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上最兇機關墓被炸出,墓主是唐朝秦王,出土免死金牌價值上億

小酱 2023/04/06 檢舉 我要評論

2000年冬天夜晚十點,在陜西省寶雞市的郊區中,一個普通的黃土高台上突然傳來了一聲巨響, 爆炸聲震耳欲聾。在深夜中,這個爆炸聲自然引起了人們的注意,但誰也不敢出去一探究竟。

天剛蒙蒙亮時, 村民便順著聲音尋找爆炸的原因,很快他就在一個小土堆旁,發現了發出巨響的原因—— 盜洞!

前言

作為土生土長的當地人, 他從小就聽說了村口的位置矗立著一處封土大墓這也是陵園村村名的來歷。

早年間大墓還算是比較安寧, 自從90年代起,盜墓活動開始頻繁,一些不明身份的人在周圍頻繁活動,他們也隔三差五的就能發現盜洞。但好在的是,由于夯土層堆積的堅硬, 幾次盜墓形成的盜洞都均未打穿墓室。現如今大墓已經吸引來了亡命之徒,文物部門意識到, 大墓已經處在岌岌可危的處境了。

封土堆

寶雞市是陜西省的第二大城市,歷史十分悠久,據說五千多年前, 中華文明的始祖炎帝就出生于寶雞境內的清姜河流域

3200年前的周朝先民們, 就在寶雞腳下的周原,建立屬于自己的國家。公元前770年,秦襄公因護駕有功,被冊封為諸侯, 他建立的秦國國都就在寶雞市境內。

對于陵園村旁的封土堆,其實考古人員早就掌握了不少的信息。

1982年時,文物工作者就對寶雞展開了一次文物大普查,這個高大的封土堆自然沒有躲得過,在這樣一個緊鄰都市,地勢開闊的地方,他們覺得

一定會有重大的發現。

不出所料的是,在當地村民的指引下,他們很快就鎖定了一處目標。這個山丘高出地面50米, 是一處很明顯的封土堆,據村民描述,在二十多年前, 大墓前還保留了一些石人石馬。其實村民口中的石人石馬就是 「石像生」,這是一種帝王權力的象征。

石像生

明朝的《明會典》就有記載,公侯和一品、二品官為石望柱、石虎、石羊、石馬、石人各一對,三品官減去一對石人,四品官則再減去石馬和石羊,五品官則只準使用石望柱、石馬以及石羊, 嚴格規定了六品以下官員不準使用。

如此推斷,村民口中的石人, 至少墓主也是個一、二品的大官。從村民口中專家還得知了,在1973年之前,封土前曾有一塊石碑,上面刻有 「唐秦王李茂貞」的字樣, 所以當地人也叫這座大墓為秦王墓。 但也有人說,這里其實就是李世民的墓。

查閱史料后得知, 這個李茂貞原名宋文通,是唐末時期的一位藩鎮節度使。

這個宋文通從普通士兵干起,在戰亂中屢獲佳績。後來又因護送唐僖宗有功,得到唐僖宗的喜愛,于是被冊封為岐王。 唐朝滅亡后,他被后唐皇帝加封他為秦王。

雖然那塊碑石早已不知去向,但得到了村民的肯定的描述后, 普查工作者還是暫定了這座大墓的主人為李茂貞,并豎起了一塊標識,至于是不是李世民還有待考察,陵園村最后也逐漸歸于寧靜。

李茂貞墓石碑

樹大招風

維持了數百年的寧靜,最終還是被盜墓賊打破了。 對于陵墓國家從來不主張主動發掘,但是因為這聲爆炸聲后,寶雞市文物局立刻就下定了決心, 拯救大墓刻不容緩。

2001年4月初,一支由陜西省文物局組織的考古隊,來到了墓葬現場。他們首先對被盜的封土進行細致的勘探。勘探結果有些讓人吃驚, 墓壙南北長45米左右,東西寬22米左右,占地面積足足有1000平方公尺,粗步計算,墓葬的深度至少有20米。

當地的老鄉還提供了一個線索, 在這座大墓的旁邊其實還有一座墓,只不過年代久遠,封土堆被推平了,所以他們沒發現。

專家聽后,嘗試性勘探了那片區域。 誰知道真的讓他們發現了一座大墓 這座大墓比李茂貞墓略小,只有510多平方公尺,但按照葬俗來看,這里很有可能是 李茂貞夫婦的合葬墓

