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三桂滿門被滅卻漏掉個兒子,他與陳圓圓隱居,如今后裔超千人

小酱 2022/11/23 檢舉 我要評論

公元1673年,吳三桂反叛清朝,引發了著名的三藩之亂。這場動亂前后持續了8年時間,雖然給清朝造成了巨大的動蕩,但最終以吳氏的失敗而告終。

而在動亂結束的前三年,吳三桂離去,史書記載,他被秘密埋于昆明。

之后清朝統帥破昆明,到處搜查吳三桂的S體,到處都無法找到,官方記載最終在水底找到了吳三桂的骨灰匣。不過,地方志根本沒有記載此事,此事成為了歷史學界的一大疑問。

而且,不僅吳三桂本人行蹤成謎,就連他的愛妾陳圓圓也留下了謎團。根據官方記載,吳三桂的家屬,在直系后代中除了主動投降以外,基本上或自我了結。至于其他的人,則是被滿門誅。

但巧合的是,像陳圓圓這麼著名的一個人,卻沒有見于任何記載。雖然后來一致認為她歿于昆明,但始終沒有明確證據。

那麼問題來了,他的愛妾到底是生是歿?他又是否留下了后人呢?

過去,學者一直認為這是個無解的問題,因為沒有官方資料記載,自然只能爭吵不休。但巧合的是,一個偶然的電話,卻揭開了所有的迷霧.......

事情發生于2010年6月,貴州黔東南州委宣傳部部長助理廖永倫打了一個電話給李治亭,電話的內容頗為驚人,在黔東南州岑鞏縣馬家寨發現了吳三桂后裔,而且連陳圓圓的碑也隱沒于其中。

——這一消息震驚了李治亭,因為他早期曾寫過《吳三桂大傳》,而且也一直從事于清史研究。于是,他趕緊接受了邀請,并且拉了一大幫專家前往。

這之中,包括北京大學歷史學系教授博士生導師徐凱,中國社會科學院歷史研究所李世愉研究員,中國人民大學清史研究所王政堯教授,中國社會科學院民族學與人類學研究所滕紹箴研究員。

可以說,這些都是真正的專家,而且都對吳三桂問題有著不同程度的研究,可以確保此次調查的嚴謹性。

7月10日,研究人員來到了馬家寨,剛一來到寨子,大家就迎來了一個開門紅。

原來寨子的入口極為復雜,只見巷子里面巷道縱橫交錯,而且狹窄相同,人一走入其中,極容易迷失。

根據專家的回憶:走一會兒,就找不見原路了。眼前似無路,而走到盡頭,卻見旁側忽現一路。一見這架勢,專家立刻肯定這里不同尋常。

隨后進行訪問時,這里的人都表示自己是吳三桂的后代。對于這一回答,專家們都很驚訝之余更多的是欣喜,因為這是一個重大歷史突破。

不過有意思的是,馬家寨一共有200多戶人家,1000余口人,全都姓吳,可是這個寨子卻姓馬。

上世紀六七十年代,曾經有一個叫黃透松的人揭露了馬家寨的秘密,而且經過采訪,向外界宣布馬家寨就是吳三桂的后人。

當年他們不僅發現了陳圓圓和吳三桂大將馬寶的碑,而且還收集了大量的資料,為此他們寫了《陳圓圓香魂飄落古思州》一文,隨后又向學術界公布自己的調查結果。

但可惜,他們的研究并未能引起風波。

不過,雖然當年的調查失敗了,如今的研究小組可不會錯過。根據當年文章留下來的線索,研究人員和縣長一起觀察了陳圓圓的碑。

這片地方顯得有些古老,而且其中留下了很多隱晦的碑文。上聯云: 「姓于斯上承一代統緒」;下聯云:「藏身在此下衍百年箕裘」。又是一個謎語人,里面又是暗藏玄機。

經過現場和當地老人的講解,此處在當地被視為祖宗,深受當地人崇拜。但其碑上銘似乎又不屬于吳家之人,所以還真有可能是陳圓圓的碑。

但這還不能確定結果,專家們決定一步步來,先要確定馬家寨的人是吳三桂后人,后再確定陳圓圓埋在此處。

在確定馬家寨人的親緣關系時,專家有了很大的發現,一個是老一輩人諱莫如深的態度,還有就是所有人都能夠清晰的講出歷史所沒有記載的內容,以及比較晦澀的歷史。

尤其是學者發現了延陵這個詞。這還是當地人邀請學者吃飯時,突然看到了正堂供奉的神主之位,上面寫著:延陵堂上歷代宗祖昭穆考妣姻親神位。

鉆研清史的學者自然立刻反應過來,延陵就是吳三桂的另一個稱呼,延陵將軍。隨后又進行詢問,老人們回憶他們的老祖宗,就是從延陵而來。

而這恰恰符合了歷史所在,吳三桂的先祖發源于此地。要知道,這可是很多學者都不清楚的事情,但這些老人卻明白,比專家們對此更加肯定了。

緊接著,眾人又分別進行采訪和調查,然后又得到了這樣一個故事。當地很多人對陳圓圓都抱以崇高的敬意,他們都稱其為「老太婆」和「陳老太婆」。

而且根據他們的說法,當年在滅之禍時,是陳圓圓帶著他們隱姓埋名,最終生存下來。所以雖然陳圓圓在小說中被譽為是「紅顏禍水」,可是在他們的心目中恩同再造。

當然,除此以外,學者們還發現了很多可以彌補那段歷史空缺的內容,所以大家基本確定,馬家寨后人就是吳三桂的后人,而陳圓圓就被埋在此處。

在經過一系列調查后,學者們逐漸復原出了當年的歷史,岳州城失守后,吳軍大敗,吳三桂的兒子吳應麒來到了岑鞏縣看望來這里避難的陳圓圓。

之后護送吳世璠退出昆陽,之后戰敗,也回到了此處和自己的陳圓圓隱姓埋名。

值得一提的是,吳應麒雖然是吳三桂的兒子,但并非正妻所生,被吳三桂的正妻楊氏所排斥,迫不得已,吳三桂將其轉讓給了自己的兄長吳三鳳,此事不為外人所知,官方史料更是沒有記載。

正因為如此,在危機來臨之時,陳圓圓不僅是吳應麒的養母,而且還是當家人,所以她主持了這次隱居,也保存了吳應麒這一脈的保存。

更為有趣的是,當學者們發現這一壯舉后,第二次再來拜訪馬家寨,居然又發現了張皇后的被,進而又發現了吳三桂的所在之所。

到此為止,困擾無數學者的問題就這樣被解答了,原來陳圓圓并沒有自我了結,而且吳三桂的后代并沒有被誅完。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