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88年民工撿到價值3億的「金鐲」,拾金不昧上交后卻消失了6年

小酱 2022/11/09 檢舉 我要評論

1988年,陜西省咸陽市國際機場的修建工地中,發現了一座南北朝時期的古墓, 贠安志帶著自己的團隊參與了此次行動。

其中,一個工人撿到了一對價值3億的金鐲, 上交給考古隊之后這枚手鐲居然神秘消失了,6年后才再次出現在眾人面前。

這對金鐲是南北朝時期的皇室用品,無論是歷史價值還是收藏價值都極高,金鐲的消失無疑是文物界的巨大損失。

后經警方查實, 金鐲消失的原因是有人面對巨額寶物沒有把持住,私下將金鐲藏了起來。那麼, 這個金鐲背后有著什麼樣的故事?金鐲消失的真相到底是什麼?

天價金鐲重見天日

1994年,一個女子來到警察局報案, 聲稱自己被搶劫了5萬多元,同時還丟失了一件價值連城的寶物。

該女子是考古學家贠安志的妻子,一天,她想用錢的時候發現自己的存折不見了,于是詢問自己的丈夫。

贠安志曾是是有個十分優秀的青年,雖然出身于農村,但是學習十分刻苦,最終順利考上大學,并且在畢業之后進入陜西省考古研究所工作。

事業順利的同時他還遇到了自己心愛的人,可謂是愛情事業雙豐收,然而,結婚生子之后的贠安志開始變得不安分。

一次偶然的機會,贠安志認識了一個紡織女工巴艷芳,女子長相漂亮,身邊平時不缺少追求者,贠安志對她一見鐘情,隨后就開始瘋狂的追求。

平時身邊就不乏追求者的巴艷芳一直希望和富豪在一起,因此一開始完全看不上在單位上班的贠安志。

贠安志為了能夠追到巴艷芳,于是告訴她自己家中有許多價值昂貴的古董藏品,其中就包括一對價值3億的金手鐲。

這對金手鐲叫做 「唐四龍的四龍雙鞘金鐲」,出土于咸陽機場工地的南北朝古墓,當時已經消失在了眾人眼中6年之久了。

一聽這對金手鐲價值3億,巴艷芳開始被贠安志給迷住了,于是為了錢和贠安志走到了一起,幻想著以后能夠過上富豪般的日子。

然而,贠安志對巴艷芳并不是認真的,當她提出要讓贠安志與妻子失婚的時候,贠安志拒絕了這個要求,并且和她分了手。

分手之后,巴艷芳很快就找到了一個新的男朋友,之后兩人還合謀打算勒索贠安志,并且計劃奪取贠安志手中的金手鐲。

于是,1994年1月,巴艷芳找贠安志索取青春賠償費,她的新男朋友要脅贠安志將金手鐲交給巴艷芳,否則就要告發私自盜走金手鐲的事情。

迫于壓力,贠安志將這對金手鐲和一部分現金交給了巴艷芳,但是 之后贠安志在妻子的詢問下將此事全盤托出,于是,就有了贠安志妻子報警的一幕。

隨后,警方立刻展開行動,在不到一個星期的時間里就將巴艷芳和她男朋友抓捕歸案,并且將金手鐲交還給了陜西省文物局。從此失蹤6年的寶物由再次出現在人們的視線當中。

巴艷芳眼看事情敗露,于是將贠安志多次將國家文物帶回家的行為全部說了出來。

面對巴艷芳的指控,贠安志矢口否認,并表示當時只是忘了將手鐲上交。

隨后,陜西省法院就此案展開調查,最終因為證據不足宣判贠安志無罪釋放,然而宣判結果出來之后,當地民眾紛紛抗議這一結果。

由于涉案金額過大,加上當地民眾反映強烈,最終檢察院重新審理該案件,經過詳細的取證之后,判處贠安志盜竊國家文物罪。

贠安志隨后開始了11年的鐵窗生涯,這件價值連城的寶物也重新回到了國家和人民的手中。 那麼,為何這對手鐲的價值如此高?當初贠安志又是怎麼將寶物據為己有的?

