾千塊錢是可以買得到的。

另一位女店主也給出了自己的報價,「這件青銅車馬件體現了3000多年前古人的這種智慧,而且專家們也是說了,通過它表面的饕餮紋可以看出這個東西是貴族所使用的。

但同樣的,車轄再珍貴也只是一個配件,和真正的青銅器比起來還是有所區別,所以我也給出一個我認為相對合理的報價。」

最終,第二位店主報價6萬元,對于車主的評價,這位女店主和第一位店主的看法相同,大概價值幾千塊錢。

也就是說,按照古玩市場的行情來看,王大爺手中的這兩件藏品大概價值6萬多元,那麼專家會給出怎樣的估價呢?

在主持人的揭曉下,我們也是看到專家給出了4萬元的估價,可以說基本符合當前市場的行情。

對于這個估價的原因,專家也是給出了自己的解釋,主要是因為王大爺手中的車轄和車盤不是配套的,所以組合在一起價值便降低了不少。

并且專家給出的4萬元是單獨針對車轄的報價,也就是說在所有行家的眼里,車輛是不如車轄值錢的。

最終王大爺也是獲得了節目組頒發的真品證書,如愿以償知曉了自己手中寶物的價值,他的小孫子也是表示感覺非常地不錯。

其實馬車早在夏朝時期就已經存在了,現代出土的一些遺址中已也發現了類似車轍痕跡的存在。

雖然王大爺收藏的這個車轄車軎屬于馬車上一個小小的部件,但在當時也起到了管轄馬車的作用。

可以說,「轄」這個字在我國的許多歷史文物中都有所體現,在古代也有著「提轄」這麼一個官職,而且直到現在中國還在用著「直轄市」的稱呼。

看似小小的一個車馬零部件,其實背后自有其深刻的文化內涵,雖然根據現在的市場行情有價格的高低,但其中所蘊含的歷史財富是無價的。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