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2年一老農挖出黃金和花瓶,嫌花瓶破扔了,專家:花瓶是無價之寶

宋杰 2023/07/14 檢舉 我要評論

在南京博物院里有十八件鎮館之寶,其中有一件是戰國時的盛酒容器。名為「重絡銅壺」。

這個名字是對它鏤空工藝的肯定,是表示在工藝上,它是由許多層纓絡的組成,以此來裝飾的青銅壺。

據說,這是在已出土的青銅器中,唯一被工藝命名的青銅器。可見,它的鑄造工藝水平之高,堪稱中國已出土的青銅器工藝之最。

陳璋圓壺是它的另一名字。

因為在其壺身上鑄有燕、齊兩國的文字,記錄了在齊宣王五年,公元前316年,齊國陳璋率兵伐燕時,毀壞了燕國的宗廟,奪走了燕國的重器。

誰能想到如此一件精美絕倫,又深含歷史意義的國之瑰寶,在被發現之初,竟然是被發現人當個破花瓶嫌棄地扔掉了?

今天我們就一起來聽一聽它的傳奇故事。

歷史的故事

史書上都曾有記載,公元前315年,燕國發生內亂,齊國不宣而戰,趁機攻打了燕國。

根據史書上的記載,齊國攻城的時候,燕國的士兵都沒有防守,城門大開,齊國直通燕國,輕易獲勝。

在《孟子-梁惠王下》里,也記載齊宣王還曾大言不慚的說自己攻下燕國,是順應了天意,老百姓是敞開了大門,盛著酒漿來歡迎軍隊的。

看起來好像是齊國順應天意民心,然而事實上,齊國當時攻打燕國,不宣而戰的行為,令各國所不恥。

而且齊軍在燕國的作為,正如陳璋圓壺上記錄的那樣,毀其宗廟,奪其重器。

很快就如孟子預言的那樣,如果讓百姓的災難更加深,那麼齊國也難逃劫難。

很快,齊軍的種種惡行,讓燕民意識到齊國的統治,只不過是另一場災難的開始,于是抵制齊軍的呼聲日益高漲。

同時,齊國如此迅速的滅亡了燕國,其它五國都十分的不滿,當然也擔心齊國因此強大起來,對各國都不利。

于是,他們便聯合起來對齊國進行討伐。此時,縱然齊宣王找孟子求教,也抗拒不了天意,唯有撤軍免受征伐被滅之災。

陳璋圓壺的銘文上所記載的便是這段歷史。

不過,從中也可以得知,戰國紛爭不斷,民不聊生,哪怕是國之重器,也是幾經劫難。

據史料記載,齊國占領燕國桑邱,就是今天距保定城北10公里左右,然而,陳璋圓壺重現天日,卻在江蘇省盱眙縣穆店鄉馬湖村南窯莊出土 ,可想其經歷了多少顛沛流離。

而且,挖出它的老農差點把它當成一個舊花瓶給丟棄,難道在老農眼里,還有比這樣一個老物件更值錢的東西嗎?