南北朝古墓出土

1988年,陜西咸陽國際機場開始動工,此番動工引起了不少人的關注,因為咸陽作為十三朝古都,經常會在施工的時候挖到古墓。

施工方為此專門與當地的文物局以及文物專家對現場進行勘察,確定施工現場不會出現古墓后才開始動工。

畢竟,挖掘機器以及眾多爆破物威力巨大,稍有不慎就很可能破壞尚未發現的古墓,如此一來,將是文物界的巨大損失。

然而,專家在勘察的過程中還是逃不過挖出古墓的「定律」,最終在機場建設的某個地段發現了一座巨型的古墓。

隨后專家就開始對墓葬展開調查,經過勘察后, 發現整個墓長36米,這個長度基本上只有王侯級別的人才能夠擁有。

雖然一時間沒有辦法確定墓主人的身份,但是這個規格的墓注定不簡單,考古人員還在墓中發現了有關墓主人的墓志銘。

原來該墓屬于 賀若氏,賀若氏的丈夫叫做 獨孤羅,光看著個姓氏就知道來頭不小。

獨孤羅的父親是獨孤信,西魏到北周時期的名將,在當時被稱為八柱國之一,也就說明這個墓穴至少已經存在了1500多年。

獨孤信作為南北朝時期的著名將領,是西魏王朝權傾一時的風云人物,官至西魏驃騎大將軍,不過他更為后世熟知的是他的女兒。

獨孤信的長女是北周明帝宇文毓的妻子,四女是唐朝開國皇帝李淵的母親元貞皇后,七女是隋朝開國皇帝楊堅的文獻皇后。

除了獨孤家族的身份以外,更讓專家們感到驚訝的是,西魏時期流傳下來的墓葬極少,因為當時屬于少數民族政權,在文物流傳方面相對不太重視。

因此,現在的史學家研究西魏的歷史,基本上只能夠通過史書的記載。

而該墓穴的出土標志著西魏歷史研究進入了一個新的階段。

加上墓穴的主人是獨孤信的兒媳婦,說明墓葬的規格是按照古代王侯的級別修建的,里面的每一件文物都價值連城。

于是,專家們立刻對這片工地進行封鎖,并且組織了大量的考古學家來到現場進行勘察。

由于墓葬規模龐大,到場的專家還不足以覆蓋整個挖掘工作。

于是,除了核心地區的挖掘由專家負責以外,外圍的清理工作交給了附近施工的工人。

專家進入墓穴之后,眼前的文物令所有考古人員感到震驚,在清點的時候考古隊員總共發現了精美玉器、金銀、陶瓷、字畫等總共40多件。

考古專家將墓葬里面的所有文物全部放到了一起,然后集中拍照記錄,并且在第一時間做好了封存工作,隨后這些文物全部都被送到了當地的博物館。

然而,博物館方面在清點文物的時候卻發現了異常,在賀若氏遺體的文物里缺少了一對金手鐲。

按照古人的下葬禮法,一般女主人身上都是成套的金器,金項鏈、金耳墜全部都有,唯獨少了金手鐲,這種級別的墓葬一般是不可能犯如此低級的錯誤的。

考古隊立刻對核心區域進行檢查,發現現場并沒有出現金手鐲的身影,隨后檢查的對象就轉移到了外圍的區域。

當時負責外圍清理工作的是考古研究所辦公室主任贠安志,他在當時主要負責后勤和人事安排,指揮工人在外圍完成清理工作。

在核心區域的挖掘工作結束之后,剩下的清理工作就交到了贠安志的手上,贠安志帶著工人來到墓穴附近進行清理。

其中, 有兩位農民工在清理墓道的時候發現了遺失的那對金手鐲,是當時專家在挖掘的時候遺落下的,兩人當時看到這對金手鐲的時候驚掉了下巴。

那麼這對金手鐲被兩位農民工藏起來了嗎?最后又是怎麼落到贠安志的手中?