但由于無法確定大墓,文物工作者只好 將規模較小的墓葬叫做一號墓,大一點的則稱為二號墓。經過協商后, 他們決定先易后難,率先發掘規模較小的一號墓,一是可以為二號墓積攢發掘經驗,二是它的封土堆早就被磨平,它可能從未被人發現, 它的保存情況應該會更好。

發掘正式開始

2001年4月9日,寶雞市文物管理所投入了大量的人力,正式開始發掘。

而陵園村的村民們也自發性地加入到發掘隊伍中來,這一刻,即使是普通村民,也對這座大墓傾注了足夠的熱情。隨著發掘工作的進展, 露出真容的一號墓墓道卻顯得過于簡陋 ,如果說它特別的一點就是 足夠深、足夠長,這無疑是增添了工作量。

李茂貞妻子墓橫切圖

就當人們覺得發掘工作還要持續好幾天時,一個 寬三米的磚砌屋檐形構件映入了人們眼中,在此之前,他們可是從未見過如此 復雜精美的建筑樣式

隊員們帶著興奮繼續向下清理,越來越多的建筑結構顯露出來,仔細觀察,這座建筑簡直就像是 一座高樓的微縮景觀。

屋檐下有著三座大殿的浮雕,大殿兩側又延伸出兩間廂房,兩間廂房的大門半遮半掩,各有一名女子探頭, 一名呈現迎客狀,另一名則是送客狀。

整座建筑極其精美,這是專家意識到, 他們發現了一個名為「端門」的建筑,而且目前暴露出來的就 足足達到了2.5米高

迎客狀

送客狀

端門被稱為 玉皇大帝的南天門,所以中國古代的皇城南門也被叫做端門。

陵園村一號大墓的端門,完全由青磚砌成,精美的圖案深深吸引了專家,他那 美輪美奐的磚雕圖案,以及那 刻畫生動的人物造型,都在展現著這座建筑的構思。

2001年5月4日,發掘工作終于進入了尾聲。接下來只需要找到墓門,將其打開,就可以一睹這座古墓的風采了。可眼前的一幕, 還是讓專家傻了眼。

按理來說, 精美的端門下應該就是一個墓門,可眼前的應該是墓門的地方卻堆滿了石頭,而且石頭還不能抽走,因為 整個端門都是依靠著石頭來支撐的,少一顆石頭就足以讓整座端門倒塌。

看來從建造初期時, 工匠們就是一點點堆砌起來的,為了就是防止有人打擾到墓主。可這座大墓已經發掘到了一半,空氣的流通可能會導致墓室中文物的二次損害,所以他們嘗試性在端門旁邊的地方,打了一個鉆孔, 看看側面是否能夠進入槨室。

端門

幸運的是,專家在 端門旁發現了一個兩米乘兩米的天井,讓他們能夠進入到地宮內部。在發掘一段時間后,他們終于進入到稱為前庭的空間,專家們原本以為這1000多年以來,這座宮殿第一次被人造訪,誰知道剛進入前庭他們就發現了 轟然倒塌的石門以及斷裂的自來石。

根據分析,石門并不是因為時間久遠,是有一股外力將其沖塌的, 這座大墓應該被盜墓賊光顧了!

雖然大墓已經被盜,但是發掘工作還是需要照常進行的。

在本應空無一物的前庭,考古隊發現有了驚喜的發現。這間前庭就好像住宅的庭院,庭院兩側的廊壁上,他們發現了大量雕刻精美圖案的磚雕,廊壁上層雕刻著鴛鴦牡丹的彩繪青磚,下半部則則鑲嵌著一幅 《八人抬轎圖》

轎夫身著白色交領長衫,腰上纏繞著一個紅色長衫前排的 第一個轎夫左手撩起胸前的衣服,像是天氣太熱,他揭開前襟涼快了一下。 后排的最后一名轎夫則豎起拇指,表示夸贊。

《八人抬轎圖》

這些雕刻精美的圖案,個個都是無法估算價值的藝術品。可見唐朝人民在建筑技巧上,已經形成了成熟的工藝。

在空曠的庭院中, 考古人員曾發現了兩座耳室,兩間耳室緊鄰這端門,原本應該堆積這隨葬品的耳室,如今卻空空如也,只是在入口處, 又發現了兩組磚雕圖案。

前庭已經發掘完畢,因為墓門已經倒塌,所以他們很輕松地進入到了墓室,可走進墓室就踩到了一腳淤泥,隨后大量的淤泥更是攔住了考古隊的步伐。

這時他們意識到, 墓室的深處絕對有一處他們沒發現的盜洞,淤泥就是水土流失而進入墓室的,而那伙盜墓賊很有可能就是通過盜洞進入到墓室的,然后他們又將石門撞開,將兩間耳室洗劫一空。