重現的故事

答案是黃金!整整40斤的黃金,被盛在了這個飽經滄桑的銅壺里。

挖出它的老農,名字叫萬以才。

他清晰的記得1982年2月10日,那一天,他們村的隊長帶著十幾個農民,來到百米開外的一處農田邊上清理水渠。

他們要把水渠里的污水和爛泥清理出去,好讓水渠通暢。突然,萬以才的弟弟萬以全在渠道的淤泥中大喊:「哥!我挖到個大玩意。」

這一喊,所有人都圍了上來。

只見淤泥里躺著個全身黑呼呼的圓罐子,頂上還有個蓋子。

萬以才讓周圍人不要碰,自己接著挖了將近有兩尺深,于是寶壺和盛滿的金子就顯露了出來。

萬以才兄弟三人護著挖出來的寶貝,帶回了家。

遠近的鄉鄰們聽說萬以才家挖出了寶物,近千人都涌到了家門口,三兄弟沒辦法,只有手持鐵鍬、鐵棍守護在門口。

開始家里的女人們都在策劃著把金子稱稱,三兄弟分了,但三兄弟看著門外的仗勢,知道這不是件可以關起門來解決的自家事,于是,他們商量著把金子上交國家。

最后三人商定,萬以才先拿著兩塊金子去鄉里,兩個弟弟繼續在家守著。

一路上不少人追著喊著要看他身上的寶物,他好不容易才把金子交到鄉領導手里。

金子被帶到人行去鑒定,銀行鑒定出來是純金。

因此,當萬以才告訴大家,這樣的金子在家里還有幾十斤時,縣領導不敢大意,聯系了公安局開著3輛滿載警察的警車來到萬以才那被老鄉們圍得水泄不通的家門口。

在萬以才去鄉里的時候,他家門都被撞開了好幾個次,門栓都被撞斷了,要不是家里的弟弟們拼了命擋住,這些寶貝還不知會怎麼樣。

接著文物館也派了考古人員上門。在考出古人員上門時,萬家兄弟把黃金如數捧出,心里的一塊大石頭終于落地了,想著這下終于可以過回自己以往太平的日子。

考古人員臨出門時,總覺得漏了什麼,他想了想問道:「這麼多的金子,你們挖到的時候,就沒點什麼東西裝著?」

兄弟幾個不以為然地說,是有個破罐子盛著的,想著那也不值幾個錢,就給甩到一邊去了。

考古人員興奮的催促他們趕緊找出來,給他們看一看。 這一看才讓稀世的無價之寶——陳璋圓壺得以重現天日。

萬家兄弟怎麼也沒想到,這個連最初想平分寶貝的女人們都嫌棄的破花瓶,竟然才是真正的稀世珍寶,遠遠超出了他們守著護著的那幾十斤黃金。

他們怎麼也沒法理解,這麼個破花瓶竟然能夠比黃金值錢。

「花瓶」的價值

這「破花瓶」做工精美,壺身只有8毫米厚,都被雕成鏤空的梅花。壺身刻著96條蟠龍,有576朵梅花,四邊掛著四個獸環。

銅壺三處都印有銘文,第一處是在瓶口,印著,「廿五重金絡壺受一孛五紂」

孛和紂是戰國時燕國特有的量詞,「一孛五紂」大約是三千毫升,這幾個字可能是標明這個銅壺的編號及名稱,以及它的容積。

第二銘文是在壺的底部內側,字跡有被銳器鑿過,從殘跡中隱約可見「王后右酒」,猜測或許是使用者自己的標記。

第三銘文就是我們在開篇時提到過的,真實記錄了陳璋伐燕的史實。

這段銘文,與流失海外,現珍藏于美國賓夕法尼亞大學博物館的陳璋方壺,僅一字之差。

圓壺上是「齊藏戈游」,而在方壺上是記著「大藏戈游」 。這一段共同的銘文內容來看,記錄了齊國當時攻打燕國后,從燕國的宗廟里獲得了這一對青銅壺,是齊國的戰利品。

兩把壺一方一圓,應該是當時燕國的國寶。陳璋方壺是清朝時,在山東出土的,幾經戰亂,才流失到了海外。

在封建王朝時代,青銅酒器都被統治階層作為彰顯皇家倫常的器具,用于祭天祀祖、宴請賓客、歌頌功德等,一般到其死后會同葬于墓中。

每個國家都會把青銅酒器或者是鼎,這類重器,看作是社稷的象征、權威的體現。而對于每個擁有者,則可以體現其身份和地位。

早在夏、商、周時期,中國古代的禮制已漸漸成熟。「禮以酒成,無酒不成禮。」在古代整個青銅時期,有著「夏人重食器,商人重酒器,周人重禮器」的說法。

春秋時十分崇尚禮制,到了陳璋圓壺的戰國時期,因為各國紛爭,民不聊生,禮制被摒棄。 而青銅酒具則反映出了當時中原貴族們的禮制。

禮是社會分層、分化到一定階段的產物。禮的本質,就是維護統治階級在宗法、社會階層等方面的等級制度,就是為了維護王朝國家的統治。

常說的「禮不下庶人」,即禮的各種等級規定是統治階層的特權,作為被統治階層的庶人是沒有用禮的權利和資格。

為了鞏固國家政權,商、周王朝都有一系列規定統治階級等級和社會秩序的禮樂制度。《周禮》、《儀禮》等記載了周王及以下各級貴族在祭祀、朝聘、盟會、軍制、婚喪等方面的等級差別。