價值連城的金手鐲

這對金手鐲就是前面提到的 「唐四龍的四龍雙鞘金鐲」,整對手鐲都是純金打造的,由兩個半圓體組成,每個半圓都是盤繞在一起的龍身。

在龍頭的部位采用了扣接的工藝,中間凸出了一個花蕊的圖案,兩朵花都呈現出半開的十字花瓣,看上去就像是兩條龍各銜著一朵花。

在手鐲的接口處可以自由調節大小,整條龍的每個部位都雕刻的栩栩如生,看上去十分精致,極具美感。

由于整體的造型呈現出兩組雙龍銜花的造型,因此專家為其命名為「四龍金鐲」。

從工藝上看,這對手鐲的設計之精妙,工藝之精細,絕對是一件罕見的工藝品。

這對金鐲除了歷史價值以外,其身上的工藝價值更是不可估量,放在技術發達的今天也未必能夠做得到如此出色的造型,而金鐲的成品時間卻是在1500多年前。

兩位農民工哪里見過如此珍貴的寶物,他們不敢私自將寶物藏起來, 隨后就主動找到了贠安志,并且將撿到金鐲的事情全部告知,并且上交了寶物。

贠安志看到這對金鐲之后瞬間就震驚了,雖然他不是專業的考古專家,但是對于文物的鑒定也頗有研究。

贠安志立刻就進行了鑒別,對于隋唐歷史頗有研究的他很快就做出了判斷——這對做工精細的金鐲必然價值不菲。

拿到了金鐲之后,贠安志第一時間是翻閱文物 登記冊,看看是不是在運輸的過程中不小心遺落了,然而卻沒有發現任何一絲記錄。

贠安志眼看手鐲沒有登記,心中就產生了將手鐲據為己有的想法。

于是贠安志假惺惺地表揚了兩位農民工,然后就告訴他們幸好及時上交,不然就會被認為是盜竊文物。

兩位農民工也不知道是什麼事,聽到贠安志這樣說一下子就被嚇到了,連忙問贠安志現在還會不會犯法。

贠安志則故作嚴肅地告訴兩人, 對于出土的文物一定要保密,而且還要簽署一份保密協議,保證自己以后一定不能對外說出此事,否則就是犯法的。

兩人聽到贠安志這樣說,沒有多想,乖乖地簽下了保密協議。

就這樣,在贠安志的忽悠下,這件事情就被隱瞞了起來,現在只有贠安志一個人知道手鐲的事情。

兩位農民工出去之后果然對撿到手鐲的事情只字不提,生怕自己亂說話觸犯了法律,贠安志見狀則在內心偷笑。

隨后, 贠安志就將寶物私自帶走,在他看來這對金手鐲已經是自己的囊中物,之后看看找個機會在黑市將寶物賣掉,狠狠地賺一筆。

為了安全起見,贠安志 先將金手鐲放在了自己辦公室的抽屜里,這樣一來即便是之后被發現了也有理由解釋,可以說是忘了交給組織。

后來, 文物局找了很久都沒找到這對金手鐲,就以為可能是在考古的過程中遺失了。隨后就在對外公布的文物清單中剔除了金手鐲的名字。

贠安志眼看官方的文件中已經沒有了金手鐲的身影,心中大喜,這一下他終于可以松一口氣,徹底將寶物據為己有了。

又過了一段時間,大家都已經漸漸的忘記了這對金手鐲的事情,贠安志就偷偷的將手鐲帶回家中收藏,等待一個好的時機賣掉手鐲。

只可惜天網恢恢疏而不漏,贠安志偷竊國家文物的事情竟然因為自己的情感糾紛被牽扯了出來,消失了六年的金手鐲終于再次出現。

結語

在巨大的利益面前,很多人都會抑制不住內心的貪欲,贠安志就沒有控制好,在面對價值連城的金手鐲時想著據為己有。

事情敗露之后,贠安志原本美好的人生也毀于一旦,余生他都會為自己當初的行為感到后悔。常在河邊走哪有不濕鞋,只要心存貪念就必然有一天會墜入深淵。

相比之下,兩位農民工單純的內心反而值得稱贊,假如當時他們沒有選擇上交,那麼找回金手鐲的難度將會更大,如此珍貴的寶物極有可能因此流失。

所幸最終手鐲能夠找回,我國的文物庫中也得以增加一件稀世珍寶。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