其實陵園村一號大墓發掘至今,都有一個問題沒有解決。 那就是墓主人是誰,之所以將這座大墓定義為李茂貞夫婦的合葬墓,也只是從村民口中描述得來的,所以并不能蓋棺定論。這個問題剛剛提出來以后, 沒多久就得到了答案。

在清理完淤泥后, 考古人員在地面上發現一合石墓志銘。之所以將他稱為一合,是因為他由志蓋與至石兩部分組成,出土時依然緊密。當人們打開墓志后,只見:

「晉故秦國賢德太夫人墓志銘」

仔細分辨后,關于墓主的身份有這樣的記載:

「夫人姓劉氏,岐州人也,天福三年進封秦國太夫人,五年加號秦國賢德太夫人。」

天福是后晉高祖石敬瑭的年號,說明墓主就是寶雞本地人。他在位時曾被封為秦國太夫人,后又被加封為賢德太夫人。這段墓志記載, 與史料中記載的李茂貞十分吻合,且墓志上雖然只字未提李茂貞,卻提到了她的三位兒子,這三位兒子正是李茂貞兒子的名字。

這樣一來村民的描述并未出錯, 大墓主人的身份也得到了證實。最關鍵的一點是,墓志銘的前面, 專家還發現了一件石函,石函中一般都會存放最為珍貴的東西,就類似于現代的保險箱,考古人員急忙把它轉移出去, 稍后進行開啟。

石函

從前室繼續向后,專家來到了一間擁有穹頂的墓室中, 抬頭一看果然發現了個盜洞。看到這個盜洞時,專家就預想到墓室里已經沒有多少文物了。從盜洞的痕跡以及墓室中淤土來看, 大墓應該是在建成不久后就被盜了。這個盜洞的出現, 擺明了這是一個熟悉大墓構造的人所做的。

發掘至此, 除了一些小件的銅器,以及一些作為大型器物支撐的銀器之外 ,就只剩下那些雕刻精美的壁畫了。古墓被盜影響了在場所有的考古工作者,一號墓相對于二號墓還比較隱蔽, 這個結果讓專家還是失望了。

開會商討后, 他們最終決定把二號李茂貞墓進行發掘。因為有了一號墓的發掘經驗,二號墓發掘的速度很快,不過就和專家預想的一樣。

不止是專家一無所獲, 還有那個用爆炸開洞的現代盜墓賊,很有可能也一無所獲。和一號墓一樣,二號墓在建成后就被那個熟悉建筑的盜賊光顧了。除了發現一個能證明墓主是李茂貞的墓志銘以外, 基本上堪稱一無所獲。

失望之余,專家想起了那個還未開啟的石函。在發掘現場,他們嘗試打開石函的一角,剛 剛開啟了一個小角,他們立刻就發現了一張鐵板, 而且鐵板上似乎還有用朱砂寫的字。

他們急忙將石函轉移到室內, 想對著石函就來了個X光。X光照片上的顯示讓人失望,石函中似乎只有一張鐵板,打開石函后, 果然除了一張鐵板再也沒有其他發現,兩塊石頭之間,就讓只夾了一張鐵板,這讓專家難以接受。

而且在時間的洗禮下, 這塊鐵板早已銹跡斑駁,朱砂所描寫的文字早已無法分辨。對于這塊鐵板專家們猜測, 這會不會就是史料中記載的丹書鐵券。

丹書鐵券就是免死牌,這種東西只是在史料中記載過, 專家從未見識過實物。

結語

寶雞市出土的李茂貞夫婦合葬墓,讓我們見識到了盛唐下的精美雕刻,遠古的先輩們,在工具簡陋的時代,依舊可以創造出后人無法比擬的精美石雕。

這正因為他們這種大膽的創新,大膽的創造,才讓后人學以致用,實在佩服古人們的聰明智慧!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