其中以反映社會成員等級的酒禮器的資料最為系統。于是春秋戰國便延續了商周的這些禮制,陳璋圓壺作為祭祀用的酒容器,更是身份的地位的象征。

陳圓壺的制工藝是是以長龍、梅花釘構成的三層網絡立體鏤空網套裝飾的青銅壺。

壺身外面以銅絲網套作裝飾,網套分上下兩半部,上部連接于壺身肩部,下部起于圈足座緣,上下于壺腹部套合,套合處以一道橫箍為飾。

網套為立體鏤空的三層網絡結構,由蜷曲起伏的長龍上下左右盤用,頭尾交錯,彼此糾結相連而成,兩龍蜷曲交接處又用梅花釘連接,梅花釘貫通內外三層網絡。

網套上半部有長龍四十八條,每條起伏蜷曲三次,梅花釘為四十八豎行,每行三枚,其一百四十四枚;

下半部亦有長龍四十八條,每條起伏蜷曲九次,梅花釘亦為四十八堅行,每行九枚,共四百三十二枚,澆鑄工藝十分復雜。

網套兩半部接合處的橫箍上,又裝飾錯金的流云紋,以及相間排列的普面銜環和立獸豎環耳各四個,立善為虎形,通體錯金銀飾。

戰國錯金銀鑲嵌絲網套銅壺的鑄造工藝精細復雜,這樣的澆鑄工藝,以致使有的研究者認為是范鑄法所無法達到的,唯有運用精密鑄造的失蠟熔模法才可能取得的。

壺身滿飾錯金方格卷云紋,外以網套封護,網套上半部鑄接于壺身肩部,網套與壺身間的空隙僅有1毫米。

龍體銅絲的直徑為2.5毫米,以如此纖細的銅絲構成網絡,而三層網絡的總厚度不過16毫米,于是把失蠟法的使用,提早到了戰國時期。

因此,陳璋圓壺不僅在工藝上代表了那個時代的巔峰之作,更在歷史的長河中,留下了2300年前齊伐燕的最好佐證,見證了一段歷史事件。

同時,也證明了齊國沒有聽取孟子的主張,未施行仁政,用自己貪婪的霸政招致被六國共伐的命運。

陳璋圓壺是燕國制造,齊國戰勝時被獎賞給了陳璋,因此被刻上了銘文。而陳璋圓壺里面盛著的黃金,也是形狀各異。

壺中的郢爰金幣是楚國貨幣,內藏的金餅、馬蹄金和麟趾金又為秦國之物,而鎮蓋壺口的金獸卻又是西漢之物。

如此不同國度、相差數百年的物件卻會集在了一起。又從齊魯來到盱眙。 可見這些寶物都是歷經了滄桑,被歷朝歷代爭搶收藏。

這樣的國之重器,自然是會被各國爭奪,以至于陳璋方壺至今還不能回歸祖國。

陳璋圓壺的發現意義眾多,而被此牽扯的老百姓萬以才的生活軌跡也大為改變。

當他獲得國家一萬元的資金之后,蓋起了新房,卻遭到村民們的排擠和嫉妒,一直打壓著他們家。

兩個弟弟不堪其擾,紛紛搬出了村子,萬以才陪著老父母在村子里默默生活了一輩子,其中的艱苦心酸,也只有他自己心里明白,但他從來不后悔將寶物獻給了國家。

這是他一輩子的驕傲,也是他無福消受的財富。

他和寶物一樣,用自己痛苦的經歷,記錄和見證著歷史時刻,愿彼此一生平安!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